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 2017-08-07 13:22

 

 

电影「超异能部队」吗?它的英文原片名叫做「 The Men Who Stare at Goats 」,意思是「瞪羊的人」。 为什么要瞪羊?这跟盯着一根汤匙并试图把它弄弯是同一回事。如果一个人可以把羊瞪到暴毙,合理的推论是一名美军也可以把敌人瞪到断气。

 

有些人可能以为这是一部反战的荒谬喜剧,但它的剧情不是瞎掰来的,冷战时期的美国确实做过「超能力研究」,因为人家邪恶的苏联早就投入心灵研究的领域,这让美国很担心自己会输在起跑点上。总之,经过一番努力,有些研究在冷战结束四年后的 1995 年终于开始解密。(视频在下面)

 

当时受到美国政府大力资助的,是史丹福研究所( SRI )的两位雷射物理学家罗素.塔格( Russell Targ )、哈罗德.普索夫( Harold Puthoff ),以及前核子物理学家爱德恩.梅( Edwin C. May )。他们的研究主题虽然不是如何用眼神和念力瞪死一头羊,但也算是相差不远的「遥视」。

 

所谓「遥视」( remote viewing ),指的是能看到远方的东西或被隐藏起来的东西的超凡能力。如果从小就有这种能力,相信大家都会把它用来偷看期末考题或是老师的内裤吧!但有生意头脑的人,会把这种能力用在探戡石油、寻找矿床和海底宝藏上,军方则自然想借此得知敌人的军备与藏身之处。

 

据统计,有五分之一的总人口声称他们有过类似遥视的经验。遥视至少分为两种:

 

   一种是影像会瞬间主动出现,或在全神贯注时逐渐成形;

 

   另一种则隶属「出体经验」( OBEs )的范畴,也就是意识不再受制于身体;他们可能会看到远方的东西,或从头部不允许的角度去观看事物,例如从天花板俯瞰整个房间。

 

f.jpg

 

SRI 与灵媒合作的研究大部份都在「法拉第笼」( Faraday Cage )内进行。 研究人员假设心灵能力可能与电磁传输有关,所以他们想试试看这种能阻止电磁辐射的笼子,是否会削弱心灵感应和遥视能力。出乎意料的是,法拉第笼反而增加了灵媒的能力,后来的研究成果证实,当地球的电磁活动最低时,心灵能力最为强大,这可能是因为大脑的电活动在周遭电磁杂讯较小时会变得更有条理。

 

pat.jpg

左为Ingo Swann,右为Pat Price

 

 普莱斯习惯舒舒服服地坐在椅子上,然后闭起眼睛。 经过短暂的沉默,他会描述他看到的画面。 1974 年,美国发生一起十九岁的报业女继承人派翠西亚.赫斯特( Patricia Hearst )被共生解放军( Symbionese Liberation Army )挟持的事件。普莱斯造访了绑架案发生的现场,并要求检视当地已逃跑或刚出狱者的脸部档案照。在四十张档案照中,普莱斯正确地指认出唐纳.德芙利兹( Donald DeFreeze )是其中一名绑架者。他随后又「看见」德芙利兹弃车逃逸的场景。他详细地描述了那辆车与它的位置,车子没多久就被寻获。

 

SRI 则要求史旺描述藏在另一个房间的信封内的照片。但史旺觉得这个实验很无聊,他说服 SRI 的科学家们他可以做更多事情,例如在不需要现场观察者的情况下,观看世界各地的偏远地区。他向情报单位证明了这项技巧,于是研究人员轻易地获得资金,因为这正是军方最感兴趣的能力。

 

史旺和普莱斯可以在没有观察者告知经、纬度或地址的情况下,精确地描述出遥远的地点。在一项实验中,普莱斯只知道经、纬度,便速写出苏联位于西伯利亚塞米巴拉金斯克( Semipalatinsk )的秘密原子弹实验室,后来卫星摄影证实了该实验室的外部结构。但由于普莱斯的描述太过精确,美国国会一度认为他的能力若遭到利用有可能会危害国家安全,因此下令展开正式调查,还好结论还了他清白。

 

最惊人的是,普莱斯描述苏联试图用厚金属块组装一个直径六十英呎的球体,他看见金属在焊接过程中逐渐变形。由于这个建造行动发生在塞米巴拉金斯克的实验室建筑物内,当时无法证实。多年后《航空周刊》( Aviation Week )报导了这个计划:当时苏联试图以厚重的钢件打造一颗直径五十七点八英呎的金属球,用来捕捉并储存核能驱动的炸药能量,但后来宣告失败。

 

研究人员想知道遥视是否有距离上的极限。为了找出答案, 1973 年,他们要求史旺在美国太空总署的先锋十号飞越木星之前,画出木星的样子。史旺速写出一个环绕木星的环状物,在此之前,太空总署一直认为木星环是个错误的假设。

 

SRI 最杰出的遥视者首推乔.麦克蒙尼格( Joe McMoneagle )。 他驻扎在德国时曾有一次濒死经验,他以俯视的角度看见自己的尸体躺在人行道上,从此他的心灵能力就变强了。这类故事并不罕见,许多灵媒声称他们的能力始于濒死经验,这意味着濒死经验能永远打破意识领域的壁垒。

 

麦克蒙尼格写过几本书,其中一本是《心灵之旅:透过遥视探索意识与时空》( Mind Trek: Exploring Consciousness, Time, and Space Through Remote Viewing ),另一本是《遥视的秘密:一本手册》( Remote Viewing Secrets: A Handbook ),而他在 SRI 实验中所画的图则被收录在《心智的奇迹》( Miracles of Mind )这本书里。

 

他最准确的实验结果是,他画出了 CIA 特务在旧金山一带的藏身处。一开始特务们待在距离 SRI 有一百英哩之遥的劳伦斯利弗莫尔实验室( Lawrence Livermore Laboratory ),麦克蒙尼格画出了实验室的建筑结构,而当这班人将利弗莫尔谷山麓风车农场( Livermore Valley Foothills Windmill Farm )当做下一个目的地时,他则以几乎百分之百的准确度画出了山丘与风车的结构。

 

塔格和普索夫最初的实验缺乏对照组,照理他们也要找一些没有心灵能力的人来做实验才对。可是当他们真的找了一些「普通人」来当对照组时,竟意外发现他们当中有许多人展现出不寻常心灵能力,而其中一位就是专业摄影师海拉.哈米德( Hella Hammid )。

 

在一套实验中, SRI 会从十个密封罐中随机挑选一个,然后摆在实验室对街的公园里。他们要求哈米德描述装在这个三十五毫米铝制底片罐里的内容物。某次,哈米德画了一张图,并口头描述她看到罐子里装有一个线轴和一根大头针;另一次,她说罐子装有一片卷起来的叶子;还有一次,她说罐子里装有灰白色的羽毛,准确率十分惊人。

 

普林斯顿大学的心理学家布兰达.邓恩( Brenda Dunne )和工学院的荣誉院长罗伯特.杨恩( Robert Jahn )在廿五年间也进行过四百一十一次遥视实验。与塔格和普索夫一样,他们发现目标与观看者之间的距离并不重要。然而,由于受测者渐渐对实验感到无聊,因此准确性也就越来越低。科学要求再现性,而心灵能力在具创造力的人身上较为常见,逼他们在实验室里进行例行的重复性工作,很可能会抑制他们的心灵能力。因此,最具戏剧性的结果往往还是自发性的。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心理学家查尔斯.塔特( Charles Tart )则进行过一项关于遥视与出体经验的著名研究。他的研究对象 Z 小姐自称每周都有数次出体经验,而且她能读取在她视线以外的五位数字。她说她的意识离开身体,达到可以从上面读取那些数字的必要高度。由于塔特知道那些数字,因此 Z 小姐有可能透过心电感应得知答案,但她的描述符合遥视中的出体经验类型。

 

过去二十年来,美国情报单位持续资助这类型的研究,冷战结束后 SRI 的研究仍持续了至少四年。他们得出的结论是:

 

一,遥视的精确度和清晰度似乎不受距离影响,这对任何信号而言都十分不寻常,因为电磁信号会随着距离而减弱。再者,灵媒在法拉第笼内也不可能像电视或手机一样接收电磁信号。

 

二,当灵媒知道标的物可能是什么时,研究结果较不准确,因为大脑的分析能力会对结果造成不利的影响,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善于分析的人通常较少有心灵体验。史旺和麦克蒙尼格在描述遥视过程时证实了这一点。

 

他们表示遥大概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一,他们会感觉到肌肉的运动,并看到支离破碎的影像。

 

二,他们开始感觉到关于标的物的基本情绪与审美感受,例如恐惧、孤独或美感。

 

三,他们会感知到标的物的物理特征,例如尺寸、形状与重量。最后,标的物的功能或用途会变得更加清晰。前两个阶段涉及与做梦有关的大脑部位,即感觉和情绪处理系统;后两个阶段则涉及理解与分析讯息的大脑部位。

 

由于许多 SRI 的「对照组」在实验过程中出现了遥视能力,因此另一个结论是,它可能是我们每个人都有的潜在能力。想发展这种能力,一个人必须放下善于分析的头脑,如此心灵能力的执行才会变得更加完美。听起来就是要减少左脑的运作,并增强右脑的直觉力。

 

讲到直觉极强的遥视者,不能不提及「沉睡的先知」爱德格.凯西( Edgar Cayce 1877-1943 )。凯西的家人是烟农,他祖父也有通灵能力。就像许多灵媒的能力出现在脑部受伤之后,凯西也有过类似的意外。三岁时,他从围篱的柱子摔到一块告示板上,板上突出的钉子不仅刺破了他的头颅,还插进了他的大脑,但他不仅幸免于难,还因此获得可以自行诱发的遥视能力。

 

「艾德加凱西」的圖片搜尋結果

 

 

  1901 年起,凯西单凭客户的姓名和地址便进行了超过一万四千次遥视解读。在这些解读中,有九千四百多次与医疗诊断和治疗建议相关。 1910 年凯西的故事被《纽约时报》披露,这使他的后续访客包括:威尔逊总统、亨利.华莱士( Henry Wallace )、尼古拉.特斯拉( Nikola Tesla )、爱迪生,以及许多实业家、银行家和医生。心理学家吉娜.舍明那拉( Gina Cerminara )花了一年的时间研究他的解读记录,并在《灵魂转生的奥秘》( Many Mansions )一书中写下她的结论。她发现许多解读极为精确,而客户在遵循凯西的建议后都有所改善。觉醒字幕组

 

凯西被认为是「整体医学之父」,尽管传统的西方医师认为他推崇的大肠水疗是骗术,但仍有数百万人追随并肯定凯西的建议。此外,凯西也提倡多吃杏仁,而杏仁有益健康的效用已经获得医学界证实。

 

和凯西一样,疾病直觉者( medical intuitives )能在未经测试或面谈的情况下,透过心灵诊断出患者的疾病,不过他们通常没有其他的心灵能力。相形之下,凯西后来却进入更神秘难解且备受争议的领域,例如解读前世与古老文明。值得一提的是,凯西是在深层的出神状态中做出医学诊断,但绝大多数的疾病直觉者并不以这种方式工作。

 

1980 年代,内科医师诺曼.谢利( Norman Shealy )曾与疾病直觉者卡洛琳.密丝( Caroline Myss )合作研究,此研究共有五十名病患参与。 研究方式是让病患单独坐在谢利的咨商室里,密丝则待在距离十二英哩之遥的办公室里,凭他们的姓名与生日做出诊断。这些研究结果被发表在他们的著作《创造健康》( The Creation of Health )里。谢利宣称,密丝的准确度达百分之九十三。

 

看到这里你或许会想,很多仙姑或通灵人都号称自己有「天眼通」,可以直接看出问事者身上的病灶,也可以看到他在远方的亲人出了什么事情?听起来跟遥视好像差不多。以我个人的理解,佛法中的「天眼通」除了能遥视、透视之外,还包含预知未来的能力,意思是可以看到未来的画面场景。有些人在深度禅定时可以展现出这种能力,这意味它可以靠修行来培养与精进。

 

无论是遥视或天眼通,靠的都是第三眼,也就是位于两眼之间内部的松果体。自称是凯西投胎转世而来的神秘学/宇宙意识研究者大卫.威尔卡克( David Wilcock )指出,遥视能力的确是可以自行开发的潜能,但人类受西方饮食文化影响,大量食用精制面粉、糖类、再制品,以及用不健康的方式制造出来的肉品,以致松果腺钙化的情形十分严重,甚至引发焦虑和忧郁等症状,想开发这类心灵能力可以说是难上加难。也因此,如果想让天眼真的能通,首要之务就是改变饮食习惯。

 

我已经忘记电影中的美国大兵们都吃些什么了,只记得他们有进行冥想之类的活动。不过这种修行可不是一年、两年就能成就,所以养这种单位其实有些浪费纳税人的钱,还不如直接找史旺、普莱斯或麦可蒙尼格这种天赋异秉的人来报效国家来得省事。顺道一提,现在牛肉、猪肉、鸡肉都有问题,大家被动式地少吃点肉,或许也能间接给自己的遥视能力打下良好的基础。

  上世纪美国秘密测试遥视和遥感能力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k0ODQ5NTY2OA==.html#paction

來源:http://www.awaker.cn/news/detail_107170.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如是說 的頭像
如是說

如是說999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