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想要游泳,你会改变方向,如果你意图要游泳,你将克服所有的障碍以满足你的意图。

 

同样地,一个意图写一本书的人,会比一个希望写一本书的人,更有可能会成功,意图比想要、期望与希望还要有力量,意图释放一股使事情发生的驱力。

 

想像一个弓箭手,他把他的弓拉回来 ' 绷紧 ' ,在把弓松开前瞄准目标物,无论你在生命中瞄准什么,如果你聚焦能量瞄准你的目标,宇宙的力量会在你的愿景后面释放,即使你没有确实达成你的意图,你已经设下了有力的行动驱力。

 

有一个人告诉我他已经被积欠一笔钱相当长一段时间了,他一周又一周地延迟采取行动,因为他是一个很慈悲的人,他能看见另一个人的困难,然而有一天他决定要去讨这笔钱,他意图努力一试,当天下午他写了一封清楚的信给那个尚未还债的女士,一小时之后,在他还未寄出信件前,那位女士打电话给他说那一天已经在邮局寄出支票,他在隔一天早晨收到支票。

 

如果你意图在某个时候送给某个人疗愈,无论你是否在那个时候做隔空疗愈,那股力量都会在那个时候出去。

 

最近意图的力量很清楚地显示给我看,我在伦敦举行一个天使日,我们的意图是去创造出一道圆型光柱,因为天使们可以透过这个高振动而到达伦敦,然后从伦敦散播爱与光到全世界。

 

因为天使是高频率的灵性存有,他们很难把自身的频率降低到足以进入黑暗的地区,当我们为他们建立这样的光桥,他们可以更容易地到达那样的地方,在这个活动之前人们从世界各地打电话给我,跟我说某个个人或团体想要调到天使日的频率以加入他们的能量。

 

那是在巴干尔半岛战争正盛的时期,我们一位共同的朋友伊莉莎白告诉我,欧洲国会议员汤姆史宾社将在马其顿参加天使日,他是欧洲国会外交部委员会的主席,很热衷参与巴尔干半岛的事务,伊莉莎白联络到他。

 

以下是他告诉我们的:

 

[ 我与委员会的委员们看着这场悲剧展开,决定做我们可以帮得上忙怕事,因此我安排一场所有外交部委员会主席的会议,在两天中有从十二个国家来的国会议员,包括阿尔巴尼亚人,他 ​​ 们正在与紧抓着这个地区的恐惧搏斗。

 

星期天中午的时候,我们挤进巴士,要穿越山脉回到史高比耶(马其顿共和国的首都),在事件的压力下,我忘记我对伊莉莎白的承诺,也就是对黛安娜的承诺,要在星期天下午专注在离这里许多哩远的伦敦天使日聚会。

 

巴士把其中一些乘客放在史高比耶,可是将我们之中的许多人载往西北边的史坦克维奇营,那天天空灰暗且寒冷,巴士缓缓地移动穿越田野,到达有刺激铁丝网的边界阵地,住在马其顿绝望的阿尔巴尼亚人群透过铁丝网大叫,试着与营内的亲戚与朋友联络。

 

营区是英国士兵以惊人的速度建立起来的, 5 万人住在竖立完美直线的白色帐蓬里,马其顿政府惧怕自己的不稳定,坚持新的柯索夫阿尔巴尼亚人不应该与他们的阿尔巴尼亚人口融合,并且守卫着边界阵进。

 

这股气氛在生理上与情绪上都是很黑暗的,在只有很少的清洗设备下, 5 万人的气味令人难以忍受,在门两边焦虑的脸述说着三个星期前可怕的故事,在曾经意图作为史高比耶新飞机场地点的临时营房墙上,着碎纸片与名单,叙述着所有的人在大屠杀后,绝望地尝试找出彼此。

 

当巴士轻轻地推进人潮拥挤的大门时,一种真正的恐惧感笼罩着我们,一个称职的政客面对如此受苦的脸孔时该说些什么呢?

 

我们安静地从巴士中爬出来,走进人群中,我们被一大片询问新闻、建议与希望的焦虑脸孔所淹没,有半小时的时间可怕的故事反覆地被述说出来,每一个故事带着极大的尊严与异常的平静,亲戚被谋杀、家庭破碎,生命整个翻转,我们以小团体的方式徘徊在帐篷间无数的通道上。

 

然后有某件奇妙的事发生了,云朵变清澈了,有一道令人惊奇的光遍布整个营区,那是个温暖与愉悦的傍晚,气氛苏醒过来,类似介于农业展与舞会之间的混合,如此典型的地中海风格。

 

在营区的角落里,在由德国、台湾与以色列人建立的军事医院上方有旗子随风飘动,十来个慈善机构开着四轮驱动的车子缓缓地穿过干枯的泥土。

 

到目前为止,营区充满着挽臂走动的人们,以彷佛他们生命只是短暂地被打扰的方式谈论著,有欢笑、有温暖、有尊严,一架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直升机飞过,一位柯索夫的记者跟我说建立这个营区的英国士兵非常地友善:“他们一天工作 24 个小时,依然的时间微笑以及与小孩玩耍。”

 

现在营区没有一个中央组织,却好单一的整体在移动与起伏着,光秃秃的山是壮丽的,先前看起来是如此吓人,如今沐浴在夕阳的光辉中。

 

我们充满着坚定与希望,爬回我们的巴士然后离开营区,我与五、六个同事往返一所山顶上的旅馆,往下俯视着史高比耶,在相当的远的地方你可以看到有一些光使荣获的边界得以辨识,只有在那个时候我记得我对天使日的承诺,我核对一下时间,完全是正确的,我除了去那里之外什么也没有做,可是我对于光知道它正在做什么毫无疑问。 ]

 

我相信这位议员连结光的意图,创造出我们正从伦敦送出去的光桥的一个入口点,许多天使把握机会去运用它。

 

永远不要低估意图的力量,一位女士告诉我她失去与兄弟的连结,他们在以前曾发生口角,因为她不喜欢他再婚的事实,她从来没有遇见过他的新弟媳却对她有偏见。

 

几年过去了她开始后悔她曾经说过的话,她做了一些个人成长的工作,理解到她关于她弟弟的痛苦正吞噬着她而使她生病,最后她产生了一个放下这一切的坚定意念,在一个她安静地坐着与她弟弟谈话,彷佛她弟弟就在她对面一样,她告诉他她对曾说的一切感到多么地抱歉,并且希望他快乐。

 

那个晚上她有一个栩栩如生的梦,她弟弟来向她介绍他的太太,他们微笑然后告诉她他们很快乐,她醒来时,感觉比许多年来她努力所获得的都还要快乐,知道即便他们在物理层面即物质身体上再也没有见过面,但在他们之间一切都很好。

 

在评估业力--也就是我们的思想与行为的资产负债表--时,意图也会被考虑进去,有着不可避免的影响力。

 

一个小孩跑到路上,撞到在路上行进的车子然后受伤了,这位司机是否要负业力的责任?

 

这取决于他的意图,如果他很明智地开车,那么他就不用负业力的责任,他吸引来功课,这也许是测验他自己的一个新事件;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他喝醉酒、 ​​ 生气或开车不小心,在灵性层次上他就要承担责任,而且必须以某种形式来偿还。

 

如果某个人有不好的意图,譬如他们把焦点放在伤害、损害或制造大破坏,在他们的灵魂记录上会有一个黑色的记号,他们正在松开有毒的弓箭,无论他们是否有做那件破坏的事,意念已经进入了宇宙然后被记录下来。

 

当你的意图是高尚与正直的,即使你的计划没有实现,你将因为你理想的纯净而得到奖赏。

 

有一句谚语说:“通往地狱的路往往是用善良的动机铺成的。”

 

这是指弓箭已经瞄准了,但弦却没有拉回来使它紧绷,这是没有能量的,因此什么也没有发生,箭没有飞出去。有时候目标是错误的,因此箭没有击中目标,这个意思是指瞄准目标但却错过了。

 

如果你意图是清楚的,却似乎没有事情发生,你可能因为某个原因而被阻碍了。

 

想像你正在看你的目标,你已经把弓举起来瞄准,却有一只动物跑到你和目标的中间,旁观者大叫:“等一下。”你放下弓等待着,然后重新来过,总有一个更大的理由来阻碍你。

 

如果我请求指引,我的天使与指导灵常说:“你的意图是什么?”是意图发出信号来指示一个计划或意念是否正确。

 

确认你的意图不是来自于自我 ( 小我 ) ,而是为了最高的善,宇宙的能量就会支持着意图,这是显现的根本。

 

一个宗旨是一个组织的意图,需要被很清楚地表达出来,在开会的时候大声阅读公司宗旨能保持目标被看见,研究指出,在企业会议之前阅读宗旨的公司,比那些没有这么做的公司更快速完全地达到他们的目标。

 

一个意图就像在飞奔的箭一样,没有东西可以使它偏离,因此仔细瞄准。

 

译者:不详

张贴者: 来自天狼星的 FRAN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