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開悟的第一步是臣服於「本然」。開悟的意思是:你允許你本體的所有面向進入意識之光。開悟並不意味著充分覺察到內在的一切,而是你願意有意識地面對每個面向。開悟等於愛,而愛指的是你接受你所是的自己。

 

內在的黑暗——也就是靈魂深處那種你們每個人都害怕的被遺棄感——是暫時的。小我階段只是意識發展和演變的其中一步,在這個階段,人會朝向個別化的神性意識躍進一步。個體意識的誕生——也就是你誕生為一個「單獨靈魂」——伴隨著被遺棄、被從母親/父親那里分離出來的體驗,跟物質世界中的出生創傷很類似。在子宮裡,嬰兒體驗到與母親合一,那是一種海洋般的感覺;而出生之後,它本身就成了一個完整的個體。

 

由於這個出生創傷——現在說的是靈魂的誕生——靈魂會攜帶著一種被撕裂的感覺,因為它不得不跟以前視為理所當然的一切分開。

 

新生的靈魂渴望回到合一的半意識狀態,那是它來的地方,靈魂認為那裡是它的家。然而這是不可能的,所以靈魂會感受到巨大的恐懼,以及孤寂和疑惑的感覺。這種內在的痛苦和迷惑會逐漸形成小我奪取權力的溫床。靈魂必須處理恐懼和痛苦,而小我承諾會提供解決方案。小我向靈魂意識提出了權力和控制的願景,覺得無力和迷失的靈魂於是屈服,讓小我掌控全局。

 

小我是靈魂中朝向外在物質世界的那一部分。本質上,小我是靈魂用來在時空中將自己顯化為物質存有的工具。它為意識提供「焦點」,讓意識特定且具體地出現在「此時此地」,而不是如海洋般廣闊無垠的「所有地方」。小我把內在的推動力轉化為具體的物質形式,正是你的這個部分,連接了靈性的你(非物質)和物質的你。

 

由於靈魂是一種非物質的靈性存有,所以把它固定在時空裡是很不自然的。靈魂基本上獨立於任何物質形式之外,當你夢到自己到處飛時,就是接觸到自己這個獨立而自由的部分。反之,小我則是約束和集中的,它讓你可以在物質實相裡運作。因此,小我扮演了非常珍貴的角色,而這個角色與「好」「壞」無關。當它在平衡的情況下運作時,對以肉體形式居住在地球上的靈魂來說,小我是一個中性且不可或缺的工具。

 

然而,當小我開始控制靈魂意識,而不是作為工具時,靈魂就失去了平衡。當小我支配靈魂時(這是小我意識的正字標記),它不只會把內在推動力轉化成物質形式,還會控制並選擇性地壓抑那些推動力,然後,小我就向你呈現一個扭曲的實相。不平衡的小我總是在追求權力和控制,並以這樣的觀點來將所有事實詮釋為正面或負面。

 

在日常生活中找出自己從權力和控制出發的行事動機,是很有啟發性的。試著留意一下,你有多常要求人事物服從你的意願,即使為了崇高的理由?你有多常因為事情沒有按照你的方式進行而惱怒?重要的是你必須了解:控制的需求底下,總是藏著對失去控制權的恐懼。所以請問問你自己:「放開控制、放開對可預測性的需要,有什麼風險?我最深的恐懼是什麼?」

 

為了讓事情在「控制之中」,你現在付出的代價是,對生命的態度變得緊繃而拘束。當你敢依循內在靈感而活,而且只做為你帶來喜悅的事情時,就會在你的生命中建立一個自然而真實的秩序。你會感到輕鬆、快樂,沒有必要把生命之流放進模子裡。這就是沒有恐懼的生活:帶著全然的信任而活,相信生命將帶給你的一切。你做得到嗎?

 

對年輕靈魂來說,小我意識的陷阱幾乎不可避免。小我提供了一個出路,可以解決恐懼和被拋棄的問題;它把你的注意力從「內在有些什麼」,轉移到「你可以從外在世界得到什麼」。這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但似乎確實可以讓人暫時鬆一口氣。對你的周遭環境施加權力和控制,或許能給你暫時的滿足或「快感」,有一種短暫的被愛、被讚賞和被尊重的感覺。這會舒緩你的痛苦一陣子,不過是短暫的,然後你必須再次竭盡全力讓自己脫穎而出,變得更好、更棒,或是對別人更有幫助。

 

請注意,在小我的旗幟之下,你可能同時是甜美和卑鄙的、付出和接受的、統治和屈從的。許多看似無私的付出,其實是無意識地在要求接收者的關注、愛和認可。當你總是關心別人、為他人付出時,只不過是在逃避自己。因此,要了解小我統治意味著什麼,不一定非得想到希特勒或海珊之類的暴君。讓事情簡單一點,在日常生活中觀察自己。從對控制權的需求,就能認出小我統治的存在。舉個例子:你希望某些人按照一定的方式行事,因此就表現出某些行為模式,例如百依百順又親切,而且很努力地從不傷害別人的感情。這種行為背後存在著對控制的需求。「因為我要你愛我,所以我不會跟你作對。」這種思考方式是基於恐懼—害怕獨立自主,害怕被拒絕、被拋棄。表面上的親切與美好,其實是一種自我否定。這是小我在運作。

 

只要小我在支配你的靈魂,你就需要以他人的能量餵養自己,好讓自己感覺良好;你似乎必須被別人、被你之外的權威人士接納。然而,你周圍的世界既非不變,也不穩定,你無法永久依附那些你現在所倚靠的對象,無論是配偶、老闆或父母。這就是為何你必須一直「工作」,總是警覺地註意著向你而來的「那份認可」;這解釋了每個困在小我階段的人那永遠處於緊張和不安的心理狀態。

 

小我無法提供你真正的愛與自尊,它解決「被拋棄的創傷」的方法,其實是個無底洞。年輕的靈魂意識真正的使命是:成為自己遺失了的父母。

 

請注意,地球生命的結構——指的是從無助的嬰兒長成獨立的成人的過程——常常在請求你那樣做。生命真正的快樂的關鍵往往在於:成為自己的父親和母親,給自己以前和現在都沒有從別人那裡得到的愛與理解。從更大的形而上層次來說,這意味著:了解到你是神,而不是祂的一隻迷途的羔羊。這樣的領悟將帶你回家,帶你到達你的本質的核心——愛與神性力量。

 

當靈魂了解到它正一次又一次地重複相同的行為和思考輪迴時,小我階段的終結就指日可待了。當靈魂對於一直苦苦追求那永遠得不到的寶藏覺得越來越疲倦而厭煩時,小我就失去了統治地位。接著,靈魂開始懷疑它參與的遊戲所給的承諾是假的,裡頭根本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贏。而當靈魂對於總是要努力掌控遊戲覺得越來越厭倦時,就會稍微放開控制。

 

隨著較少能量被用於控制思想和行為,一個能量空間就打開了,允許新穎且不一樣的經驗進入。當你最初進入這個階段時,或許只會覺得內心非常疲憊和空虛,以前認為重要的事物,現在似乎完全沒有意義。恐懼也會浮現,沒有明顯或直接的原因——可能是對死亡的模糊恐懼,或是害怕失去所愛的人。另外,你可能對自己的工作和婚姻狀況產生憤怒。以往似乎不證自明的事物,如今都無法肯定;那些小我意識一直在阻止的事,最後還是發生了。

 

鍋蓋漸漸打開,各種控制不住的情緒和恐懼彈了出來,進入意識,在你生命裡播下疑問和困惑的種子。在此之前,你主要是靠自動駕駛在運作,內在的許多思考和感覺模式會自動產生,你也毫無疑問地讓它們經過,這給了你的意識整體性和穩定性。然而,當你的意識成長和擴張時,你的人格一分為二,一部分的你想堅持舊方式,另一部分的你則質疑這些方法,並讓你面對不舒服的感覺,例如憤怒、恐懼和懷疑。

 

因此,在小我階段結束時所發生的意識擴張,常常被當作掃興的事—一個不受歡迎、搞砸遊戲的入侵者。這種新意識擾亂了以往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一切,而且喚醒你內在那些不知該如何處理的情緒。當你開始懷疑以小我為基礎的思考和行為模式時,你全新的一面進入了你的意識,這是你熱愛真理而不是權力的那個部分。

 

依循小我的命令而活是很壓抑的。你服侍的是一個有點可怕的獨裁者,其目標是權力與控制——不只針對你的環境,還特別針對你。你的感覺和直覺的自然流動,都被這獨裁者制止。小我不喜歡這麼多自發性,它抑制你自由表達感覺,因為感覺和情緒是無法控制且不可預測的,這對小我來說很危險。小我是利用掩飾運作的。

 

如果你的小我命令你:「要甜美、要體貼,好贏得人們的讚同。」你就會有系統地壓抑內在不滿和憤怒的感覺;若你開始懷疑這個命令的可行性,這些被壓抑的情緒立刻再次出現。感覺不會因抑製而被消除,壓抑得越久,它們越是會繼續存在,而且變得越強烈。

 

空虛和疑惑是小我階段結束的特徵,一旦靈魂有了這樣的感受,就可能遭遇並面對以前被隱藏在黑暗中的所有感覺和情緒。這些被壓抑的情緒和感覺是通往你的大我的入口,透過探索自己真實的感覺,而不是應該有的感覺,你恢復了自發性和完整性,這部分的你也被稱作你的「內在小孩」。與自己的真實感覺和情緒取得連繫,讓你走上解脫之路,然後,你就開始轉向心靈意識了。

摘自:《靈性煉金術》

約書亞通過帕梅拉傳導

譯者:阿光 / 李平 / 林荊;

摘錄編輯:檸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