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大拉的玛利亚:

 

  我天生就有很强的独立意识,厌恶人们 —— 尤其是男人 —— 将他们的意志或者观点强加于我。我随自己的意志而行,想要拥有属于自己的体验,并以此为基础建立自己的看法。就是说,我与自身的男性能量有着颇为紧密的连结。而在那时,这却是一个不小的问题,因为社会为女性明确设定了各种规条与准则,并要求女性将其作为生活的准绳。少女时期,女性便在社会与家庭的熏陶下,为嫁为人妻、成为人母做准备。追求精神自由,放弃家庭生活无异于自绝于社会,会因此而成为一个被社会抛弃与排斥的人。

 

   18 岁时,年轻的我与一位较为年长、精神极其自由的男性一起踏上旅途。在他身边我感到很开心。我们并没有结婚,而且也不打算结婚。我们过着自由、充满冒险色彩的生活。在他身边,我丝毫不觉得拘束。我心中充满了热忱与激情,对于社会上的不公以及女性的不平等地位有着强烈的意见。我探索着成长,也时时从师于在各处遇到的灵性老师。那时,我已经是一个 被禁的女性 ,因为我没有选择那个时代的 既定之路 。一段时间后,我与一个比我年轻的男性建立了亲密关系,就更成了社会眼中的 放荡女人 。我并非像《圣经》所描述的那样,是一个妓女,而是与不止一个男人有着亲密关系,有的还是同时的。与同一个人建立亲密稳固的连结,我对此心怀迟疑,因为我害怕会因此而失去自己的独立性。我想要一直保持自由。我曾经拥有的亲密关系都非常强烈且充满冒险,缺乏稳定性与家庭生活的色彩。

 

  遇到约书亚时,我追求自由的精神遇到了挑战。在他之内,我看到一个能量极其精微的老灵魂。不仅如此,我还发现,他就是男性能量得以平衡的杰出榜样。他这个人以及他所代表的能量深深地触动了我。他具有仅凭眼睛、声音和自身能量就能够触动他人的能力。因着他的存在,我看到了自己以前从未看到的内在黑暗面向。我开始认识到,我对于自由独立的渴望同时也是逃避,逃避与他人的接近,害怕受伤害。我在自己周围建起防御墙,这带给我 一切皆在掌控之中 的感觉。然而,约书亚的灵性深度与智慧深深地打动了我,我决定要直面自己内在的黑暗面向,不再否认心中的恐惧。

 

  我与约书亚相爱了,这永远地改变了我的人生。我全心全意地、忠诚地伴随着他,不过这种忠诚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屈从或盲从。我真切地感受到他内在那充满智慧与慈悲的宇宙火焰,我愿意为它全心全意地投入自己。为此我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因为我再也不能愚弄自己说自己是自由无束的。我是他的亲密爱人,这对我来说意味着,我与他在个人层面上紧密地连在一起,作为生活在地球实相中的女性,我深爱着他,想要照顾他,保护他远离危险。

 

  他去世后,我感觉自己也被击垮。我空虚憔悴,身心俱疲,不想再活下去。那时我不得不督促自己,让自己看到,我必须要重新建构自己的生活,而且我内在也携带着约书亚所传播的光。他所传播的爱与慈悲的能量并非他所独有,而是来自于某一充满光与智慧的宇宙源头。约书亚与这一宇宙光场有着紧密的连结,而且他也激活身边人 —— 那些对此持开放态度的人 —— 与之的连结。我必须要学着加强自己与这一光场的连结,从而不再依赖于约书亚的肉身陪伴。这一过程异常艰难沉重,因失去挚爱之人而哀痛悲伤是人们的自然反应。在地球生活中,对于生活伴侣而言,常伴左右是不可或缺的。当时,我备感孤独与绝望。尽管如此,我最终还是找回了自身的力量,并带着臣服与信任的意识觉知度过了人生的最后阶段。

 

 摘译自《两性共舞:疗愈与亲密》

© Pamela Kribbe
(译者:光之紫)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