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我们的故事真正开始了。迈克尔托马斯正处在他人生的最低谷,在一个周五晚的上,正要回家去和他那工作室般的两房公寓打招呼(两个房间的其中一个还是卫生间!)。迈克有在商店停下,买了一些仅为接下来几天生存所需的琐碎商品。很久以前他就发现如果他只买普通品牌并聪明的使用优惠卷,他就能让他的钱用很久。但他节胜真正的关键是?别吃太多!

 

迈克买的是包装好的不需要烹饪的食物。这样他就不要用炉子或者付电费了。这个做法让他得不到满足,总会有点饿,也从来没有甜点可以期望 —— 这似乎正好符合他自我强加的受害者角色。他还发现如果他在洗手池上直接拆开包装吃掉所有东西,那么他就连碗都不用洗了!他讨厌洗碗,并常常向约翰,他的同事和唯一的朋友,吹嘘他是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的。知道迈克的习惯,约翰开玩笑的说迈克要不了多久或许就能找到类似方法解决所有问题了 —— 甚至可以不需要一间公寓 —— 住在最近的救助站就可以了。约翰说这些时哈哈大笑并拍了拍迈克的背。而迈克却是真的考虑过这个做法。

 

当迈克从商店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浓雾在这一整天一直都在尝试变成雨并且仍在尝试,在公寓台阶反射的昏黄灯光下一切都变得光滑闪亮。很高兴能住在南加州,迈克常常回忆起他老家明尼苏达的严酷寒冬。

 

在他年轻时,他一直对来自加州的一切都很感兴趣。他对自己发誓他一定要逃离别人都默然接受的天气惩罚。为什么人们要选择住在只要暴露十分钟就可能会挂掉的地方?他会问他妈妈。她会微笑并只是看着他,然后说, 家会呆在他们扎根的地方,你知道的。另外,这里很安全。 这就是她关于洛杉矶有多危险,明尼苏达有多好的家庭训教。这只有当你不把冻死考虑进去的时候才是有道理的!迈克无法说服她地震的危险就像是中彩票一样。它或许会在你这一生中发生 —— 也可能不会。然而严酷的明尼苏达寒冬,却是每年的常态 —— 一个你绝对能指望到的周期性事件。

 

不用说,迈克一上完高中就逃离了他乡下的老家,来到加州上大学。他用了他的销售才能自己支付他所需的一切花费。现在,他则希望他曾多在家呆上一段时间 —— 好在意外发生之前的那些年和他的妈妈爸爸在一起。在他逃离寒冷的追求中他失去了和他父母在一起的宝贵时间,他这样想。回想起来他觉得他很自私。

 

在昏暗的光线中,迈克步伐沉重的走上通往他一楼公寓的几个台阶并摆弄着他的钥匙链。他抱好了他的购物袋并把钥匙插进了锁眼。钥匙正常的插进去了,但就是在此时,在这个周五的晚上,迈克尔托马斯的 正常 停止了。在门的另一边是一个礼物 —— 迈克的一部分潜在的命运 —— 一件会永久性的改变他的人生的事情。

 

由于门框的变形,迈克学会了用他身体的重量来帮助打开这个有点卡紧的通往他住处的门。结果就是这个门通常是被猛的一下被撞开的。迈克熟练的把购物袋抱在一边腰上,插进钥匙,转一下,然后同时蹬脚往前挤。这一招需要一个尴尬的臀部运动,尽管它能完成任务,他的朋友约翰仍评论说这的确看起来很滑稽!

 

在迈克臀部的冲撞下卡住的门一下子开了,把在黑暗房间中忙碌的贼吓了一大跳。有着受惊的猫那样的敏捷,以及多年处理意外事件的经验,这个不受邀请的人,比迈克还要矮一个头,瞬间冲上前,抓住迈克的胳膊,把他猛的拉进屋里。因为迈克的身体平衡正处在开这个紧门的 滑稽 模式,已有了完全向前的动量。所以贼的动作轻易的就把迈克拽进了公寓并把这个大个子放倒在地板上,而购物袋也冲向了前面的墙上,由于冲力足够大,封口都散开了。就在撞向地板之前,震惊的迈克,全身的神经瞬间全都紧绷了起来,听到门在他身后啪的关上了 —— 但贼还在屋子里!迈克瞬间瞥见他脸朝向的前面有碎玻璃,小个子的男人就是打碎了窗户进来的。

 

这个时候通常就是人们在事后所说的事情会在他们的脑中放慢的时刻。但对迈克汤姆斯来说则不是这样的。每一秒都在模糊,压缩的时间中尖叫着度过,创造出压倒性的恐慌!闯入公寓的人决心要继续搬走屋子里的电视机和音响,显然并不在乎他的受害者身上发生了什么。迈克重重的摔在地板上的同时,这个人也压到了他身上并用手像一个出汗的钳子一样掐着迈克的喉咙。这个人的眼睛瞪得很大离他的眼睛只有几寸远。迈克能在他的脸上感到并闻到热的且难闻的口气,还能感到这个人的臀部在他胃上的压力。他本能的就像一个将死的人那样反应,并发出一招人们或许会在 “B” 级片中看到的动作。尽管他现在很扭曲,他还是用尽全力,迅速的用他的头撞向贼的头。这招管用了。这次攻击,力量大的有点意外,让迈克挣脱了足够长时间好挣扎着滚到一边并尝试站起来。然而,在他能站稳之前,贼又攻击了,这次是一记重拳打在了迈克的上腹部。迈克的确是被这拳打的腾空了,并向左后方倒下,狠狠的撞到一个大东西上,他朦胧的意识到那是他的鱼缸。轰的一声,小柜子,浴缸,还有那条孤独的鱼都和购物袋中的东西一样,撞向了这个小房间的后墙。

 

迈克很痛,接不上气。他喘息着 —— 他的肺由于缺氧正像火一样在燃烧 —— 他瞪大的眼睛看到一只似乎有蒙大拿那么大的靴子正砸向他。攻击他的人正在咧嘴笑。这发生的太快了!靴子砸中了。迈克感到并听到他喉咙和脖子处的一些骨头恐怖的嘎吱作响。他恐惧的喘息着,绝对清楚他的气道完蛋了 —— 或许脊椎也是一样。他的整个身体都在应对他正在受伤的脖子。休克涌入了他的意识,整个情境的现实开始沉没。就是这儿了 —— 死亡正在临近!他尝试哭喊,但他的声腔不运作了。迈克没有更多的空气了,情境很快就变黑了。一切都很安静。贼忙着收尾他晚上的工作,毫不在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这个人,就在这时他又被这个饱受摧残的公寓门上的敲打声惊到了。

 

里面发生了什么?一切都还好吗? 一个邻居用他的拳头拼命的捶打着那不屈的木头门板。

 

贼诅咒了一下他的坏运气,很不情愿的走向被打碎的窗户。他又打掉了一些残留的玻璃以清理好出口然后就轻易的溜掉了。

 

迈克的邻居,实际上从没见过迈克,听到了里面又发出了更多的玻璃破碎声,于是决定尝试一下用门把手开门。发现门并没有锁,他进来发现公寓里一团糟并看见一个人从窗户溜走。在几乎是全黑中无声前行,为了不碰到在房间中间奇怪的叠放着的电视和音响,邻居摸到了一个电灯开关,天花板上一个裸露的灯泡亮起来了。

 

噢,我的神啊! 他听到他的声音在震惊中破音了。

 

在下一秒,这个人就拿起电话求助。重伤且失去意识的迈克躺在地板上。房间现在很安静 —— 唯一的声音就来自那条掉在地上,离迈克的脑袋两尺远的金鱼。 正扭动在从购物袋中洒出来的生菜和方便面之间 —— 这一堆糟糕的混合物现在正渐渐的被迈克身下慢慢变大的血泊浸红。

 

 

【相关阅读】

 

【1】【克里昂-回家之旅】《第一章 迈克尔托马斯》(1) 

 

【2】【克里昂-回家之旅】《第一章 迈克尔托马斯》(2) 

 

【3】【克里昂-回家之旅】《第二章 幻景》(1) 

 

【4】【克里昂-回家之旅】《第二章 幻景》(2) 

 

【5】【克里昂-回家之旅】《第三章-准备》(旅途开始了)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