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我们日常生活中困扰我们的往往是背景噪音式的不易被觉察的烦恼,有些烦恼几乎是本能式的,比如说恐高。我个人觉得恐高是没有道理的本能反应,它和怕死的念头没有什么太多关系。怎么去除类似的烦恼?佛陀可能恐高吗?佛陀如果去蹦极也会紧张吗?

 

清净自性不染一物,因此,没有烦恼是本能式的!没有任何人与烦恼一起出生,烦恼皆是后天虚妄的习得!

 

恐高,乃至任何恐惧,都和自我认为的自我伤害有关,自我认为的最严重的自我伤害是死亡。自我若没有对伤害乃至死亡的害怕,不会有人恐惧或恐高等。

 

我不知道佛陀是否有恐高,但我觉得,如果他有——那对他也不是个问题。恐高症就像感冒,你患了感冒你以为是个问题吗?如果我患了感冒,如果十分严重,我就去治疗,不会为此懊恼。如果我有恐高症或其他的恐惧,那怎么是个问题呢?如果我知道我害怕高处,我不去接近。如果我恐惧或害怕什么,我不认为那是个问题。

 

佛陀如果去蹦极也会紧张吗?我不知道。我想象,如果他有恐惧的念头出现,并他相信了,他会紧张;如果他有恐惧的念头出现,但他不相信,他不会太紧张;如果他头脑里根本就没有恐惧的念头出现,他不会紧张;相反,如果他头脑升起的不但不是一些恐惧的念头,反而是一些令人好奇和兴奋的念头,他会精神振奋!

 

我们的身心是一个化学反应缸,它的反应由它里面的念头活动所生成。你与那些念头的关系,决定你的生活质量和生命层次!如果你在念头之下,你是凡夫;如果你在念头之上,你是佛一样的人。如果你被念头所掌控,你的生活质量会不怎么样;如果你超然在念头之上,你的生活质量会很不错!

 

如何去除那些生命的烦恼?有两种方式:一是去与那些念头”——以一些念压倒另一些念,以一些念代替另一些念,以一些念识破另一些念;另一种方式是,你只是注意到那些念头的活动,你什么也不做——你不跟随,你不认同,你只是注意到和注意着它们。

 

前者是有为法破苦,后者是无为法出渡。前者虽然很辛苦,但容易被多数人所掌握和使用,它像一个大力士在和数不清的小矮人奋战一样。后者虽然不费力,但却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它像一位天生的大力士保持不用力一样。前者是一位战士的旅程,后者是一位静心者的现行。

 

如果你是大力士,有力让你去用似乎容易,有力让你保持不用似乎更难。因为这个原因,很多修行者采用了第一种方式,加入了第一行列,把自己变成了一位战士。只有少数修行者走了第二条路,他们从始至终,于内于外,一直在做一位真正的和平者,无所作为者!

 

如果你选择第一条路(修行除苦),那方法太多了,有八万四千呢。如果你选择第二条路,方法很简单,那就是没方法,也不需方法。第一类修行者眼里有问题,他要克服问题,解决问题;第二类修行者眼里没有问题,即使有问题也没问题。

 

第一类修行者,以念克念;第二类修行者,直接是觉。以念克念的,去努力吧;直接是觉的,凡事只要注意到就行了。你是哪一类的修行者呢?你所使用的是什么方法?当你走在第二条路线上,你的生活变得容易和轻松多了,这是从战士到一个真正和平者的蜕变!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