2019-01-13

 

 

问题:钟爱的奥修,鼓励人们做静心最好的方式是什么?

 

奥修( OSHO :

 

首先:要让病人去看医生,你必须让他意识到自己生病了,否则没必要去看医生。

 

所以对于那些你想鼓励他们做静心的人:首先你必须让他们意识到自己是挫败的,或许他们很久之前就忘记了自己是悲伤、难过的。

 

他们记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开怀大笑过。他们已经成了机器人——他们做各种事情,因为事情得做,但他们做的并不开心。

 

他们过着意外、偶然的生活。他们的出生是意外的,他们的婚姻是意外的,他们的孩子是意外的,他们的工作是意外的。他们的生活 / 生命没有成长和方向感。那就是为什么他们感觉不到欢庆。

 

所以首先你得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在哪儿——几乎每个人都处境相同。死亡在逼近——你甚至无法指望自己明天还在这里。

 

你的生活 / 生命完全是片沙漠——它还没有找到任何绿洲,它还没有任何意义、任何重要性——死亡或许会摧毁未来所有的可能性。

 

所以首先你得让他们意识到他们那毫无意义、意外、挫败的生活。他们知道这一点,但他们试图用各种方式来压抑这个事实,因为一直都明白是种折磨。

 

所以他们去看电影以便忘记它。他们去参加聚会,他们去野营,他们喝酒,他们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只为在某种程度上忘记他们生命的现实,他们的空无、徒劳。

 

这是最重要的部分——提醒他们。一旦人记起来这一切,再引导他们做静心就非常简单了,因为静心是解决人所有问题的唯一答案。

 

那或许是挫败,那或许是抑郁,那或许是悲伤,那或许是空虚 / 毫无意义,那或许是痛苦:问题或许有很多,但答案只有一个。静心就是答案。

 

最简单的静心方法是观照。法门 / 方法有 112 种,但观照是所有 112 种法门的本质、核心部分。所以就我而言,观照是唯一的法门。那 112 种法门是观照的不同应用。

 

静心的核心、灵魂是学会如何观照。

 

你看着一棵树:你站在那里,树在那里,但难道你没看出还有一样东西吗?你在看着树,你内在有一个正看着你看着树的观照者。

 

世界并不仅仅划分成客体与主体。还有超越这两者的存在,那个超越就是静心。

 

所以在每一个行为之中……我不想要人们早上或晚上静坐 1 1.5 小时。那种静心没有帮助,因为如果你静心 1 小时,那么剩下的 23 小时你就会做法相反。

 

静心可以是成功的:观照这个法门能扩展到你一天 24 小时之中。

 

吃饭,不要认同于吃饭者。食物在那里,吃饭者在那里,你在这里观照着。走路,让身体走,但你保持观照。慢慢的,你就会领悟到诀窍了。它是个诀窍,一旦你能观照各种小事情……

 

这阵鸟鸣、鸟在鸣叫……你在聆听。有客体和主体在。但难道你看不出正看着两者的观照者吗?鸟鸣、听者,还有一个看着这两者的观照者。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现象。

 

于是你能进入更深的层面:你能观照你的思绪,你能观照你的情绪。

 

没必要说“我感到难过”。事实上你是一个观照者,一朵悲伤的云正飘过你。有愤怒——你能做一个观照者。没必要说“我生气”。你从不生气——没办法让你动怒——你始终是个观照者。

 

愤怒来来去去,你只是面镜子。事物出现、被映照、走了——镜子始终是空无、干净的,不会被影像刮花。

 

观照就是找到你内在的镜子。

 

一旦你找到了,各种奇迹就会开始发生。当你观照着思绪,思绪消失了。突然出现了一股你从来不知的巨大宁静。

 

当你观照着情绪——愤怒、悲伤、开心——它们突然消失了,你体验到了一股更为巨大的宁静。

 

当没有什么可以观照的了,于是革命爆发了。观照的能量转向自己,因为没什么在阻止它,客体全无了。“客体”一词很美。它意味着那个阻碍你、反对你的。

 

当你的观照没有了阻碍,它直接回到你自己——源头。那就是人开悟的点。

 

静心是唯一的路:终点始终是佛境、开悟。知晓这一刻就是知晓一切。

 

于是没有了痛苦,没有了挫败,没有了空虚,于是生命不再是场意外。它成了这个宇宙整体的一部分——一个关键的部分。浩瀚的极乐升起了——整个存在需要你。

 

人最大的需要就是被需要。如果有人需要你,你会高兴。但是如果整个存在需要你,那么你的极乐是无边无际的。这个存在对一根草的需要程度跟对最大的星辰的需要程度是一样的。

 

没有不平等。没人能代替你。如果你不在了,那么存在就会少了什么,它会始终少些什么——它永远不会圆满。那种感觉——整个浩瀚的存在需要你——会把你所有的痛苦带走。

 

你第一次回到了家。

 

译自: OSHO Light on the Path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 微信 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