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30

 

[你身体的疾病不是用来被打发的]

 

很多人为了让身体健康,做了许多的努力。可是,就像我刚才所说的,如果他做这些努力的本质,是建立于对疾病的恐惧及对身体的不信任,那么他所做的,其实效果很有限。因为他骨子里根本不信任身体,而身体健康的真正杀手正是那些不信任感。

 

事实上,这与禅宗的观念无异。禅宗的观念并不是要你得到更多的智慧或佛性,而是强调“人人皆有佛性”,我们要做的是见到内在的佛性。这不是做得够不够多的问题,而是一种觉察。这个原则对身体几乎也是一模一样的。

 

很多人问我:“怎么样才能让身体更健康?”我可以告诉你:“只要不扯它后腿,它自己就会健康!”因为身体拥有比我们头脑及全世界知识加起来所能达到的更多的智慧。

 

我们试着去信任它,它就会发挥本来的面目——它会健康,它会有活力,它会治疗自己,它会抵抗细菌和病毒!

所以,人应该向身体的智慧学习,而不是在一个不信任的基础上对待自己的身体。打个比方,就像我们住在地球上,阳光自然会普照大地,植物自然会进行光合作用。

 

如果人类不破坏地球,不污染它、不繁殖过多人口,大自然便能足够地供应人类的所需,“自然”会照顾它自己,我想这和身体的状态是一样的。

 

事实上,身体拥有的弹性远比我们所知的要更大。例如近视的问题,如果身体在早期假性近视的阶段,能够采取一些方法预防,或是在度数加深时,不要对眼睛的自我恢复功能没有信心而马上配戴眼镜,将“近视”固定下来,事实上不会有那么多近视的人。近视其实是一个人类集体自我催眠的现象,是一种流行。

 

我期待将来的医学能够多研究身体天生具有的弹性;例如:“为什么有些人可以在医学已经认为绝望的情况下恢复健康,这代表什么?”“如果人的身体有这样的潜能,那么潜能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医学应该多朝着这个方向去研究才对!如果某人的身体能够在癌症的末期奇迹似的恢复健康,表示什么?表示他体内一定有个强而有力的抗癌机制存在!

但为什么大多数的人没有这样的际遇呢?

 

我觉得,关键其实就是“心灵”。真正的致病因子及致癌因子是在心灵当中,身体只不过忠实的反映出心灵而已。所以,我最终的目的,是希望重建大家对身体健全性的信心。由于现代人在潜意识里已经很难信任他自己的身体,因此,我所提及的观点是从潜意识里探究,期盼将来医学的研究,是去发现“身体是如何治愈它自己的”。

 

对于现代医学,新时代观念里有一句很有趣的话:身体在这么多干扰因素、主人对它这么强烈不信任、且投以这么多的药物治疗下,竟然还能恢复健康,真是太神奇了。

 

以我个人为例,我和大家处在同一个社会环境当中,以前,每次感冒我都会发烧,而且每次在考试前或在很大的压力下,就一定要吃药、打点滴才能退烧。可是,自从接触“身体健全性”的观念后,虽然还是会生病,也会发烧,有时也会得肠胃炎,一天泻个一、二十次,可是,我开始采取一种比较温和的自我对待方式,并不直接跳到药物治疗,通常在一、两天内,疾病就会好转。

 

如果病情没有好转,我会问问自己:

 

一、应该怎样调整生活步调?是否太忙、太累,疏于照顾自己内在的需求。

 

二、有没有一些尚未面对的负面情绪或心中的郁闷?

 

三、最近跟周遭朋友有没有一些该讲清楚说明白、却没有去面对的事情?

 

四、是否“心”又关起来了,没有多爱自己及身边的人?

 

当然,我会更加信任身体,并且面对自己该面对的状态。当我把事情解决之后,身体很快就康复了。我比较不赞成西方医学只管身体及偏重药物的治疗,而赞成这种温和的、支持性的疗法,把整个身心带到更大的统一。

在治疗气喘个案的经验里,我认知到:并非细支气管的痉挛而让病人吸不到空气,那是果,不是因。在最深的根源里,其实有一种对爱的渴望或面临恐惧,发作也许代表一种呼救吧!此时,身体也许更需要的是情感上的安全以及爱的滋润。

 

疾病的发生,会让我常常去做更深的思考,找到更深的心理根源,而不是很简单的用药物来打发身体。身体的疾病不是用来被打发的,这是我很强调的观念,跟传统的理解不一样。所以我常讲,不是身体的问题,身体只不过是发出讯息来反映心灵的状态而已。

 

我不否定任何外在医疗、药物、食疗对身体的助益,这些都是用来协助甚至加强身体的自疗系统的。然而,目前的社会观念刚好相反。身体的自疗系统根本没人理会,大家都迳靠外在系统,难怪人们越来越不健康。其实,吃维他命C、吃营养品,也是为了提醒我们去做营养上的调整,但不应光靠外来食物主导我们的健康。

 

 

摘自 | 许添盛著作《绝处逢生》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