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你就像等待着耕种的肥沃土壤。你等待着我或者某人来成就你,成就而为已然成就了的你。

你是像开着花的苹果树上的一朵花儿。花儿不会一直等待着,为了某人某事才盛开。花儿在时机成熟时就舒展它的花瓣。

你的时机来了,你开花的时节到了。别再等待,戴上属于你的那顶帽子。

万事俱备,只是你仍然在观望着等待。你等待着,在你自己就是奇迹的发起人之时。整个宇宙在等待你,而你却在等待自己开花的时机,你在等待你自己。你就是你自己需要按下的按钮,你就是你自己觉醒的启蒙者。但你等着我来启动你,而我在等你向我发个信号。

你就像那发信号的乐团指挥,你正是整个宇宙都在等待的那一位。

你真的要让我和整个宇宙都等你吗?为何延迟?你打算何时才声明、才认领你与生俱来的权利?您是黎明前的太阳,你即将升起、即将闪耀上帝赐予你的光。你是你自己的故事的导演,你是你觉醒的启蒙者。让光芒闪耀!

关于你的电影的名字不是等待觉醒。关于你的电影的名字更应该是:敲响觉醒之钟的撞钟人。你是敲钟的人,你是你觉醒自己的敲钟人,但你等待着信号,在你自己就是那个该打信号告知大家你的光已然来到的时候。你是你自己的梦想的成就者。

不错,有时是我来摇动你的铃铛。多么美妙,当你在我的臂膀中这样说:

上帝啊,我的父亲,我的母亲,让我来为您服务。让我来预见您的每个行为并竭诚为您服务。您已经侍奉了我这么多,我希望为您服务。我的心是圆满的,她希望表达她自己。当然不假,我希望能为您服务。

什么对您来说最重要,亲爱的上帝,是我敲响我自己觉醒的钟声吗?当然,我已经认识到了,觉醒不单是我个人的事情,它属于您。当然,我可以帮您做到这个。我可以预见您的意愿。在您告诉我之前,请让我给您倒杯茶。让我想想,我可以主动一点,我可以预想您的希求。眼下,您希望我睁开眼睛,看到我自己在光中,如您在光中一般无二。除了认知本真的我,哪还有什么能让我实现自我?您就是在剧院舞台的侧翼等待的本真的我。

您希望我走到舞台中央,来认领该我领受的奖项。

上帝,您就是我的奖品,只要我跨上舞台,来领受您拿了好久的属于我的奖品。

当然啰,我可以走到您面前来领受这份您一直渴望颁发给我的奖品。

当我认领了您的光而能够以更强大的力量、更强烈的光芒来侍奉您时,就是您的喜乐。总之,我的愿望是为您服务。愿我回报您已然给予我的、充盈我的。

我在您的耀眼的光芒中闪耀,这就是觉醒。我接受您给予我的光,从我收到的那一刻起,我充满喜乐地接受您给予我的礼物。您是我的创造者,我接受您在久远之前别在我心上的荣誉徽章。您用膏油为我洗礼授记,亲爱的上帝,我是您的受膏者,以您的圣名,我接受。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the-bell-ringer-of-enlightenment.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