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4 夕阳 无古亦无今

 

 

我们再来看佛陀跟阿难讲解的关于五种感官的作用。

当你用眼睛看天的时候,你看到的东西在宗教里、在佛教里讲,叫色阴。因为它们都是有颜色的,叫色阴。这个色阴既不是从空中来,也并不是从眼睛出来的,它们并不是从天空中落到你的眼睛里去,没有。当你用手摸周围冷热的时候,这种冷热的感觉,并不是从里面出来的,也不是从外面进去的。当你尝一颗酸梅,你的味觉感觉到很酸很酸的时候,这种酸的感觉,并不是从里面发生的,也不是从外面进来的。当你思想在流动,或者当你耳朵听到远方的声音的时候,所有这一却,都既不是从里面发生的,也不是从外面进入的,而是什么呢——

而是你的思想“吸此成像”,你的思想吸收了外界的刺激——眼耳鼻舌身意,你的思想吸收了来自外界的这些信息、这些能量,叫“吸此成像”。他用了一个词,实际上蛮形象的,“吸”,吸收了这些外尘——六尘的能量、信息,吸收了成像以后转变出来的内在感知而已。

实际上,佛陀在《楞严经》里已经表达了我们现代脑神经科学所表达的同样的含义,它们是你的神经吸收了外在的刺激后,而再次以转译的方式、以内在成像的方式展现给你的,所以要知道你眼睛看到的东西实际上不是真的,它是你脑子里面自己形成的。

你听到的东西其实也是假的,你听到的东西,也是你脑子合成的声音,不是外界真正的声音。你闻到的那个香味,也是你的鼻子接受外界刺激以后,由脑神经转译的,香啊臭啊,这都是脑神经转译的。所以,古人有一句话,叫“入兰芝之室,久而不觉其香;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嗅”,你闻久了就闻不出香臭味了,因为脑神经麻木了,被那个味道熏染得太多了,它开始闻不出香味和臭味。你尝到的,依然是脑神经转译的。也就是所有经过转译的东西,都不是真的,非常简单。

佛陀跟阿难讲了这么多东西,眼耳鼻舌身意,每一个感官,佛陀都否认了它们的真实性。你眼睛看到,耳朵听到,鼻子闻到,舌头尝到,身体触到,每一个感官,都是经过你的神经系统转译的,所以你感觉到的颜色,听到的声音,闻到的香味,尝到的味觉,身体触到的冷热、触觉,都是你神经系统的梦,没有一个是真的。因为你的感觉跟别人的感觉其实完全不一样,跟一个饿鬼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跟一个苍蝇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跟一个临终的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临终的人看到医生,而你看到的却是大伯;一个鬼看到的是火焰,你看到的却是水。所以,每一个神经频率看到的东西、听到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依你的神经当时的频率而定。

也就是你看到的这些东西,所有看到的本身,能看到的跟所看到的,都是一个梦。我们刚才讲到的是所看到的,比如说你看到的颜色啊、声音啊、味觉啊。那么能看到的是什么呢?

能看到的就是佛陀刚才讲到的那个第二月,它不是真的月。你认为你看到了,比如说,你现在看到的是笔记本,你看到的这个笔记本,实际上是通过你脑神经转译的脑子里的画面,这是一个幻觉,这点理性上你可以理解,它的确是幻觉了。

但是还有另外一面,也就是你有一个感觉——是“我”看到了它,除了笔记本的存在,你还有一个“我”的存在,一个能看到的存在。

这个“我”不一定是指坐在这儿的身体,因为坐在这儿的身体依然是你眼睛看到的,这个我是指内在的某种自我的感觉。比如说,你内在有一个莫名的自我中心感,你有一个自我的中心,你觉得这个自我中心在看到这个笔记本,这个叫能看到。所看到,就是这个笔记本是被你看到的客体;能看到,就是这个看着笔记本的这么一个自我的中心感觉、自我感。佛陀讲这个能看到的自我感也是一个幻觉(对,第六识,也就是自我感)。

因为每一个人都会有这么一个从中心点向外看的倾向 , 你觉得你是从中心点向外看的 , 你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围绕这个中心的 , 这种中心点就是佛陀讲的第二月、第六识。这种中心点的感觉其实也是一个幻觉,如果没有周围的对比,你的中心将不能存在,你中心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你周围堆满了一些东西——看到的东西、听到的东西等等。当你进入睡眠,当你在无梦的睡眠里,这种自我感就没了,你感觉不到自我存在了,因为周围感官关闭了。当你感官一旦关闭,周围没有东西的时候,这个主体就没了,对不对?

这是佛陀提到的:听与声,也是虚妄的;尝与味,你尝到的跟你能尝到的这个味觉也是虚妄的;身与触也是虚妄的,你的触觉跟你能触觉的这个身体自我感也是虚妄的;意与法,也就是你脑子里的这些念头,跟你能思考的这个主体也是虚妄的。都是幻觉!所有的对立面都是幻觉!这个非常深奥啊!大家可能不一定听得懂,这个非常深奥。

那么,当主体都是幻觉的话,那意味着没有什么东西是真的了,几乎所有的一切都是幻觉,你看到的跟你能看到的,所有的都是幻觉,都是你脑子里面自我创造的一个梦境。这个梦境在你无梦的睡眠里面,它们都立刻不存在了、立刻消灭了。你有感觉到你在进入无梦的睡眠里有自我感吗?没有吧。你在无梦的睡眠里有世界感吗?也没有吧。所以一旦你进入了无梦的睡眠,所有的对立面,所有的自我中心,都突然间没有了,它们都突然间没有了。

自古以来都认为《楞严经》非常深奥,为什么?它几乎破除了一个人所有能够认知的这些真实的东西,你所有认为真实的东西在《楞严经》里面全部破除干净了,你看到的客体,包括你现在感觉到的主体,它都告诉你是假的,主体都是假的。

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这些识是什么呢,就是第六识,也就是自我中心。自我中心分六个方面,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加起来就是自我感。这些识就是第二月,它们好像感觉上是接近月亮,实际上还不是真的月亮,它们是第二月,这第二月也是一个幻觉——自我创造的幻觉。

这第二月,佛陀提到,比如说,鼻识是以嗅觉为缘,如果没有香味,这个鼻识就自动湮灭了,它是以外界为缘的;而舌识是以味道为缘的。也就是说,这些意识的存在必须是以外界的某个条件才能存在,没有外界的条件,这些意识将立刻消灭,它不存在。也就是当相应的对立面存在的时候,它才会存在;当相应的对立面不存在的时候,它无法存在,这些意识状态无法存在。

摘自《楞严今释006

(图片|来自网络)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