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2

 

如果你没有觉知,生命就是个诅咒,于是生命仅是痛苦而已。它只是一堆荆棘,根本不是一束玫瑰花。

 

在摇篮和坟墓之间有很多希望,人是因为这些希望才继续活着,但它们从没实现过。

 

最终只有绝望、失望、痛苦万分。那就是我们的所有痛苦。但之所以发生这场悲剧,是因为我们没有觉知。

 

觉知就像魔法:它把一切蜕变成相反的。愤怒变成了慈悲,贪婪变成了分享,恨变成了爱,生命的黑暗变成了光。突然你发现荆棘并不在外在,它们是我们无意识状态的投射。

 

一旦你有觉知(有意识),就只有玫瑰。

 

杜撰出“生命并不令人称心如意”(直译:生命不是一床玫瑰)这个谚语的人一定很无意识、没有觉知,因为每个觉醒者都说的相反:生命真是称心如意(生命是一床玫瑰)。

 

所以门徒需要做的是:内在换档,从无意识到有意识。

 

过程非常简单,它再简单不过了。事实上它是如此简单,以至于人们总是错过。如果它复杂、困难一点,对自我来说就有挑战,但自我没有挑战。

 

自我总是对难的东西感兴趣。事情越难越好。自我对登月、登陆火星感兴趣,它对进入内在没兴趣。

 

那个过程可以简化成一个公式:无论你做什么,做,但保持警觉。走路,观照你的走路;吃饭,观照你在吃,不要机械的狼吞虎咽。头脑在别处,你在想一千零一件事,手不停的往嘴里塞东西,嘴巴不停的咀嚼。那是一个机械的过程。你意识不到自己在做什么。

 

如果你完全活在当下——只有那样你才能觉知。所以当你在吃饭的时候,忘掉整个世界。吃饭,只是吃;走路,只是走;聆听,只是听;讲话,就讲,同时完全身处其中,保持警觉,觉知每一个手势,每一个差别。慢慢的你就会抓住个中诀窍。

 

它不是科学,它甚至不是艺术。它只是一个诀窍,就像游泳——你必须开始挥动双手。先从浅水区开始,这样就不会有恐惧,再进入深水区。

 

先从身体开始——那是我们存在的最浅部分。接着进入头脑。接着观照你的思绪、欲望、记忆。然后再深入,潜的再深——观照你的情绪,你的心情。接着是最基本、终极的跳跃,第四,你的中心所在。然后觉察你的觉知本身。

 

一旦你意识到觉知本身,那个圆就完整了。我们东方人称那一刻为开悟。

 

人并不被外界的力量所囚禁。他是被自己的无意识,被自己的本能,被自己的生物过往所囚禁的。所以你能试图获得政治自由——那不难——但它带不来真正的自由。

 

所以几乎每个国家在政治上都是自由的,但人们还是一样痛苦。

 

你能试图在经济上自由。一旦有钱了你就经济自由了。你能买你想买的一切,你会有全世界的一切,没有极限。你可以有最好的房子,最好的一切,但仍然有些东西是缺失的。你感不到满足。你不会真正感到自由。另一方面,你会受限于自己所有的财产。

 

一个人越有钱,他就越被囚禁在自己的富有之中。他甚至睡不安稳,他没法放松的活着,尽管他总是盼着有钱了自己就能轻松自在的活着了,到时候生活会是个大长假。

 

现在他山上有一所房子,海边有一所,海上也有一艘漂亮的游艇,一架飞机,一切,但他并不愿意放松。事实上在赚这些钱的时候他学会了一件事:如何一直紧张。他一直踮着脚尖走路。现在才放松太晚了。

 

放松需要一种完全不同的技能——有钱人错过了它。所以有钱人只是看上去有钱。事实上他跟别人一样穷,或许比穷人还穷。

 

表面上他拥有一切,但内心只有空虚,他一直盼望的来自财产的自由并没有出现。

 

钱能赚到,自由却赚不到。自由必须在你内在成长。它作为觉知的副产品随之一同成长。你越觉知,你就越自由。一旦你的觉知到达顶峰,你的自由也会来到顶峰。

 

所以只有一个佛、一个基督、一个查拉图斯特拉——那些少数人——活出了自由,也懂得自由。那就是门徒的目标:绝对的自由。方法是觉知。

 

译自: OSHO The Old Pond ... Plop ,未完待续。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