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30

 

 

 

人们不停的拖延一切有意义的东西。明天他们会笑的,今天先赚钱……更多的金钱,更多的权力,更多的东西,更多的物品。明天他们会去爱的,今天没时间。

 

但明天永远不会来到,总有一天他们会发现自己困在了各种东西里,困在了钱上。他们已经爬到了梯子的顶端,除了跳河自杀,他们没地方可去。

 

但他们甚至不能跟别人讲,“别费尽心机来这里,这里什么也没有。”因为那会让他们看起来很蠢。

 

问题:我一直梦想着变得世界知名、有钱和成功。奥修,你能帮助我实现我的欲望吗?

 

奥修:

 

不,先生,根本不会,永远也不会,因为你的欲望是自杀。我无法帮助你自杀。我只能帮助你成长和存在,但我无法帮助你自杀,我无法帮助你白白摧毁你自己。

 

野心是毒药。如果你想成为更好的音乐家,我能帮你,但别想着变得世界知名。

 

如果你想成为一个更好的诗人,我能帮你,但别想着诺贝尔奖。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好画家,我能帮你——我帮助创造力。但创造力跟名声、名望、成功和金钱毫无关系。

 

我不是在说如果它们来了,你必须放弃它们,如果它们来了,可以,享受它们。但不要让它们成为你的动机、动力,因为当一个人试图成功时,他怎么能是一个真正的诗人?他的能量是政治化的,他如何能保持诗意?

 

如果一个人试图变得有钱,他怎么能是一个真正的画家?他的整个能量都放在了变有钱上。一个画家需要把自己所有的能量放到绘画上,绘画是此时此地。

 

钱未来可能会来——或许会来,或许不会来。那并不是必然的,它完全是意外的——成功是意外的,名望是意外的。

 

但极乐不是意外的。我能帮助你变得极乐、充满喜悦,你能绘画,变得充满喜悦。

 

无论画作变得知名与否,无论你成为一个毕加索与否,这都不是重点,但我能帮助你用一种全然的方式绘画,当你在画画时,甚至毕加索可能都嫉妒你。

 

你可以完全消失进你的绘画里,那是真正的喜悦。那些是爱与静心的片刻。那些是神性的片刻。神性的片刻是当你完全消失时——当你的界限消失,有一刻你不在了,只有神在。

 

但我无法帮助你成功。我并不反对成功,让我再次提醒你,我不是说不要成功,我并不反对它,它是好的。

 

我所说的是,不要把它变成你的动机、动力,否则你会错过绘画,你会错过诗歌,你会错过你正在唱的歌。

 

当成功来了,你只会两手空空,因为没有人能因为成功而满足。成功滋养不了你,它没有养分——成功只是空话而已。

 

有天晚上我在读一本关于萨默塞特·毛姆的书《对话威利》。那本书是萨默塞特·毛姆的侄子罗宾·毛姆写的。现在,萨默塞特·毛姆是当代最知名、最成功、最有钱的人之一,但那些回忆揭露了很多内情。聆听这些话语。

 

关于他知名、成功的叔叔萨默塞特·毛姆,罗宾·毛姆写到:

 

他肯定是在世的最有名的作家。最悲哀的是,“你知道,”他跟我说,“我很快就会离开人世,我根本不喜欢这个想法……”这是他91岁的时候说的。“我是非常老的一代,”他说,“但那并没有让我活的更容易。”

 

他有钱、世界知名,91岁时他仍然在赚钱,尽管他很多年都没写过任何书了。他书的稿酬仍然从世界各地汇过来,还有粉丝们的来信。

 

他的四部戏剧正在德国上演。他的戏剧《生命的圆圈》在英国重演了,《装聋作哑》刚被改编成一部音乐剧。

 

他最出名的小说之一《名士殉情记》很快就会被拍成电影,这又会带给他几百万美元,就像《雨》、《月亮和六便士》、《刀锋》带给他的。不幸的是,他的一切才华和成功没带给他的奖励,就是幸福。

 

他是全世界最悲哀的人。

 

“你生命中最幸福的回忆是什么?”我问他。他说,“我什么也想不到。”我环顾四周——他侄子说——客厅,他的成功让他有能力购买极为昂贵的家具、画作、艺术品。他的别墅加上漂亮的花园——坐落在地中海海边一个绝佳的位置上——值60万英镑。他有11个仆人,可他并不开心。

 

隔天他看着《圣经》,跟我说,我读到一段话,“人若赚得全世界,却赔上自己的灵魂,这有什么好处呢?”他痛苦的握紧双手又松开,说,“我必须告诉你,亲爱的罗宾,我小时候,那段话经常挂在我床对面。”

 

然后我带他去花园散步,他说,“你知道,等我死了,他们会拿走我的一切——每一颗树,整套房子,每一根家具腿。我连一张桌子都带不走。”他非常难过,全身颤抖不停。

 

他沉默了一会儿,我们经过一片橘树林,接着他说,“我一辈子都是个失败者。”我试着安慰他,“你是全世界在世的最著名的作家。难道它不意味着什么吗?”我问。“我希望自己从来没写过书,”他说。“它带给了我什么?我一辈子都是个失败者,现在改变太晚了。”他说。“太晚了。”泪水从他眼中流出来。

 

成功能带给你什么?现在,这个人,萨默塞特·毛姆,白活了。他活的很长——91年——他本可以成为一个非常非常满足的人。但如果成功能带来满足,也只有那时候,如果富有能带来满足,也只有那时候,如果一个大别墅和一堆仆人给带来满足,也只有那时候。

 

最终分析生命的话,名声和名望都毫不相关,重要的是在清算的时候,你是如何活过生命的每一刻的。

 

你喜悦吗?你有在庆祝吗?在小事情上你开心吗?洗澡、喝茶、打扫地板、再花园里漫步、画树木、跟朋友交谈,或是跟爱人静静的坐着,或是看着月亮,或者只是聆听鸟鸣——在那些片刻你开心吗?每一刻都是蜕变出光辉幸福的一刻吗?它散发着喜悦吗?那才是重要的。

 

你问我能否帮助你实现你的欲望。不,根本不会,因为那个欲望是你的敌人,它会毁了你。

 

有一天当你读到《圣经》里的那段话“人若赚得全世界,却赔上自己的灵魂,这有什么好处呢?”你会在挫败中泣不成声,然后你会说,“现在改变太晚了。已经太晚了。”

 

我哥你说,现在还不太晚,有些事情可以做:你可以从根本上完全改变你的生命。

 

我可以帮助你经历一个奇迹般的改变,但我无法给你世俗的保证。我可以保证内在世界的一切成功,我可以让你富有——跟佛陀一样富有。

 

只有诸佛是富有的,那些身边只有世俗之物的人并不真的富有——他们是穷人,自欺欺人自己富有。内心深处他们是乞丐,他们不是真正的国王。

 

佛陀来到一个城市,国王有点犹豫要不要去迎接他。他的总理说,“如果你不去迎接他,就收下我的辞呈,我无法继续服侍你。”国王说,“为什么?”这个人不可或缺,没有他国王早就完蛋了,他是自己权力的关键。

 

国王说,“为什么?为什么你这样坚持?为什么我要去迎接一个乞丐?”总理,那个老人说,“你才是个乞丐,他是个国王,这就是原因。你去迎接他,否则你不配我服侍。”

 

国王不得不去,他不情愿的去了。但等他见到佛陀后,他触摸了总理的脚,说,“你是对的,他是国王,我是乞丐。”

 

生活很奇怪。有时候国王是乞丐,乞丐是国王。不要被外表所骗。往里面看。

 

当心悸动着喜悦,它就是富有的。当心跟道,跟自然,跟生命的终极法则,跟法和谐一致,它就是富有的。当你跟整体和谐一致,心是富有的,那是唯一的富有。否则,有一天你会哭着说,“太晚了……”

 

我无法帮助你摧毁你的生命,我在这里是为了提高你的生命,我在这里是为了让你的生命丰富多彩。

 

摘自:OSHO The Sun Rises in the Evening

http://mp.weixin.qq.com/s/AeieopwJ-hHhvPZlOqWHEA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