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8

 

 

你问:为什么父母对孩子这么残忍?让他们(父母)负责有意义吗?

 

不,我不是在说让父母负责有什么意义,因为他们也因为自己的父母而受苦,等等……理解是需要的。找人顶罪没用。你不能说,“我完蛋了,因为我父母把我毁了——我能怎么办?”我知道,父母很有破坏性,但是如果你保持警觉和觉知,你就能摆脱他们强加和编制到你身上的模式。

 

你总是能够摆脱设在你身边的各种陷阱!你的自由可能一直被囚禁,但自由是固有的,它无法被彻底摧毁。它总是在,你能再找到它。或许有些困难、费力、艰辛,但并非不可能。

 

把责任丢给别人没有意义,因为那让你不负责任。那就是弗洛伊德流派的精神分析师一直对人们做的,那就是它的害处。

 

你去找精神分析师,他让你感觉棒极了,他说,“你能怎么办?你的父母就是这样子——你妈是这样,你爹是这样,他们抚养你的方式是错的。这就是为什么你一直受苦于这些问题。”你感觉很好——现在你不再为之负责了。

 

基督教让你负责了两千年,让你感到内疚,让你觉得你是个罪人。现在精神分析师跑到了另一极端:它说你不是罪人,你不需要感到内疚,你完全没问题。把所有的内疚都忘了,把所有的罪都忘了。责任在别人!

 

通过制造内疚的想法,基督教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现在精神分析师从另一极端在害人,通过制造不负责任的想法。

 

你必须记住:父母做了什么事,因为他们被教导这样做——他们的父母一直在这样教他们。他们也是被父母养大的,他们并不是直接来自天堂。所以把责任丢回去有什么意义?那样做没用,它没办法解决任何问题。它只能帮助你卸下内疚的负担。

 

那是好的,那是好的部分,精神分析有益的部分是,它帮助你卸下内疚的负担。它有害的部分它,它把你扔在那里,它不让你为之负责。

 

内疚是一回事,负责是另一回事。我教导你负责。对于责任,我指的是什么意思?你不对你的父母负责,你不对任何神或上帝负责,你不对任何牧师负责——你对你内在的存有负责。

 

责任就是自由!责任是“我必须亲手驾驭我的生命。够了!我的父母一直在伤害我——能做什么他们都做了:好的坏的,他们都做了。现在我已经成熟。我应该掌握一切,开始过从我内在升起的生活方式。我应该把自己的全部能量贡献给我现在的生命。”你马上就会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你内在涌现。

 

内疚让你感到虚弱无力:责任让你感到强而有力。责任赋予你的心灵以自信、信任。

 

那就是门徒的含义。门徒想要你摆脱基督教、印度教、耆那教、伊斯兰教,门徒想要你摆脱弗洛伊德精神分析,还有其他类似的东西。

 

门徒想要你真诚的过你自己的生活,根据你内心深处的声音,而不是根据别人的想法和声音。不是根据《圣经》或根据《可兰经》。

 

如果上帝在《可兰经》里说了什么,那是说给穆罕默德的,而不是你。那是上帝跟穆罕默德之间的对话,而不是跟你。你必须找到你自己跟上帝之间的对话。你必须找到你自己的《可兰经》!

 

如果耶稣说了那些美丽的话语,它们是发生在他和整体之间的对话。现在别不停的重复它们。它们对你来说没有意义。

 

它们没有诞生于你,它们不是你的一部分!它们就像塑料花:你可以弄一支塑料花,把它插在玫瑰花丛里,是的,它们看起来像真的——但它跟从玫瑰花丛里长出来的玫瑰花不一样。

 

你可以骗人。那些不知道的人可能会被骗到。他们可能看到这么多漂亮的花开在玫瑰花丛里,而它们都是塑料花。但你骗不了花丛,你骗不了自己。

 

你可以继续重复耶稣的话,但那些话不是上帝发给你的,它们不针对你。你在读一封寄给别人的信!这是违法的,你不应该打开信封。你应该探寻,找到你自己跟整体的关系。

 

那份关系我称为责任。回应意味着连接的自发力。回应意味着根据你自己的心,而不是根据别人来应对生活中各种情形的能力。当你开始这样觉得,你就变成了一个个体。接着你靠你自己。

 

记住,如果你靠自己,只有这样有一天你才能不用双脚走路,不用翅膀飞翔。不然不可能。

 

你问:一个人如何能避免同样的错误?

 

只要试着去理解那些错误。如果你能看到那个点,他们为什么会犯这些错误,你就不会犯它们。看到真相,本身就是蜕变。真相带来解脱。

 

只要看到那个点——为什么你的父母摧毁了你。他们的愿望是好的,但他们的觉知不是好的,他们不是有觉知的人。当然,他们想要你开心幸福,他们想要你幸福一辈子。那就是为什么他们想你成为一个有钱人,一个受人尊敬的人,那就是为什么他们抑制住你的欲望,斩断你的欲望,塑造你,制约你,雕琢你,给你一个性格,压抑你很多东西,强加给你很多东西。

 

能做的他们全做了。他们的愿望是对的:他们想要你开心幸福,虽然他们意识不到自己在干什么,虽然他们自己也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开心/幸福。他们是不开心、没有觉知的人。

 

他们的愿望是好的,不要对他们生气。他们做了所有自己能做的。对他们感到惋惜,但永远不要对他们生气。不要对他们大发雷霆!他们是无助的。他们陷在了陷阱里。

 

他们从来不知道何为幸福,但他们有一些想法,一个开心的人是个有钱人。他们一辈子都为之努力,他们把一辈子都浪费在赚钱上,但他们那愚蠢的想法一直没变:钱会带来幸福。

 

他们也试着毒害你的存有。他们并不想毒害你,他们想的是他们在给你喂灵丹妙药。他们的梦想是好的,他们的愿望是好的,但他们是不开心和没有觉知的人——那就是为什么他们伤害了你。

 

现在保持觉知。探寻幸福,探索如何保持开心。静心,祈祷,爱。热情的、淋漓尽致的生活!如果你知道了开心/幸福,你就不会对任何人残忍——你做不到。如果你品尝到了生命,你就永远不会破坏别人。你怎么能破坏自己的孩子?你根本无法破坏任何人。

 

如果你知道了觉知,那就够了。你不需要问“一个人如何避免犯同样的错误?”如果你不开心、没有觉知,你就无法避免犯同样的错误——你会犯同样的错误!你注定会,你一定会犯同样的错误。

 

所以我没办法给你如何避免的线索——我只能给你一个洞见。那个洞见就是:你的父母不开心,请你保持开心。你的父母没有觉知,你保持觉知。那两件事——觉知和开心/幸福——并不真是两回事,它们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

 

开始保持觉知,你就会开心!一个开心的人是一个非暴力之人。

 

始终记得:孩子不是成人,你不应该指望他们像成人一样。他们是孩子!他们有着完全不同的视角,不同的观点。你不应该开始把成人的态度强加到孩子身上。

 

允许他们做孩子,因为他们的童年只有一次,一旦丧失了童年,每个人都会对童年念念不忘,每个人都觉得那些日子犹如天堂一般。不要打扰他们。

 

有时候你会难以接受孩子的视角,因为你自己丧失了童年!一个孩子正视图爬树,你会做什么?你马上害怕起来,他可能会掉下来,他可能会摔断腿,或者什么东西会出错。

 

出于恐惧,你冲过去阻拦孩子。如果你知道爬树是多么令人开心的一件事,你就会帮助孩子,让他学习怎么爬树!你会把他带到一所教如何爬树的学校。你不会阻拦他。你的害怕是好的——它透露出你的爱,孩子可能会掉下来,但阻止孩子爬树,你这是在阻止他成长。

 

爬树这件事上有些很关键的东西。如果一个孩子从来没有爬过,他在某些方面就很穷,他一辈子都会错过某些富有。你让他缺少了某些美妙的东西,要知道它没有其他办法。随后对他来说爬树会变得更加困难,它看起来会很蠢、幼稚、荒谬。

 

让他爬树。如果你害怕,就帮助他,去教他。你也跟他一起爬!帮助他学习,好让他不会掉下来。偶尔从树上掉下来也不坏。与其让他一辈子都缺少某些东西……

 

孩子想跑到外面雨里,想在雨中乱跑,你怕他会感冒,得肺炎或其它疾病,你的害怕是对的!那就做点什么,好让他能抵抗感冒。带他去看医生,问医生他该吃什么维生素,这样他就能在雨里跑,享受和舞蹈,而不用担心他会感冒或得肺炎。

 

但不要阻止他。下雨的时候在街上舞蹈是这么的令人开心!错过它,你就错过了一些非常珍贵的东西。

 

如果你知道开心幸福,如果你有觉知,你就能够对孩子感同身受。

 

一个孩子在跳、舞蹈、喊叫、尖叫,你在看报纸,你那愚蠢透顶的报纸。你知道报纸上有什么内容——内容始终一样。但你感到被打扰了。你的报纸上啥也没有,但你觉得被打扰了。你阻止孩子:“别叫!别打扰爸爸!爸爸在处理非常重要的事情——看报纸。”你阻止了跑的能量,那个流动——你阻止了能量的洋溢,你阻碍了生命。你在施暴。

 

我并不是说,你必须始终允许孩子打扰你。但100次里有90次你是毫无必要的被打扰的。如果那90次你不打扰他,孩子会理解。当你理解孩子,孩子也会理解你——孩子回应能力非常非常的强。当孩子看到他从未被制止,那么一旦你说,“我在处理事情,请……”孩子会知道,这不是来自于一个经常盯着孩子凶他的父母。它来自于一个什么都允许的父母。

 

孩子有不同的视角。

 

“现在,我想要安静,”老师说,“安静到你能听到针掉到地上的声音。”

 

一股很深的宁静降临到教室里。大约2分钟后,一个很痛苦的声音从后面喊到,“上帝啊,快让它掉!”

 

今天是小男孩上学的第一天,他妈妈一离开他,他就哭了起来。老师和校长做什么都不管用,他哭个不停,直到最终,午餐之前,老师恼怒至极的说,“天啊,让这小子闭嘴!现在该吃午饭了,再过几个小时你就会回家,你会再见到你妈妈。

 

小男孩立马不哭了,“会吗?”他说,“我以为我得在这里呆到16岁。”

 

他们有自己的视角,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方式。试着去理解他们。一个有同理心的人总是发现他跟孩子之间有着很深的和谐。是愚蠢、无意识、没有同理心的人,他们总是活在自己的想法里,从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孩子带给世界新鲜活力。孩子是意识的新版本。孩子是神性进入生命的崭新入口。尊重他们,理解他们。

 

如果你开心和警觉,就不需要担心如何避免犯同样的错误——你不会犯。但这样的话你就必须跟你的父母截然不同。意识/觉知会带来那个不同。

摘自: OSHO Walk Without Feet, Fly Without Wings

https://mp.weixin.qq.com/s/Cp77n3jwDbg3sdTEdjUaFA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