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7

 

问题:

 

  当我们看到非常美丽、非常真诚的年轻人放弃一切去追随那些有害的、虚伪的、所谓的救世主——他们只是利用这些信徒获取自身的物质与权力,我们应该作何感受呢?

 

  我想到一个叫穆恩的人,他的拥护者日益增多。他在西方也树立了越来越多的敌人,那些人激烈地批判他和他的方法。但他可怜而盲目的信徒们把这种迫害视为他就是新耶稣的证据。

 

奥修回答: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现象,你必须非常敏锐。首先——这不关你的事。如果有人追随穆恩或穆克塔南达,这跟你没有关系。你应该对此没有任何态度,因为你凭什么判断呢?穆恩是对的还是错的,你要怎么判断呢?而且你为什么要判断?你并没有追随他。你应该置身事外。因为从外在进行判断是不可能的。

 

  同样的说法也用来实实在在地攻击过耶稣。那些反对耶稣的人,他们对人们也是说同样的话:「你们为什么要跟随这个人?他是个假先知。」犹太人就是这样攻击耶稣的。他们仍然在说——也许嗓门不大,因为几百年来他们一直受打压、被排挤,但他们还在说。由谁来判断呢?要怎么判断呢?

 

  同样的人也在攻击我——你们追随我。人们会说你们落到一个危险人物的手里。他给你们洗脑,他毁掉你们的生活,你们被催眠了,以及有的没有的。

 

  所以首先,完全不要关心这些事情。不要浪费你的时间。如果有人跟着穆恩感觉不错,进行判断的是他的事情。你说:「真诚的、美丽的人……」如果他们确实是真诚的,他们迟早会明白这个先知是假的。如果他们的真心都无法揭露出他们先知的虚假,谁又能去揭露呢?所以让他们全心全意地去。如果他们跟了一个错误的人,他们早晚会意识到。如果他们没有意识到,那也是他们去选择。

 

  事实上,你越批判穆恩和其他人,你就越是无法让他们的信徒自己看到。你批判得越多,他们的防卫就越强。

 

  逻辑是一把双刃剑。当你开始猛烈地攻击,穆恩就说:「看吧,同样的事情过去发生在耶稣身上,现在它发生在我身上。人们反对我。伟大的先知总是受到人们的攻击。」你攻击他就是证明他确实重要,你给予他过度的重视。

 

  如果犹太人对耶稣不屑一顾,也许根本不会有基督教徒。我不是在说耶稣的好坏,我是说不会有任何基督教徒。但对他的强烈攻击在他的信徒心中制造出一种防卫性的态度。他们开始抗争、争辩。

 

  保持中立。如果你无法欢庆,至少做一件事情——保持中立。如果你可以欢庆,那是很好的。

 

  追随穆恩的人至少在探索——也许是错误的方向,也许——但也是在探索。这比那些丝毫不探索的人好多了。欢庆他们。和一个错误的人前行,但也是在前行。在黑暗中摸索,虽然远离入口,但也是在摸索。这比那些坐在黑暗中,根本不去摸索的人要好。这比基督教徒、印度教徒、回教徒、耆那教徒、佛教徒好多了,他们只是坐着发呆。他们的探索已经停止,他们认为他们已经找到了。

 

  你只是出生为一个基督教徒。基督教徒并不是你的选择——那只是出生造成的偶然。你只是出生为一个印度教徒。有人试图自己去探索,这是更好的。这有风险,不过整个生命都是危险的。

 

  与其成为一个死去基督的信徒,不如成为一个活着穆恩的信徒。我没有说他是不是正确的——他也许是错误的——但至少那个人有勇气去追随、去选择。如果他选错了,迟早他自己的经验会证明这一点——他选错了。但那些只是坐在黑暗中的人,他们永远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真正有麻烦的就是这些人。

 

  你认为自己理所当然是一个基督教徒。你怎么可能是一个基督教徒呢?耶稣在世时只有几个基督教徒拥护他。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最大的危险就是这一点:没有办法判断他们是否跟对了人——那是他们最大的风险。如果他们跟着旧教会,如果他们保持是犹太教徒,那就没有风险。传统事物是确定的。许多世纪以来,一切都是固定的,所有的教义都是确定的。

 

  这些人开始自己去寻找,他们试图打开自己的眼睛。我并不关心耶稣是不是正确的,但我说这些人是更有活力的人。

 

  是的,即使去追随穆克塔南达也是好的。如果你是一个真心的求道者,穆克塔南达和穆恩又能欺骗你多久呢?你们的真心是你们唯一的保护,没有别的保护。继续前进——一个人必须摸索很久,在找到正确的门之前,一个人必须敲很多门。没有别的方式。

 

  所以不要评判。没有必要,这不关你的事。如果你想追随穆恩,那你就要想清楚。别人在追随,就让他们去思考。为什么你要夺走他们的责任?为什么你要干涉别人?如果有人决定追随一个白痴,那是他的选择——他有追随白痴的自由。受到强迫,即使你追随世界上最有智慧的人,追随一个佛,那也是丑陋的,因为它扼杀了你的自由。出于自己的选择,即使你去追随一个白痴,那也是美丽的。

 

  我强调的是你们的自由。那些反对穆恩的人为什么反对呢?原因和那些反对耶稣的人是一样的——因为如果穆恩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基督教徒就会逐渐消失。他们会变成「穆恩教徒」。

 

  这些人反对巴克提维丹达、奎师那知觉运动的领袖,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人变成印度教徒。基督教徒正在消失。这些人反对马赫西瑜珈尊者,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放弃基督教的祷告,开始练习超觉静坐。同样的情况到处都在发生。

 

  这里的人反对我,因为如果你跟我在一起,慢慢地你就不再是拜火教徒,不再是印度教徒,不再是基督教徒——你会变成纯粹的人类,变成一个单纯的人,没有归属。

 

  那些有归属的人,他们怎么可能坐视不理呢?他们感到焦虑,他们的机构正在削弱。他们会使用各种方法。但我要建议他们,如果他们真的不希望有人来找我,他们应该保持漠不关心。

 

  他们越反对我,他们就让我越重要。他们的抵触情绪帮助很多人变得对我感兴趣。对他们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理睬我,保持中立。让人们自己来发现。如果他们发现比起旧教会、寺庙、清真寺,跟我在一起更有滋养,那就让他们选择。如果他们和我在一起找不到任何滋养,他们就会离开,继续去寻找。

 

  但如果人们反对我,你们就开始防卫。你们变得固执己见,处于一种争论的心态。你们必须证明你们的师父是正确的,而且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真正的大师。即使有时你看到我身上的缺陷、错误、过失,你也会忽略它们。在你师父的生命中怎么能有任何错误与缺陷呢? ——不可能。你不断地掩盖,慢慢地你几乎受制于那些反对我的人。他们攻击我,你就要维护我。在某种意义上,他们是在帮助我。

 

  这是我的建议:不用担心——这个世界很辽阔,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都应该自由地去选择。如果有人觉得追随穆恩有收获——穆恩也许是不对的,就我所知他是不对的——尽管如此,如果有人追随他,我也不会去干扰那个人。这是我的立场——他是不对的。但即使他是不对的,某个人也可以因他而受益。生命非常神秘——你也通过错误来学习。

 

  我认识许多穆克塔南达之类的人,他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予。穆克塔南达能成为一代宗师是个奇迹。但如果有人在追随穆克塔南达,我不会说不要去追随他。我会说一头栽进去。因为那是唯一的方法,去发现、去弄明白。我会说:「闭着眼睛一头栽进去,也许这就是你生命的成长方式。」它没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要这么担心呢?

 

  一个人在白痴身上学到的东西跟智者一样多,一个人从伪大师身上学到的东西和真大师一样多。他们是一体两面。事实上,你得到的是你应得的。有一些人和穆克塔南达就是匹配。有什么办法呢?他们通过许多世的努力换来了穆克塔南达,生生世世的业力让他们收获了穆克塔南达。我们凭什么去阻止他们呢?何必呢?这是他们应得的,这是他们的成长,他们必须经历它。

 

  有人说:「这样就行。只要一句咒语——你早晚各念二十分钟,就会达成圆满的喜乐。」他提供的东西非常廉价——你们称为超觉静坐或什么的,随你喜欢—如果他要收一百美元有什么问题吗?而你却说这个人在剥削。他没有剥削你的天真,天真不可能被剥削。一个天真的人会了解——「这怎么可能?只要早晚各念二十分钟『南无,南无,南无』,你就成道啦?」

 

  如果你没有理智,即使他索价一百美元,他也只是在配合你的逻辑。你付了一百美元,然后你就认为他在剥削你!理智一点!

 

  除非你愿意被剥削,否则没有人可以剥削你;除非你愿意上当受骗,否则没有人可以欺骗你。这是你的责任,所以要警觉,要理智。不要当个白痴,否则一定有人会成为你的上师。那时就不要不停地哭喊,大吵大闹说你被剥削了。那是你希望付出很少代价就能达成涅槃。

 

  永远记住——你受到束缚是因为你希望成为奴隶。你不能保持自由,所以你落入某种束缚。但这是因为你,否则没有人可以囚禁你。你害怕自由,你害怕成长,你害怕面对真实的生活。

 

  让他们去。帮助他们去那里。告诉他们进行到底。他们的真心,他们的寻求如果是真实的,他们就会出来,他们出来时会更成熟,不再那么幼稚。他们出来时会更有经验。放心。如果一个人真的是在寻求,千万不要阻拦他。让他去。只有一种学习方式,那就是通过经验,没有别的方法。如果你认为他可能会迷失,那他就是应该迷失,那是他现在所需要的。

 

  没有任何发生的事情不是你应得的。不管发生什么,你都是活该。除非你需要被剥削,否则没有人可以剥削你。除非你愿意成为奴隶,除非你害怕自由,否则没有人可以奴役你。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你不追求、不渴望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所以这是你的生命,这是你的自由。

 

  对我而言,门徒意味着不严肃地对待生活——把它当成游戏。赛马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如果你享受,那就很好,没有什么问题。

 

  所以不管一个人追随什么人,记住,那也许是他的需要。让他去,帮助他,至少他正在试图寻找某些东西。我们可以盼望他有一天会找到一个地方,在那里他可以鞠躬,他可以臣服,他不会被利用。

 

  当然,如果你开始争论,人们就变得防卫。这只是自我的一部分,门徒要维护师父。如果有人说攻击我的话,你会觉得那是在攻击你。这是自然的,因为你属于我,我属于你。如果有人说我不好,你感到受伤,你就开始辩护。如果他进一步批判,你就进一步辩护,结果双方都变得虚假。

 

  人类的愚蠢是无限的,古往今来人类的生活方式非常的无知、愚蠢、缺乏聪明才智,以至于它看上去是自然的。没有人明白物质的运作方式。科学还不能完全了解物质的运作机制,但基本原理已经知道了。物质是怎么运作的? ——它们通过信念起作用。没有人在做功,没有人做任何事情,都是你自己的信念。

 

  只要观察你的头脑是怎么运作的:你的头脑如何倾向于迷信,倾向于自大,倾向于防卫、合理化。只要观察它。真正的运作是在你的头脑内部完成的。

 

  不要操心穆恩和其他人,你只要关心自己的头脑,慢慢地清晰就会来到你身上。理解头脑的机制,一个人就卸除那种机制。变得觉知,一个人就超越了头脑,那种超越头脑的境界就是自由的境界。然后你就不可能被剥削,没有人可以强迫你进入任何牢笼。没有人可以欺骗你、愚弄你。

摘自《四十二章经》    

 

SOURCE: http://mp.weixin.qq.com/s/Bj2PLqYxUGucx9ZfEC4vzg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