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奥修,人怎样才能过自由的生活?

 

我的信息非常简单:过尽可能危险的生活。完全地、强烈地、热情的地生活。因为除了生活,没有其它的神。

 

尼采说,上帝已经死了。那是错的。因为从来就不曾在哪里有过上帝,那么,怎么会死呢?生命存在着,始终存在着,而且将继续存在下去,允许你 ...... 我再重复一遍:允许你自己被生命拥有。

 

这与过去所谓的宗教所告诫你的正相反,他们说:“弃俗。”我说:“快乐地生活。”

 

他们否定生活,而我则肯定生活。他们说生命是某种错误,是虚幻,他们创造了一个关于神的抽象的概念,而这个抽象概念只不过是他们头脑中的一个投射,他们崇拜那个投射。

 

这是如此的不明智,如此极端的愚蠢,它会让人觉得奇怪,竟然有成千上万的人相信如此全然的荒唐的事!真实的存在被否定,而头脑中抽象的概念却被肯定,神只是一个词,但他们却说神是真实的。

 

生命才是真实的:在你的心跳时你可以感觉到它,在你血脉中可以感到它的震颤,生命遍地都是--在花中,在河流里,在星星中。

 

但他们说这都是摩耶( maya), 都是虚幻,他们说生命是和构成梦的材料是一样的,于是他们创造了一个神。当然,由此每个人都按自己的模样创造了一个神,这样就有成千上万个神。

 

这是你的想象,你能创造一个有四个脑袋的神,你也能创造一个有一千只手的神,这是由你而定的。这是你的游戏,这些人一直在告诫 ..... 在毒化另外一些人的头脑。

 

我要对你说,生活是唯一的真理,除了生活,没有其它的神。所以你要让生命以其所有的形势、色彩、层面来拥有你。整个彩虹,所有的音符。如果你能掌握这一简单的事 .... 这样简单是因为只是放开的问题,不要去催促河流,让河流带着你进入海洋。

 

已经在发生了,你要放松,不要紧张,也不要试图精神化,不要在物质和精神之间创造任何分裂,存在是一个整体,物质和精神只是同一个硬币的两面,放松、休息、跟着河流走。

 

做一名赌徒,不要做一个商人,你将会懂得更多的神性。因为赌徒能冒险,赌徒从不精打细算,他能将他所拥有的下注,当他下了全部的赌注,然后等待着,这时,赌徒会有一种兴奋感 ..... 现在将会发生什么呢?正在这时刻窗户可能打开,也正是那一刻能够变成一个内在的蜕变。

 

做一个醉汉,醉于生命,醉于存在。不要那么严肃,严肃的人没有活力。喝生命之酒,它有那么多的诗,那么多的爱,那么多的生命源泉。你能在任何一刻拥有春天,只要你呼唤春天,那么阳光、风和雨就可走进你。

 

  就因为这个信息,那些神灵主义者反对我,因为他们认为我是在否定神。我并没有否定神。我是第一次将神带进真实的情景中,我使他活起来了。

 

我带他靠近你,比你的心更接近,因为他就是你的存在,不是分开的,不是远离的,不是存在于天空中,就是此时此地。我在力图摧毁彼时彼地的概念,我的观点是此时和此地,因为除了此地没有任何其它的空间,除了此时没有任何其它的时间。

作者:奥修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