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五个屋子(1)

 

没过多久迈克就意识到不在路上走是有挑战的。他必须经常查看太阳的位置以对准他的方向。另外,他也不断的查看地图好避免因走过头而意外错过下个屋子。由于行走的不确定性,这是一个较慢的旅程。

 

迈克意识到即使有着所有这些挑战,至少这一次的旅途是有趣的。他在圆满让紫色为他而骄傲的愿望。他同样也是为了自己这么做——以展示他能反抗任何形式的平庸——甚至是在灵性之地。他还开始觉得一次也就够了,一旦他找到下一个屋子,他最好还是回到路上去找接下来的屋子。这要容易一些并且不用折衷任何他的选择。事实上,现在他比以前更加觉得他未来要呆在路上的选择,是被他已经知道不在路上是什么样子的这一事实确证了的!现在两种他都做过了,他觉得他能睿智的选择该怎么做,而不是感到被合约逼着呆在给他的既定轨道上。

 

迈克还意识到被盯着的感觉没有了。他已经打破了接下来的恶魔诅咒了吗?那个似乎一直在旅途上跟着他的黑暗不详的东西就这样不见了?不。迈克很聪明。很正确的,他猜到他选择道路习惯的改变把这个从一开始就尾随着他的粗鄙东西搞糊涂了。毫无疑问它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并会去寻找迈克。这意味着迈克必须对在他前面以及在他后面的惊喜保持觉察和警惕。

 

在草原上数个小时的行走后,天空开始变暗。迈克对这意味着什么没有幻想。有一个怪异,恐怖,暴力的异常天气就要袭击这个地方了,而他最好立即查看庇护。他想起上次这发生时,在十分钟之内他就趴在呼啸的风中,祈祷着活命。

 

迈克再次拿出地图以查看当前在他周围有什么。一如既往,地图上有着小红点并只显示了当前迈克的周围。地图显示他刚经过一片露出岩石,那里有一个类似山洞的庇护地。迈克记得刚刚经过了这个地方,但他没有经过会显露出山洞的另一面。迈克把地图放回袋子并往回走直到那片岩石又进入了视野。

 

就在这往回找潜在庇护所的几分钟里,暴风雨已疯狂的发展起来。天不断的变暗,疾风开始呼啸。当迈克看到入口并进去时雨也开始加入。就在迈克进入洞口之后,大自然似乎又开始狂野了。迈克必须在洞里靠后站以避免不被淋湿或被外面的狂乱吸走。他再次惊叹它的猛烈,并同时低声感谢蓝色给的地图似乎是在最后的可能时刻让他免受伤害。地图的“当下性”又一次契合了他的需求。

 

迈克继续从洞里看着外面的奇观,从未把他的眼睛从不断变化的哀嚎凌乱上移开。这太惊奇了!他也庆幸他没有在外面处在其中。

 

“为什么在这样一个神圣的地方如此的风暴是被允许存在的?”他大声的想。蓝色的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迈克尔托马斯,在这片土地上没有暴风雨,除非有人类正在课业的旅途上。”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在这儿,就不会有暴风雨?”

 

“是的,”蓝色的声音回复说。

 

“但我不在其中。它没有影响到我。”

 

“的确是!”蓝色笑了。“你已经学会了使用地图!信不信由你,曾有像你一样踏上旅途的人类很早就把地图扔掉了,觉得这就是某种笑话。你看到了它是什么,而它的当下性已经变成了你的生活方式。你已经一条腿踩进了‘当下’时间帧,但当你在这经历你的旅途时,你也在学习用线性时间来权衡它。因此,当暴风课业进入视野时,你完全逃离了它并处在平静中。迈克尔,你是深深的被愛着的!”

 

迈克因为这些思绪笑了。这一切都是为了他!所有这些能量——所有这些准备!他看着外面并对着风大喊。

 

“你现在可以停下了。我是安全的!”迈克笑啊笑啊。

 

风暴持续了大概两个小时,在黄昏的时候开始澄清。他不知道是不是还来得及走到下一个屋子,而由于没有太阳,他甚至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它。不论怎样,迈克都觉得安全并能够在必要的情况下保护他自己。他离开了山洞,查看了上一次看见日落的方向,再次走向他知道是北边的方向。

 

天黑了后就走的更慢了,迈克开始意识到他还没在晚上呆在这个地方的外面。会有星星或月亮吗?他很快就发现了,啥也没有。当夕阳最后的余辉从地平线上消失后,迈克就完全处在黑暗中。而,噢,好黑啊!无论如何一点光也没有,迈克甚至无法看见地图。他知道他该留在洞里的。他没有为这样的黑暗做好准备!他坐下了,不想在他的路上撞到什么看不见的东西。

 

在黑暗中呆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让迈克意识到他的眼睛正以一个奇怪的方式工作着——不是这个就是别的奇怪的事情正在发生。早些时候,太阳从他期望的西方稳稳的落下了。基于此,他记下了北方在哪并同时用一个山尖标记这个方向,好在月光下也能朝向它。当月光和星光都没出现时,这个标记也看不见了——直到现在。在北方,很隐约的,他看见了标记的朦胧轮廓。和落日一样的红光现在正在北方延伸,以某种方式照亮了迈克观察的那个标记。在那有个东西正在发光!

 

迈克非常小心和警觉的站了起来。从北方来的昏暗红光慢慢的让他的眼睛开始看见他身边的地方。他缓慢且安静的朝着红色闪光移动。他小心的在草地上下脚好别被地面的坡度或石头绊到了。弯着腰,眼睛尽量去看清就在他脚下的昏暗轮廓,他以蜗牛般的速度前进着。

 

在这个弯腰,一步一步的行进中,当他忽然踩到平整地面时他几乎都要跌倒了。到路上了!迈克自己笑着这个比喻。尽管他选择放弃道路,但当他最需要的时候路却找到了他。好神奇的地方!

 

迈克看到这条路和他的北方标记之间有一个夹角,但他相信它必然会通向下一个屋子,而他并没有走过头。另外,他看到闪光是从道路通向的地方散发出来的。迈克移动到他感知到的路中间并稍微加快了脚步。他仍然走的很慢。他尝试呆在路中间但偶尔却发现自己又走到了边上。他笑了。

 

这比圣莫尼卡海岸六月的大雾还要糟糕!他想。他记得在晚上雾中骑着他的自行车,而那时他能看见的就是路中间的白线。他现在想要是这也有白线就好了。

 

迈克注意到他越靠近闪光的地方,他就能看得越清楚。渐渐的,道路变得几乎完全被照亮了,或者至少能够让他正常的走直线了。他仍然很小心。他不知道这个光是什么,而他想为任何可能做好准备。

 

当迈克拐过弯时,他看到了光是从哪发出来的。他无法相信他的所见。下一个屋子就在森林中。它是亮红色的!迈克想别的屋子都看似是从里面发光的——而这个的确就是。

 

当他靠近红色屋子时,迈克让自己加快脚步到几近正常速度。屋子发出来的光把他拥抱在红色光辉中。他看向路边并发现那里的标识牌上写着:“关系之屋。”迈克停住了。

 

“哦,哎呀,”他叹气的说。“这是一个我已经失败了的课题!我们要看更多的电影吗?”

 

“是的,我们会的!”年轻的红色天使无中生有的出现在门前的台阶上。“你好啊,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我以为我们失去了你呢!”

 

“可没这么好的事,我亲爱的红色朋友,”迈克回答说。“我只是花了点时间。我想我是不急着要看你的新电影。它们和紫色那的一样吗?”

 

“不,迈克尔。它们不是。”红色天使非常英俊,的确是。他让迈克想起了一个电影明星——一个有着完美身形的武打英雄。红色天使真的很大!然而他的个性是友好并舒服的,所以他的块头不会带来任何压迫感——不会比其它天使更多。他红色的袍子似乎让他看起来很神圣。迈克想起在一些教堂高级领导的长袍上看过这个颜色。

 

“你饿了吗,迈克尔?”巨大红色天使问到。

 

“是的,先生。”

 

红色领迈克进屋,但不会在他示意他脱掉鞋子之前。红色对迈开眨眨眼,似乎是在提醒他为什么这个地方是神圣的。迈克再次的因为这样被尊敬而感到害羞并什么也没说。他安静的脱掉他的鞋子并把它们放在地板上。

 

和以前一样,屋子的外表从不会表征出它内部的样子。这个屋子很大。它有着楼梯和拱门,还有着从外面看不见的观景窗户。迈克从未习惯这物理和现实之间看似的表里不一。他想起了爱丽丝梦游仙境这个故事,想着路易斯·卡罗(该书作者)是不是曾在他的梦中来过这儿。好有趣的想法啊!他是不是也该开始找小白兔了?

 

“白色是下一个,迈克尔,”红色笑着说。“但没有兔子。”

 

迈克笑了。那下一个屋子就是白色的了?白色屋子(白宫)!迈克笑着想。红色也笑了,而迈克对不论会在这里学到什么课业都感觉良好。他感到红色的确是家人。就和绿色一样,红色似乎也像是个兄弟——或许是出名的一个。蓝色和橙色则像是叔叔,还有当然,紫色是妈妈。他等不急想遇见爸爸了!

 

“我们像是家人了吗,迈克尔?”红色在明显是吃饭和休息的地方停下了。迈克能闻到晚餐在等待。

 

“是的,红色。”

 

“多好啊。这就是这些屋子的意义。”红色转身把迈克领进餐厅。和往常一样,一顿殊胜妙味正等着呢。

 

“明早见,迈克尔托马斯。睡好并平静的对待在这儿的课程。”红色转身离开,并在他关门之前又说了一声再见。

 

迈克笑这些在他旅途上的天使是越来越礼貌了。迈克的确感觉平静。他知道红色知晓紫色屋子里的课程,以及它在迈克的灵魂里制造的强大情绪和剧烈转变。他是好意的让迈克知道接下来的课程将会是不同的。

 

迈克像马一样啃着!他在草原里没吃午饭,在黑暗中的行走也耗费了很多能量——比他意识到的还要更多。他很累,晚饭后他很快就睡着了。他很平静,感到被这个精美的红色屋子怀抱着很安全舒适。他很深很平静的睡去——几乎就像是已经到家了一样。

 

★★★

那天晚上当迈克尔托马斯正在睡觉的时候,一个肮脏,愤怒,恶臭,腥绿的生物偷偷的走在通往红色屋子的路上。它看了一眼屋子就知道迈克尔托马斯在里面。它等了又等,等着迈克尔托马斯出现在路上,但迈克并没有出现。

 

它怒火中烧。它很困惑!迈克尔托马斯怎么知道它在那儿等着?他必然是绕过它了,完全没在路上走!迈克竟然没从路上走就到达了红色屋子!这是怎么回事?它知道天使在这里并不允许干预,所以它们不会告诉迈克尔它在哪儿。它现在不得不重新考虑它的计划了。当它跑到迈克尔前面去的时候,它跟丢了他。那它是不是应该又回到后面去跟着呢?用这个方法至少它能知道迈克在哪。那它行动的过程又会是怎样的呢?

 

如往常一样,它在树丛中找到一个地方蹲守着,等待着迈克离开红色屋子。只要它知道迈克在什么地方,它就安心了。它靠期待着和迈克尔的最后对决打发时间。一遍又一遍,它推演着计划,制定和否决策略。必然会有大量的能量消耗和一些诡计,但它非常了解迈克尔托马斯。它知道迈克尔托马斯的反应方式和思维方式。它开始练习为了计划成功而需要的一些技巧。对决将会发生在通往最后一个屋子的路上。那应该会是迈克尔最脆弱的时候。它将再次等在那里。伪装是关键。它想。它必须得伪装,变成另一个样子——一个它只能维持一小会的样子——但这一小会就足够了。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