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
· 梅爾( Peter B. Meyer

2019  12

一個客觀的評價

兩個不同的政府同時運作

所有的實際經濟指標都是負面的

陰森國度對抗美國總統

提前舉行大選

全球貨幣重置

 

遠離全球化

特朗普背後的強大組織一直在支持和指導他。他之前已被告知計劃的十大目標,讓美國再次偉大。這些目標是:排幹髒水、邊境安全、放鬆管制、脫離全球主義、美國優先、終止美聯儲帶回誠實的黃金支持的錢、廢除 TTP 和世貿組織貿易協定,以及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此乃眾所周知;不過,終結美聯儲的行動,並將黃金支持的資金收回,仍在醞釀中。

特朗普在完成有史以來最危險、最艱難的任務:排乾陰森國度的髒水,同時,也要面對被國內外各級政府無法無天的幫派包圍。他還必須與金融、政治、專業和軍事犯罪團伙對峙。這些黑幫都是全世界政府腐敗、貨幣體系犯罪、金融機構腐敗和不道德企業牟利的爛果,它們受到權力和貪婪的驅使,並通過秘密組織進行活動。

陰森國度的聚集了強大的力量,大規模組織起來對付特朗普和人民。他們控制着大多數主流媒體,仍掌握着社區保安的命門,即使在他的團內部仍是一窩好戰份子。這些幫派總是捲入他們自己製造的戰鬥、戰爭、制裁、稅收和關稅中,仍使用老式的精神控製程序。一場貿易戰就像毒品戰、打擊犯罪戰,及反恐戰一樣虛偽,沒有一個是值得去戰鬥的,也沒有一方是勝利的。一切都是犧牲人民的利益來滿足權貴精英而已。

超支、債務、假幣、假價格、假戰爭等,這些東西都腐蝕着精英階層,不單扭曲了經濟,也敗壞了社會,這些都是特朗普要阻止的事情。他的優點是不同於其他的政治家,他是個局外人,非精英中的一份子。他是個房地產投機商,不是政治家。他在世界各地都有合法的生意;對自己的金錢、名聲和財富並不感激。他正是美國所需要的,一個太富有而對主流媒體嗤之以鼻的人,他以一個勇者的身份來和陰森國度對着幹。

 

兩個不同的政府同時在運作

影子政府想要戰爭,欲除特朗普而後快。因此,他們的國會傀儡在每一個關鍵時刻都在推動戰爭和彈劾。然而,彈劾也有嚴肅的一面,那就是與陰森國度的鬥爭和即將席捲美國經濟的危機。它與更深層次的政治和經濟潮流有關,這些潮流導致了戰爭、破產、蕭條和貧困。民主黨對特朗普所謂的交換企圖進行的彈劾調查無法提供任何證據。民主黨一無所有。

但值得注意的是,俄羅斯沒有向特朗普的競選活動捐贈任何東西。但他向克林頓基金會捐贈了 1.456 億美元,而特朗普卻被調查了!

進一步;南希 · 佩洛西( Nancy Pelosi )邀請非法移民發表國情咨文。而特朗普邀請非法移民的受害者前往國情咨文。想想看,這有多麼不同啊!

給人的印象是,特朗普政府在準備對委內瑞拉發動戰爭和入侵,但事實並非如此。記住,有兩個不同的政府在運作;一個是陰森國度,一個是特朗普政府。這使得沒有完全醒覺的局外人很難理解到底發生什麼事,就好像它們是同一時間同一級別的合法政府一樣。

特朗普是美國歷史上第四位真正為人民而戰的總統,而其他 41 位總統不過是將人民的錢轉入私人銀行的傀儡。

第一任總統是安德魯 傑克遜( Andrew Jackson ),他在摧毀當時被稱為「第二國家銀行」的央行後中彈身亡。他曾公開指責第二國家銀行被羅斯柴爾德銀行和倫敦金融城控制。

林肯總統,在印刷了他的美鈔後被幹掉,是國家發給士兵的國有貨幣。因為林肯拒絕以 24% 的利息向羅氏銀行貸款而遭到殺害。

第三位是甘乃迪,他於 1963 11 月在達拉斯遇刺身亡,其原因與銀行和軍工體的利益相悖。

到目前為止,他們已對特朗普進行了 15 次暗殺企圖,因為他會「把美國還給人民。」

 

所有的實際經濟指標都是負面的

黃金上漲又下跌,但不會走遠。從長期來看,它能很好地衡量事物的價值。過去 50 年的股票黃金價格表明,股票並不像投資者認為的那麼有價值,經濟也不像特朗普認為的那麼好。

畢竟,市場和經濟仍然是周期性的。當特朗普入主橢圓形辦公室時,當時的共和黨人通過 2017 年聖誕減稅進一步打開了閘門。但是現在,隨着民主黨的退潮。

最近的「真實」關鍵指標都是負面的。從零售額到住房許可證,以及介於兩者之間的一切,都在下跌,這表明經濟衰退即將來臨。即使是 GDP 數據也無法讓人安心。從 2014 年第二季度略低於 5% 的高點,到特朗普上任時的 2017 年第一季度的 2.3% ,再到第二季度的 2% ,再到今年第三季度的 1.9% 。紐約聯邦儲備銀行預計第四季度增速將進一步放緩至 0.92%

毫無疑問,衰退就在前方。當然,股市會下挫,就像 2000 2007 年一樣。市場和經濟都是進進出出的,它們擴張又收縮。

特朗普可能犯了一個大錯,把過去幾個季度的經濟擴張歸功於自己。指數走高不是他的功勞,現在下降也不能怪他,因為他也不會造成跌挫。

得出一個結論:特朗普對經濟幾乎沒有影響。儘管所有指標都表明,美國經濟在滑向不可避免的衰退。要知道,衰退是清除森林中枯木自然與正常的方法。壞賬、無利可圖的企業、不稱職的企業家都被清除,為新的增長騰出空間。

1950 60 70 年代,情況或多或少是正常的股票佔 GDP 的比例,從 30% 左右的低水平到 80% 左右的高水平不等。到 1999 年,這一比例達到了當時的最高水平 136% 。之後,它又下降了,在 2008 年的經濟危機中達到了 56% 的低點。

但是,當在經濟中注入越來越多的錢時, 10 年後,這個比率現在是 140% ,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是舊有「正常」的兩倍多。

2000 年以來,美國經濟一直在下滑,幾乎以任何標準衡量,相對於其它國家都在下滑。債務上升,陰森國度的力量增強了。到 2015 年,美國經濟明顯在下滑。特朗普面臨兩大挑戰:他必須讓美國擺脫其盲目、無休止、沒有勝算的戰爭,他必須「排乾髒水」。

到目前為止,美軍還沒有大規模的撤退,也沒有減少對阿富汗的干預。自去年 5 月以來,又有大約 1 4 千名美軍被派往中東。和平談判最初被取消,這本來應該令長達 18 年阿富汗戰爭的結束。但是現在,特朗普在感恩節對美軍的訪問中,重新開始了這些談判。

無人機空襲和制裁的收緊增加了與伊朗發生戰爭的風險。據媒體報導, 1000 名美國特種作戰部隊已經從敘利亞撤出,並轉移到伊拉克。但近 3000 多名士兵被派往沙地阿拉伯。問題是:如果特朗普是陰森國度戰爭販子的朋友,他們為什麼要彈劾他 ?

 

陰森國度對抗美國總統

陰森國度的兩個主要派別;共和黨和民主黨都在為政府的控制權而戰。新聞頭條報導了由希夫和佩洛西發起的彈劾程序中投擲的每一枚炸彈和發射的每一枚導彈。但是,彈劾也有嚴肅的一面,它關係到陰森國度的生存和即將壓倒經濟的危機。這當然與更深層次的政治和經濟潮流有關;那些導致戰爭、破產、蕭條和公共貧困的問題。

隨着爭奪帝國控制權的鬥爭加劇,真正的威脅被忽略了。例如,在羅馬帝國的最後四份之一世紀裏,內部發生了太多的戰鬥,羅馬無法對真正的敵人進行適當的防禦。

至少自世紀之交以來,美國的健康狀況也一直在惡化,它將以一種過時的方式走向破產,那就是入不敷出。舉例來說,如果他們通過通貨膨脹使美國債券貶值,那麼他們也將通過通貨膨脹,使依賴養老金的退休人士希望破滅。而且,當他們「印」更多的錢給密友時,會用這些錢來索取更多屬於別人的商品和服務。

總之,美國正走向一條非常危險的道路上,就像阿根廷和委內瑞拉的覆轍一樣。自 2017 1 月以來,它每天以近 30 億美元的速度增加債務,總計 3 兆美元。

特朗普和實際控制着政府的陰森國度開撕。而現在,內部人士在打響了反擊戰。他們從反對外國俄羅斯干涉選舉到不允許非公民在美國選舉中投票等等。

他們反對特朗普的墨西哥邊境建牆,但這堵牆的成本比奧巴馬醫改網站還低,請好好想想吧!美國人現在離邊境開放、社會主義、沒收槍支和全國性墮胎只有一次選舉了,人們現在是與邪惡作鬥爭。 60 年前,委內瑞拉在世界經濟自由指數上排名第四。如今,他們已跌至第 179 位,由於美國的制裁,該國人民正死於飢餓。

記住:「制裁」允許陰森國度對目標國家和個人進行經濟戰爭以竊取他們的資源。不需要人民投票,不需要國會法案,不需要不法行為的證據。這使得陰森國度潛在的「敵人」尋找替代方案。而當他們找到並擺脫美元體系的霸權時,將標誌着美國經濟再次大幅下滑。

一旦美元有了可行的替代選擇,外國就會對美國實施制裁,那麼現在作為「儲備」在海外持有的所有美元,可能會回到國內,讓美國經濟陷入惡性通脹,就像今天委內瑞拉的情況一樣。外國可能正在接管美國 -- 土地、資源和工業。

為了獲得和保持權力,以影響各國的政治事務,他們通過在兒童祭祀儀式中定期而秘密地崇拜撒旦,包括戀童癖派對、敲詐政客和全球精英活動等。受害者越無辜,他們在儀式中感受到的力量就越大。他們通過各種黑幫獲得了無辜兒童和人口販賣受害者,這些黑幫通過梵蒂岡銀行洗錢,進入國際兒童賣淫和人口販賣、毒品和槍支走私團伙。

陰森國度絕望行為在全球各個角落都可以看到,這是正確的。如果出現的抗議行為不是針對陰森國度的話,那麼肯定是陰謀集團通過政權更迭協議來攫取資源的行動,現在玻利維亞正發生這種情況;其中涉及上層階級和軍方,只是為了維持精英體系的運轉。

然而,在與陰森國度的戰爭中,特朗普、正義聯盟和愛國者已開始獲得有利形勢,這是一項非常艱鉅的任務。現在,已知的主要敵人有羅氏、洛克菲勒、克林頓、奧巴馬等家族、大公司的首席執行官、秘密組織、自由石匠、耶穌會、所有歐洲皇室成員、中情局特工、銀行家、美國公司、倫敦金融城和梵蒂岡等等,他們控制着全球貨幣體系,並運行影子政府。他們還利用許多黑幫的服務,進行國際兒童買賣、人體器官採集、槍支和販毒團伙。

 

提前舉行大選

司法部監察長關於外國情報監視法濫用( FISA )的報告將很快發佈。據說這份報告厚如電話簿,包含了對 80% 的民主黨國會議員以及幾位傑出的共和黨政治精英的指控。預計美國政府內部將會發生巨大的變化和改革。

由於將近 90% 的國會議員不得刷新,因此必須舉行新的選舉,美國公司(或許很多人不知道,現在的美國是一家大公司,而不是一個國家)也將被廢除,因為原來的美利堅共和國正在恢復。沒有舞弊和干預的誠實選舉將改變政治格局。特朗普很有可能再次當選,完成排乾髒水的任務。金本位、 QFS (量子金融系統)和 GESARA 將在全世界實施。人民的自由市場經濟在成為事實,不會再有價格操縱,真金白銀等將歸位至真正的市場價值,這絕對是結束陰森國度的開始。措施必須被採取,確保永遠不會有一個不正當的私人犯罪團伙接管人民的經濟和金融體系。

特朗普是美國最好的總統,不是因為他的政策好,而是因為他是最透明的總統。在政治舞台上,陰謀集團已失去了一切。他們不顧一切地製造混亂,但一切都以失敗告終。銀行系統像一張醜陋的網一樣遍佈全世界,每個城市和城鎮,無情地搶劫着人們。

現在是張申公義的時候了。銀行力量正在萎縮,這並非偶然。沒有人能經營一個建立在謊言和假錢基礎上的組織。

 

全球貨幣重置

最初的計劃是讓中國第一個宣佈金本位,並放棄石油美元的法定匯率制度。現在,很明顯,中國的貨幣以黃金為後盾後,表示已向這個腐敗圈發起挑戰,預計世界其它地區也將很快跟進。屆時,美元將無法與一種以黃金為支撐的貨幣競爭,因此會注定失敗。

GCR 是由 209 個國家簽署,由中國長老擁有的黃金使用的黃金條約所資助。 GCR 激活了 QFS ,以確保「單一世界貨幣」,如特別提款權或其他貨幣則不能被使用。在這一過程中,每個國家都將回歸其主權貨幣。

當前的國際貨幣體係將隨着 GCR 的完成而關閉,以防止來自陰森國度的干預。此外,央行官員再也無法通過梵蒂岡銀行讓錢消失,也不能再把錢轉移到烏克蘭。

金本位是不可避免的,它將使銀行屈服。世界人民的黃金時代將於 2020 年開始。權力和財富要回歸,陰森國度對政府、國會 -- 議會、司法、教育、五角大樓、官僚機構、貨幣、預算和媒體的控制都必須結束。第一步正取得進展,不久就會看到;安德魯王子、希拉莉和本雅明將出庭受審。而金融體系的其他重大變化也在預料之中。

資料來源: 醒覺大勢頭 http://blog.udn.com/17ab68df/131196796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