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5

 

人类开始进入地球的轮回之旅,就像许多优秀的演员,会不会入戏太深?有一些演员演戏,戏演完了,情绪还收不回来,这就是入戏太深。

 

当人类集体来到地球参加轮回转世的时候,我们的自我意识开始跟心灵建立连接。就好像一个孩子在台北读书,如果太思念家乡的爸爸妈妈,他就没办法专心念书了。

 

孩子可能刚到台北的时候,他会很想念爸爸妈妈,每天晚上都很想回到自己原来的家。一个人独自在台北多辛苦啊,一个月过去了,慢慢地就适应了,不会太想家了。

 

又比如,女生结婚的时候,要离开爸爸妈妈,嫁到先生家,要跟公公婆婆一起生活,第一天可能会很不适应,在娘家多舒服,睡到几点都没有关系。在夫家就不行了,哪怕没有人说你,你自己也会觉得不好意思。

 

你们能理解那种心情和感觉吧?同样的,意识心来到物质实相,刚开始可能也很不习惯,可是已经花了这么大的代价,来参与地球的轮回了,不可能轻易回去,所以咬紧牙关,再艰苦也要继续奋斗。这就是所谓的原罪的意思。

 

不管自己多辛苦,也不能回到温暖的怀抱,这是我们共同决定的。

 

这场地球冒险之旅,为了反制跌回无意识的子宫,做了一个实验,由此试验自我意识可以跟心灵分开得多远,分开到连爸爸妈妈都不认识了,忘了你的名字,忘了你从哪里来。这就是为什么自古以来的宗教一直都在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因为当年我们必须有意识地让自己忘记,包括每一世的轮回,我们都要喝孟婆汤。就好像现在你交了新的男朋友,却每天在想你以前的男朋友,又或者你已经再婚了却每天在想你的前妻。这样当然是不行的。你必须忘记前尘往事,才能全情地投入这一世,这是我们大家共同签订的契约。

 

走到现在,人类把自我跟心灵切开,也把自己跟万物的意识切开。人看着水,不再认同自己是水的一部分;人看着天空,不再觉得天空跟自己的心灵是连接的;人看着山川大地,不再觉得自己的祖灵跟这片原野是一体的。人开始发展客观的科学,人开始把自己跟万物客观化。

 

关于“客观化”,我来举个例子说明:当你的孩子在小的时候,跟你很亲密,到了中学就跟你有距离,到了高中、大学,就跟你越来越客气,他根本不想跟你靠近。他要跟你分离,他要建立自己的客观性。孩子已经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大人了,他希望你尊重他。

 

当自我意识与内在心灵开始分离之时,这次人类的文明就开始了;当我不知道我是谁,我可以跟我的心灵脱离到何种程度,而发展出自己在地球的文明。

 

所以可以说,地球是殖民地。更准确地讲,地球是整个内在心灵的殖民地。其实地球也是我们共同的心灵幻化出来的。以前的宗教早就知道这件事,佛法里面叫做末法时代,基督教里面叫做末世,所谓的基督再临。

 

从人类的历史来讲,目前“自我”在一个非常重要的分水岭。有一部分的“自我”,已经迷失得太远了,因为习性和惯性,让自我已经很难回头了。另一部分人类的“自我”开始回头,回头重新连接自己跟内在的心灵。如果这件事情不发生,人类的文明将会慢慢地走向毁灭。

 

我们这几年所遭遇到的气候异常现象越来越多。比如,冷的时候非常冷,热的时候非常热;飓风、台风一个比一个大……气候越来越极端,非常反常。

 

表面上看,整个人类过得很好,可是人类的心灵越来越空虚。各种怪病越来越多,免疫系统疾病越来越多,如干燥症、多发性硬化症、系统性红斑狼疮……大家看起来生活很好,可是内心面临很大的压力,如忧郁症、恐慌症……

 

大家都知道整个社会不对了。但是没有人知道关键原因在哪里,大家都在找解决之道。社会改革、经济改革、教育改革……各种改革接踵而至。然而,当人没有回到心灵,改革都是没有用的。

 

教育改革的目的是想减轻孩子们的学业压力,现在达到这个效果了吗?好像越改革,孩子们的压力越大,原来只要会考试就行了,现在各种才艺、各种技能都要会,还要会考试。

 

问题不在所有的制度,是因为人没有回到心灵。

 

举个例子,我在台北市立医院毒瘾病房当医生的时候,我们都想当然地认为,这些吸毒的孩子,都是父母没有管。有一次我们召开了家长会谈,我就问他们:“你们家庭教育到底怎么回事,孩子怎么不管呢?”有一位父亲就喊冤:“许医师,不是没有教,棍子从小打断一二十根。”我就问他:“你打断了一二十根棍子,有了解孩子的心吗?”父亲回答:“怎么了解?犯错了,就打!”

 

问题出在这里:你没有了解孩子的感受!你用什么信念出去,得到什么信念回来。如果你看到了孩子内心的感受,不去歧视这些孩子,不站在孩子的对立面,让他们有一种愉悦的感觉,让他们表达出自己人性中的善良,孩子慢慢就会变好了。

作者|许添盛 

摘自|讲座外在自我的感受与内心深处的感受如何界定

文字整理|翠钱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