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9

 

 

心智体第六章

卡玛末那识(欲望心智)

 

【星光体】第23页中,我们探讨过卡玛或欲望,而在第26页,我们探讨了卡玛末那识(Kama Manas)或纠缠着的欲望与心智。在本书中,我们须要再次探讨卡马末那识,在【星光体】中认为关于卡玛的很多说法都是有道理的,而现在主要局限于这主题的末那识方面。

 

简要概述一下在【星光体】中所说的东西,卡玛是显化在星光载具中的生命;其特征是感觉;它包括动物的食欲、激情和欲望;最能将我们束缚于俗世的是我们内在的「猿猴与老虎」。卡玛或欲望也就是亚特玛或意志反射出来的较低面向。

 

有时在某种意义上,卡玛只是用来表示肉欲;但是,它其实意味着所有的欲望;而且欲望它是向外求的爱,对三界事物的爱,真正的爱是对生命或神圣的爱,并属于高我或向内的自我。

 

在【梨俱吠陀】中[x. 129],卡玛是导致并推动创造的那种人格化感觉。从本质上讲,这是对积极的情感生活、生动感官的存在、激情生活的折腾湍流的渴望。因此,对于个人和对宇宙而言,卡玛成为了轮回的主要原因,并且随着宇宙的欲望分化为欲望,这样将思考者扎根到俗世,一次又一次地重生。

 

在东方,这种逼使人进入轮廻的渴求或欲望,被称为飢渴(Trishna),巴利文是贪爱(Tanha);飢渴的实现或完成被称为执着(Upadana)。

 

末那识来自梵文【人(man)】,思考的动词根;衪是我们内在的思考者,在西方被模糊地讲成是心智。末那识是不朽的个体,真正的「我」。

 

但是,末那识,思考者本身是一位生活在较高心智层或因果层的灵性存有,并不能够与低等世界有直接接触;于是他将自己投射到低等心智层,并有着反射物、影子、光线等等不同的名字。

 

正是这种光线在脑袋上和脑袋中运动,通过脑袋显化出这种它能够通过其构造和其他物理素质转译的心智力量。光线使脑袋神经细胞的分子振动,从而在物理层上引起意识。

 

这个低等末那识被四要素所吞没,包括:-

卡玛或欲望

普拉纳或生命力

以太体

肉体

 

它可被视为一只手紧握卡玛,而另一只手就依然抓着它的父亲,高等末那识。

 

在俗世中,卡玛和末那识连接在一起,就是经常被说到的卡玛末那识。如我们所看到的,卡玛提供动物性和激情的元素;低等末那识就将它们理性化,并加入智慧的能力。卡玛末那识两个在一起于生活中紧密地交缠着,甚少会单独行动,因为很少有意念没受欲望所影响;

 

卡玛末那识不是一个新的原理,而是卡玛与末那识的较低部分纠缠在一起而已。卡玛末那识就是末那识与卡玛一起,也早就被很好地描述为末那识对外在事物产生了兴趣。

 

人之中低等末那识的运作展示为心智能力、智慧力量、敏锐、微妙;它们包括比较、理性、判断力、想象力和其他心智能力。这些可能会联想到我们经常说的天才,但是H·P·布拉瓦茨基称之为「人造天才」,是文化和纯粹智力敏锐的产物。

 

H·P·布拉瓦茨基的话,我们平常称为心智或智力的东西是,「苍白且过于扭曲的末那识反射。」它真正的本质经常以其存在于内在的欲望元素,如激情、虚荣、傲慢去展现出来。

 

真正的天才是由渗透进低等意识中的高等末那识的多次灵光一闪所组成。正如《频多奥义书(Bindopanishat)》所说:「末那识是肯定地被宣称有两部分的,就是纯粹和不纯粹的;不纯粹的部分取决于欲望;纯粹的就是没有欲望的。」

 

所以,看而不争论的天才就是高等末那识或自我;真正的直觉是衪其中一种能力。理性、权衡的过程排列通过观察收集到的事实,将它们与另一些事物作出比较,从它们辩论,再从它们中得出结论 - 这是低等末那识通过脑袋所做的运动;它的工具是推理;通过归纳法,它将一个由假设所建立的已知事物上升为一个未知的事;并通过推论,它用新的实验去验证这个假设,又下降回已知的事。

 

一般推理的机制与被称为天才的意识灵光一闪的机制也是有所不同的。推理是通过星光层与心智层的子层面一层接着一层来到脑袋的;但天才是意识只通过原子子层面,即从星光原子层和物理原子层向下倾注所得。

 

推理是肉体脑袋的能力,完全依赖于感官的证据,并不能与人内在的圣灵直接相关的素质相提并论。后者知道 - 因此,所有暗示讨论和辩论的推理对衪都没有用。灵或自我以一瞬间就感知到对与错的良心来说话。因此,先见和预言,以及所谓的神圣灵感,纯粹就是人不朽的灵魂在上面照耀着的效果。【这方面的主题会在第三十一章作进一步的探讨】。

 

卡玛末那识是人的人格;在《揭开面纱的爱希斯》中,它被称为「星光灵魂」,低等末那识给予了个体化的感觉,使人格将自己识别为「我」。它变得有智慧,将自己辨别为与所有他我分离的;受到它所感受到的分离性的蛊惑,它无法认知到超出其所能感知的合一。

 

低等末那识被狂暴的情绪、激情和欲望的冲动所摇曳,受到各种物质事物的吸引,被暴风雨淹没在其中而受蒙蔽和充耳不闻,以致易于忘记其出生地的纯净而宁静的荣耀,陷入只会带来痴迷,而不会有平和的动荡之中。低等末那识使感官和兽性得到最大的愉悦;因为没有记忆或期待就不会有激情,没有想象力的微妙力量以及梦想和幻想的精致色彩就不会有高潮。

 

于是,卡玛很快将低等末那识缚于俗世。只要采取的任何行动有获得爱、认可、力量或名望的目的,无论是多么大的抱负,无论慈善达到的多么无远弗届,无论是多么崇高的成就,末那识都会受到卡玛的沾染,而并非源于纯粹。

 

卡玛与末那识互相作用和反应,互相刺激和激荡。心智不断地被欲望驱使,并不断地充当愉悦的传道人。心智一直在寻求带来愉悦的东西,并且一直试图呈现带来愉悦的影像,排除那些带来痛苦的。当心智能力纯粹以兽性的素质运作时,它们会给兽性的激情增添某种力量和素质。由于留在心智体上的印象比留在星光体上的印象更持久,心智体会不停通过记忆和想象力重现它们。

 

所以心智体会刺激到星光体,唤起受物理刺激前一直在沉睡的兽性欲望。因此,我们在一个没开化的人中发现了对低等动物从未有过的要满足感官的执着追求,对陌生人的肉欲、残酷、盘算。因此,依赖感官的心智力量使人比任何动物都更加危险和野蛮。

 

欲望元素,即星光体中的本能生命,就是卡玛与末那识纠缠在一起,已在《星光体》第77-78108-111207-228页中完整描述过,学生可以参考。

 

人的星光体和心智体交缠紧密得,经常被说成是一个单一的身体。事实上,在吠檀多(Vedantin)的分类中,这两个身体被一起分类为一个躯瞉或鞘,因此:

 

菩提体。。。大梵福佑的身

因果体。。。识所成身

心智体与星光体。。。意所成身

以太体与肉体。。。食物所成身

 

学生应该记得感官中心是位于卡玛的;所以在《剃发奥义书》【iii,9】中说「所有生物的思考器官都受感官渗透。」这强调了意所成身的双重作用,就是思考的器官,但也「被感官所渗透」。

 

我们可以在这里注意到卡码末那识与原子的螺旋体之间的连结。在地球鍊的第一轮中,物理层原子的第一组螺旋体被真一的生命所活化;这组螺旋体由影响稠密身体的普拉纳【生命力】流使用。

 

在第二轮中,第二组螺旋体变得活跃,与以太分身连结的普拉纳流经它们。

 

在第三轮中,第三组螺旋体被活化,连结星光体的普拉纳流经它们,从而使敏感性成为可能。

 

在第四轮中,第四组螺旋体变得活跃,卡玛末那识的普拉纳流经它们,从而使它们适合用于脑袋来充当思考的工具。在那些准备好入道的人的情况下,为较高意识所用的之后几组螺旋体的活化能够通过某些瑜伽练习得到。

 

在正常的进化流程中,在每轮中会开发一组新的螺旋体,以便在第七轮中全部七组螺旋体都被完全激活。所以,在该轮中生活的人会发现比起现在的人远为容易回应于内在事物和过着更高的生活。

 

在每次轮廻的进程中,末那识可能会做这三件事的其中之一:

 

1】它可能会朝着其源头提升,并通过不懈的努力与它「在天堂的父亲」,即高等末那识合而为一;

 

2】它可能部分会向上,部分倾向往下,的确就是大多数普通人的情况;

 

3】它可能会被卡玛元素堵塞到与之成为了一体,并被强行拉离其母体而沦落。

 

只要低等末那识暂时可以与卡玛脱开,它就会成为最高心智能力的向导,并且是有形人中自由意志的器官。这种自由的条件是卡玛必须被折服和征服。

 

自由意志栖身于末那识本身;来自末那识的感觉是自由的感觉,即让我们可以掌控自己、高等本质可以驾驭低等本质的知识,无论较低本质可能会如何反叛和挣扎。一旦意识将自己辨别为末那识,而非卡玛,那低等本质就成为高等意识可以驾驭的动物,它不再是「我」。

 

所以,意志坚强的人与意志薄弱的人之间的差异在于,意志薄弱的人会受外来的吸引和排斥、「失却冠冕的」欲望从外在所带动,而意志坚强的人通过纯粹的意志从内在带动,在他积累的经验的指导下,通过施加适当的力量来不断地掌握外部环境。

 

此外,当低等末那识摆脱卡玛时,它变得越来越能够传送从高等末那识接收到的脉冲去到低等意识中,然后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从自我来的光,也就是灵光一闪会流经低等末那识进入脑袋中。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我们处在人格的漩涡中,只要风浪、欲望和肉欲在我们周围涌动,只要我们在情绪波动中载浮载沉 - 高等末那识或自我的声音就无法到达我们的耳朵。

 

自我的指令并不是来自火焰或旋风中,也不是来自雷声或风暴中,而只有当身处万籁俱寂中才能感受到,只有当空气停顿和深深的冷静,只有当人把脸包裹在斗篷中,他的耳朵才会盖上,如同大地寂静一片,这样才会响起比寂静更空灵的声音,他真正高我或自我的声音。

 

一片平静无波的湖面会映照月亮和星星,但是,当微风拂过而弄绉湖面时,反射就会破碎掉,所以当人可以稳定自己的心智,使自己的欲望平静下来,使自己的活动处于静止状态,自己的内在就会再现更高层次的形象。。即使这样,门徒也可以反映出他的上师的心智。但是,如果他自己的意念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而且自己的欲望升起,他就会得到破碎的反射、舞动的光,这对他没有任何帮助。

 

用上师的话说:「在安祥而明镜止水的心智中,从看不见的世界收集到的画面在可见的世界中寻找代表。我们必须小心翼翼地守护自己的心智层面,使其免受我们每天在俗世中产生的所有不利影响。」

 

作为宇宙心智一部分的自我在其所属的层面是全然无所不知的,但在低等世界只是潜在地会这样,因为衪必须通过人格自身为媒介来工作。因果体是过去、现在和未来所有知识的载具,正是从这个源头开始,衪的分身,低等末那识捕捉到超越人感官的灵光一瞥,再将它们传送到某些脑细胞,从而使人成为一位先知、占卜家和预言家。

 

这种成就只能通过许多连续的转世来实现,所有这些转世都自觉地朝着这个目标前进。随着一世接着一世,肉体变得越来越精细地调节到末那识的脉冲振动,低等末那识因而越来越不需要粗糙星光物质于其载具。这是末那识「光线」,即低等末那识一部分的使命,逐渐摆脱「盲目而迷惑人的元素」【卡玛】这将它带到与物质很接近,以致完全笼罩其神圣本质与令其直觉迟钝的东西。

 

当最后掌握了卡玛,以及身体回应到末那识时,低等末那识变得与其源头高等末那识同在;以基督教的术语就是,「在天国的天父」变得与在所有层面的「圣子」同在,因为衪们在「天国」中总是一体的。当然,这是一个非常先进的阶段,是作为一位行者的阶段,因为衪不再须要转世,不过可以自愿这样做。

 

所以《剃发奥义书》中有句很棒的说话:「思考的器官被多种感官遍布;这个器官被净化,亚特玛就会显化出自己。」

 

对大多数人来说,低等末那识有部分怀有大志,有部分就倾向向下走。普通人的正常体验就是生活是一个战场,末那识不停与卡玛争斗;有时抱负会获胜,感官的锁鍊就被中断,而低等末那识就会向上飞升;

 

另一时间,卡玛胜利的话,就会拉低等末那识下降到俗世。所以就会出现如第四章中简略指出过的情况,因为大多数人的意识中心埋入于卡玛末那识。但是更有文化和发展度高的人开始通过理性去掌管欲望,即是意识中心逐渐将自己从高等星光层传送到低等心智层。随着人的进步,它会进一步向上,人就会受原理支配,而不再是受利益和欲望支配。

 

因为最终,人的理智要求他的生活和物质环境都应易于理解;他的心智需求有秩序、有道理、有逻辑的解释。它不能够在一片混乱中生活而不会受苦;如果它要和平存在,就必须知道和了解。

 

在极端情况下,低等末那识与卡玛纠缠不清,以至于将低等末那识与高等末那识结合在一起的细长链结,即「将其绑定到主人的银线」断为两截。然后即使在俗世中,高等本质都与低等本质完全分离了,这个人类存有被一分为二,兽性挣脱了牢笼,它随心所欲地往前走,并伴随着末那识的反射,而这本来应该是它在生活中的向导。这种存有是有人类的形体,但有兽性的本质,也许会时不时地在人们中作崇,他们过着腐朽的生活,尽管即使是让人怜悯,但又令人不寒而栗的东西。

 

在肉体死亡后,这种星光体是种非常恐怖的实体,并被称为元素体(Elementary),在《星光体》中已被描述过。从自我的观点来看,并没有任何有用的体验可以从这个人格收获得到;「光线」从中甚么也带不回来,低等生活就是一个彻底的失败。

 

《寂静的声音》中包含了以下警言:「不要让您这位「在天堂诞生的」淹没在幻境的海洋中,并脱离了宇宙父母【灵魂】,而要让火热的力量退回到内心最深处以及世界母亲的处所。」这「在天堂诞生的」就是奇塔(Chitta),低等心智。当末那识在转世中一分为二时,它从上面的灵魂中诞生。亚特玛-菩提-末那识多个层面以天堂来代表,同时这些人格就被说成是俗世。

 

赋予他某种自由的是「在天堂诞生」的人中的存在,并且由于他具有这种自由和权力以自己的方式生活,他的生活通常比外在的低等国度的生活更加无序和不受管制。

 

即使大多数人的一些心智物质与他们的星光物质已纠缠得再没可能在死后得以完全自由。所以,他们的卡玛与末那识之间挣扎的结果,就是有部分心智物质和甚至部分因果【高等心智物质】在自我完全从它脱离后,还遗留在星光体中。

 

另一方面,如果人在在世期间完全征服了他的低等欲望的话,那么就几乎没有挣扎,而自我就能够不仅回收到他在该次转世「投注」的东西,还会收回所有已获得的「利息」,即经历、能力等等。

 

待续。。。

 

作者: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資料來源: 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fXM5nhDROtZoDXWduvXO9g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