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01   OSHO   奥修每日分享

 

 

痛苦只是继续对自己的存有保持无知罢了。对一切赋予你的东西保持警觉和觉知,意识到你被赠予的一切,意识到隐藏在你存有里的珍宝,是有福的 / 充满喜乐的。

 

人非常奇怪,人是地球上最奇怪的动物。没有别的动物活的这般痛苦——甚至树木都喜乐的多的多,甚至石头都比人更有心。

 

它们跟上帝和谐一致,或者说跟整体和谐一致。人类已经丧失了那个连接。人类已经破坏了那座桥梁。

 

为什么会这样?这一点必须明白。这发生在了几乎每个人身上。只是偶尔有人跟上帝重新连接上了——一个耶稣,一个佛陀,一个卡比尔——但只是偶尔。而那些人如此稀少,以至于人们无法相信他们的存在。

 

人们不停的谈论耶稣、佛陀、马哈维亚、查拉图斯特拉、默罕默德,但内心深处他们怀疑那些人的存在。他们不得不怀疑!

 

那种事情从来没有发生在你身上过。你从未品尝过他们所谈论的美酒。你的生命是苦涩的,你的生命令人作呕,你的生命是病态的——而他们谈论的是完整与健康,极乐与永恒的平和……而你对那些东西一无所知!

 

你唯一的经验是一个充满毒药的生命,一个充满毒药的灵魂。你的经验跟那些人所说的极为相反——你怎么能相信他们?而你属于大多数人。无数人会支持你的经验:生命就是地狱。

 

克里希那吹着他的笛子奏出天堂般的音乐,奏出彼岸的音乐。卡比尔唱着令人难以置信的歌曲!

 

你或许是出于礼貌才听,出于礼貌或许你什么都不说,或者仅仅是耶稣的临在,卡比尔的临在,巴亚德的临在,那是如此的令人着迷,如此有魅力,它如此的非凡以至于它压倒了你,你变哑了,你无法说不。

 

但你的不说不,并不意味着你在说是。它们完全是两码事。

 

不说不是一件事,说是则截然相反。不说不不会改变你。“不”会继续呆在你心中——沉默,未说出口。“不”会像透明胶囊一样包裹着你的存有。你或许看不见它,你或许能看穿它,但它不会让你跟存在相逢、相融——除非你能够说是!

 

“是”这个字,包含了所有的宗教,《吠陀经》、《圣经》、《古兰经》所有的内容都包含在“是”这一个字里。

 

那就是“阿门”一词的含义,基督徒、犹太教教徒、伊斯兰教徒一直在用这个词来结束他们的祷告。“阿门”的意思是,“是的,上帝,是的,我对你全然的说是。”

 

你或许不会跟卡比尔争辩——跟卡比尔这样的人争辩是困难的。他的临在犹如泰山压顶,他的双眼,他的芬芳都很催眠。即便你想争辩你也不会争辩。

 

但争辩依旧存在。一旦卡比尔走了,耶稣走了,争辩就会浮现出来,“不”就会浮上水面,那出于礼貌的宁静注定是无力的。

 

人们去教堂,去寺庙,去清真寺,那全都是出于礼节,那只是周末宗教而已。那是社交现象,他们自己并不承诺,他们身心并不参与。

 

他们去教堂或寺庙不是为了获得蜕变。它有社交功用,它是一种俱乐部——你可以称之为宗教俱乐部,人们可以去那里见面、八卦、闲聊。它是一个见面的地方,但不是你跟上帝见面的地方。它应该是这样,但不是。

 

你两手空空的去寺庙,你两手空空的从寺庙回来。

 

那里什么也没有发生。它不会这样发生。上帝需要承诺、参与。上帝需要你的全然,你的臣服,你的是。

 

当你说是,没有任何附加条件,没有任何限制,当你的是是无条件的,当你不是出于强迫才说,而是“是”自发的从你内在喷涌而出,这时它就非常的美,也非常的有力量。它的火焰本身就会把你从普通金属蜕变成黄金,从一个普通平凡之人蜕变成一个超凡的神性存有。

 

(未完待续,译自: OSHO The Fish in the Sea is Not Thirsty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