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 2017-08-10 10:42

 
杜利莎草纸
(Tulli Papyrus)被很多人相信是古代最好的飞碟目击报告,但因为某些原因,历史学家一直质疑它的真实性。就像其他许许多多古代文件一样,它讲述着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一个可能会改变我们看待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方式的故事。

 

人们相信,这份其实根本不是莎草纸的古老文本,提供了地球上对于飞碟的最早报告。杜利「莎草纸」是一份古埃及文件转译后的译名。

 

1502332821519543.jpg

 

根据它,公元前大约1480年的某日,在法老杜特谟瑟三世 (ThutmoseIII)统治下的埃及,出现了大量幽浮目击报告。这天被当成有着重大意义的事件记载在历史上,这一天无法解释的事情发生了。

 

在进入到这个主题之前,先来看一下这份文本的翻译,翻译者是R. Cedric Leonard

 

「在第二十二年,冬季的第三个月,这天的第六小时 […]

 

在生命院的抄写员之间,发现一个奇怪的火焰碟状物从天而降。它没有头,嘴巴里发出难闻的气味,它的身体有一条杆那么长,一条杆那么宽,无声地往法老陛下的王宫而去。」

 

「他们的心因着它不安,他们全都俯卧在地上。他们去法老那儿,向他报告。陛下下令咨询生命院的经典。陛下冥思着正在发生的这一切事件。」

 

1502332822257688.png

 

「几天过去后,它们在空中变得更多。它们在天上发出比太阳还亮的光,一直延伸到天际的四根支柱。这些火焰碟状物的地位强大。」

 

「国王的军队监视着,而陛下就在他们中间。晚饭之后,碟状物飞得更高,往南方而去。鱼和其他挥发物从天空像大雨般降下来,这是这个国家建立以来从未见过的奇观。」

 

「陛下命令焚香,以便安抚两地之神Amun-Re,同时命令将这个事件为陛下记载于生命院的年鉴上,永志不忘。」

 

这个不可思议的历史事件被描绘成是有众多神秘的飞碟现身,安静无声,却又像太阳般发亮。而这些另一世界来的访客在离去时,天空还下起了鱼来。

 

这篇文件并没有提到是否古埃及人有跟这些访客实际接触,但这仍然是历史上重要的一天,不管对古埃及人还是全人类,都是如此。

 

必须说明的是,古代埃及人不太可能把这些火焰碟子跟某种天文或气候现象混淆。古埃及人在公元1500年之前就已经是出色又有经验的天文学家,这意味着他们对天文现象的描写绝对会不一样。

 

而且这些火碟被描述成在天空改变方向,而且显然滞留在埃及天空,并不像陨石或流星般坠下来。

 

1502332822283561.jpg

 

要了解这个故事,我们必须再仔细审视这份文本,但不幸的是,原始的莎草纸已经不翼而飞。研究者Samuel Rosenberg曾向位在教廷的梵谛岗博物馆

 

(Vatican Museum) 提出检视这份珍贵文的要求,却只得到这样的答复:「杜利莎草纸不是本博物馆的典藏,它已消失得不知所踪。」

 

有没有可能它还静静地躺在梵谛岗博物馆的某个秘密档案库里,因为某种目的而从世人眼前被消失?如果是,为什么?

 

如果杜利莎草纸记载的是真的,那么会不会真如古代外星访客理论家相信的那样,这些幽浮上的另个世界的访客影响了古埃及文明呢?

 本文轉載自:觉醒字幕组

http://www.awaker.cn/news/detail_107176.html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