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1

 

 第八章 意念形体

 

我们现在来探讨人使用心智体思考时产生的第二种效果,就是意念形体的形成。

 

正如我们所见,意念在心智体的物质引起了一系列振动。在这种脉冲下,心智体甩开了本身受振动性质影响而形成的振动部分,其方式很像当碟片被振动而形成音符时,碟片上的细小颗粒被投入成某种形体。

 

所以,心智物质抛出从心智世界(即第二元素王国)周围环境中收集到的合适种类元素精华,再将这些精华转变为与自己的速度协调的振动。所以,一个纯净而简单的意念形体就这样产生。这种心智意念形体类似于星光或情绪形体(在《星光体》中有描述),但它更加光芒四射,色彩更加鲜艳、更强烈、更持久,并且更加充满活力。

 

以下是这个意念效果的图像描述。「这些【心智】振动将该层面的物质塑造成意念形体,- 从其敏捷而微妙的色彩中 - 产生最精致且不断变化的颜色,各种像珍珠母中的彩虹色调的阴影波动,以难以形容的色调范围去变化和照亮,遍及所有形体,每个形体都呈现出带涟漪、生动、光亮、精致的和谐色彩,其中甚至包括地球上不为人知的色彩。

 

言语根本无法表达出这种带有生命和动力的本能的精微物质结合下,所表现出来的精致美丽和光芒。印度教、佛教徒、基督教等等中的每位先知都亲眼目睹过它光辉灿烂之美,并承认自己完全无法描述它;言语似乎只会劣化和贬损它,而无法巧妙地赞美它。」

 

意念形体是一种由产生它的一个思想所激发的剧烈活动的暂时有生命的实体。如果是由种类较精细的物质所造,它会有很大的力量和能量,当受一股强烈而稳定的意志导引时,就可被用作最有力的媒介。我们会在稍后详细看看这种用途。

 

元素精华是一种在我们四周的奇异半智慧生命,活化着心智层的物质。它很容易受到人类意念的影响,因而人的心智体发出的所有脉冲会立即用这个精华的临时载具包裹自己。实际上,如果可能的话,它比星光元素精华对意念的行动更加灵敏,就如同一瞬间般。

 

但是心智元素精华与星光元素精华有很大的差异;它是一环扣一环的,因此,当中的力量无法以同样的专注发挥作用。这是在尝试探讨,由于它在很大程度上导致我们的游荡意念,它不断从一件事转向另一件事。

 

然后就像之前说的那样,意念暂时成为一种活着的生物;意念力量是灵魂,元素精华是身体。这些意念形体被称为元素或有时叫人造元素。

 

产生所有意念形体的基本原理是:

1】意念的素质决定颜色

2】意念的本质决定形体

3】意念的确定度决定轮廓的清晰度。

 

意念形体可以是千变万化的,其色彩和形状也是。学生现在会对各种颜色和它们的意义熟悉了,因为它们与在《星光体》和本书较前的章节中所描述的星光体和心智体中存在的那些一致。

 

所以,例如情感产生光亮的玫瑰色;疗愈的希望是可爱的银白色;努力去稳定和加强心智是美丽而闪烁的金黄色。

 

在所有载具中,黄色总是表示智慧,但其阴影变化很大,并且可能会因其他颜色的混合而变得复杂。一般来说,如果它指引和较低的管道,就有教深和较暗淡的色调,尤其对象是自私的话就更深色和更暗淡。

 

在一个普通生意人的星光体或心智体中,它本身会展示成土黄色,同时致力于哲学或数学研究的纯粹智慧经常看起来是金色的;当有力量的智慧绝对被用于无私地造福人类时,它会逐渐提升为一种美丽清澈而辉耀的淡黄色。

 

大部分黄色的意念形体是有清晰轮廓的,模糊的黄色云比较少。它表示智力上的愉悦,例如对独创性结果的欣赏,或对精巧工艺的愉悦。

 

这种性质的云象征着完全没有任何个人情感,因为如果存在的话,它必然会用适当的颜色使黄色变淡。

 

在许多情况下,意念形体只是旋转的云彩,其颜色与催生它们的想法相应。学生会认识到人类在当今阶段,绝大多数情况下,混浊、形状不规则的意念占多数,这是大多数人心智缺乏训练的产物。漂浮在我们四周数以千计形体中看到清晰而明确的形体是最为罕见的现象。

 

当意念是明确的,形体就被创造出来,并假定形状清晰且通常很漂亮。这些形状是千变万化的同时,在某种程度上通常是他们表达的那种意念的典型模样。抽象的想法通常用各种完美且最美丽的几何形状来代表自己。在这一点上,应该记住的是,在这里对我们最不重要的抽像事物在心智层变成了明确的事实。

 

意念和情绪的力量决定意念形体的大小以及其作为独立实体的维持时间。它的维持时间取决于其原创者或其他人在之后重覆产生这意念所提供的养分。

 

如果意念是有智慧的和非个人的 - 例如,如果思考者在试图解决代数或几何问题 - 那么他的意念形体(以及他的意念波)将被限制在心智层。

 

如果他的意念有灵性本质,例如,如果它沾上深深的爱和抱负、无私的感受,那么它就会从心智层向上升,并借助到菩提层之上的很多辉煌与荣耀。在这种情况下,它的影响是最有力量的,所有这种意念是对善意有力的力量。

 

另一方面,如果意念的内里有些自我或个人的欲望,它的振动立即就会转向下,再用星光物质加上心智物质的外衣包围自己。

 

这种意念形体 - 更准确的术语是意念情绪形体 - 当然能够同时影响到其他人的心智体和星光体。

 

这类意念形体目前是最常见的,因为普通男女很少意念是没沾染到欲望、激动或情绪的。

 

我们可以将此类意念形体认定为因卡玛末那识的活跃,即被欲望支配心智而产生。

 

当人在想及任何具体的物件 - 一本书、一幢房子、一幅景观 - 时,他就会在自己心智体的物质中建造出该物体的微小影像。这个影像漂浮在这身体的上半部,通常是在人的面孔前面,大约位于眼睛的水平。

 

只要人在思索这个物件,它就会保留着,并通常在过后维持一小段时间,时间的长短取决于意念的强度和清晰度。这个形体是相当客观的,而且能够被具有心智灵视力的其他人看到。如果人在想另一个人,他会以同样方式创造出一个迷你的肖像。

 

所有「想象」的效果都会带来相同的结果。形成他将来画面的概念的画家会用他心智体的物质建立出来,再将它投射到他前面的空间,保持在他心智之眼的前方,并复制它。小说家以同样的方式用心智物质建立了他角色的形象,并通过意志的行使将这些木偶从一个位置或分组移动到另一个位置,从而使故事的情节体现在他面前。

 

如前所述,这些心智影像是外在得它们不仅可以被灵视力看到,而且甚至可以被其创造者以外的其他人移动和重新排列。所以例如,爱玩的自然精灵【看《星光体》第53页】,或更经常是一位「过世的」小说家,看着他的同伴作者的作品,会移动这些图像或人偶,使它们在其创作者看来是以他自己的意愿开展的,故事的情节也因而发展去与作者最初意图完全不同的路线上。

 

雕刻家制造出他打算创建的雕像的强烈意念形体,然后将其植入在大理石块中,再继续切割掉位于该意念形体之外的大理石,直到剩下被意念形体互相穿透的那部分为止。

 

同样地,演讲者为他认真思考的主题的不同部分制造出一系列意念形体,由于所作出的努力,通常都是很强烈的。如果他无法令自己的听众明白他,这很大机会是因为他自己的意念不够清晰。笨拙且不明确的意念形体只会给人留下轻微的印象,甚至连留下些微印象都会有难度,而清晰的意念形体会令听众的心智体试图重现它。

 

催眠术提供了关于意念形体的客观例子。众所周知一个想法的意念形体可以被投射到一张白纸上,被催眠的人可以看到它。或者可以令它外在得被催眠的人会看到和感觉到它,就像它真是一个实物一样。

 

很多历史、戏剧、小说等等中角色的意念形体或多或少永久地存在着。所以例如,出名的幻想作品强烈描绘了《莎士比亚戏剧》、班扬的《天道历程》,灰姑娘、阿拉丁神灯等童话故事中的人物和场景。这种意念形体是集体性的,从无数个人的想象力产物中融合而来。

 

小孩有生动而强大的想象力,所以他们阅读的书籍通常会用意念形体的世界很好地表示出来,夏洛克·福尔摩斯、凯特船长、尼古拉博士和许多其他角色都拥有许多精美逼真的肖像。

 

但是,总括来说,当今的小说所唤起的意念形体并不像我们的前辈鲁滨逊·克鲁索所创造的或莎士比亚戏剧人物的意念形体那样清晰。当然,这是因为当今的人们比以前阅读得更流于表面,没有关注得那么认真。

 

意念形体的起源实在太多。我们现在先跳过去探讨它们对创造者和其他人的影响。

 

所有人在他一生中都会产生出三种类别的意念形体:

 

1】既不以思考者为中心而围绕,也没特别针对任何人,留在他后面成为一种标出他走过的路的踪迹的一种意念形体。

2】以思考者为中心而围绕,漂浮在他四周,并且他去哪就跟到哪的一种意念形体。

3】从思考者直射而出,针对一个明确目标的一种意念形体。

 

第一类别的意念形体既不关乎个人,也没特别针对一些人,纯粹在大气中无依地漂浮着,全时间散发出与其创造者原本发出的类似的振动。如果这个形体没有与任何其他心智体有所接触,这些辐射会逐渐减低其储存的能量,在这情况下,这形体会分崩离析。

 

但如果它成功唤醒附近任何心智体的交感振动,就会产生吸引力,这个意念形体通常会被该心智体吸收。

 

在当下的进化阶段,即使当人们不是故意要自私时,其绝大部分的意念通常都是自我中心的。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意念笼罩着思考者。事实上,大多数人都被这种意念的外壳包围着自己的心智体。它们会在他们身边无休止地漂浮着,并不停地对他们作出反应。

 

它们的倾向是重现自己 - 即在这个人身上煽动重复他以前曾接受过的意念。很多人会从内在感受到这种某些意念的不断暗示对他的压力,尤其是当他劳碌过后休息中的时候,而这时他的心智中并没有明确的意念。如果这意念是邪恶的,他会经常认为是有恶魔在引诱他犯罪。但它们并非如此,这完全是他自己的创造物;他就是自己的诱惑者。

 

这种重覆意念在被称为业报或「成熟的」业力的东西的运作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部分。持续反复重申相同的意念,例如报仇,最终使一个人达到了可以与饱和的溶液相比的程度。就如同在这溶液中额外添加更多同种类的物质,会令它产生完全的固体化般,因而稍加的冲动就会导致犯罪。

 

同样,当人受刺激而一时感触,重覆出现的助人意念可能会体现为英雄主义行为。在这种情况下,人可能会惊叹于自己犯下的罪行或自己对某些牺牲小我的英勇行为,却没有意识是反覆的意念使这一行动不可避免。对这些事实的探究就更解释到自由意志和必要性或命运这老问题。

 

此外,人的意念形体倾向吸引他人类似本质的意念形体去那人身上。所以,人可以从外在为自己吸引大量援助的能量;当然,它会潜伏于他的内在,无论他吸进自己内在的这些力量是好还是坏的。

 

通常所有明确的意念都会创造出新的意念形体;但如果相同本质的意念形体早已漂浮于思考者四周,在这些情况下,相同主题的新意念不会创造出新的形体,而会与旧有的合并并加强它,所以经过长时间沉浸于相同的主题,人有时可以创造出有庞大力量的意念形体。如果这个意念是邪恶的,那它可能会成为一个或许维持很多年名副其实的恶意影响,并暂时拥有一个真正活着的实体的所有外观和力量。

 

自我中心意念的外壳明显必定倾向阻碍心智视力和促进偏见的形成。人通过这种外壳的看这个世界,所看的一切自然染上其主导的色彩;从外在来到他的一切因而都或多或粉被外壳的特性所改变。所以,人在直到完全控制意念和感觉前,他都无法看到确实的事情,因为他观察到的一切都必须通过这个媒介,它就像一面造工差劣的玻璃,将一切都扭曲和染色。

 

这就是圣僧【现在的迪瓦尔·库尔大师】在《寂静之声》中说心智是「真象的杀手」的原因。他在吸引人对「我们没看到事物真正样貌,只看到我们令它能够形成的影像」这个事实的关注,所以一切都必然会被这些我们自己创造的意念形体染色

 

如果人另一个意念仅仅是沉思的和没包含感觉【如喜爱或不喜欢】或欲望【如看到某人的渴望】,这种意念通常不会明显地影响他在想的人。

 

但是,如果意念与感觉如喜爱相连,这个意念形体是从思想者的心智体的物质中建立的,而这种天生的心智形体会从产生它的身体中跳出来,直接走向感觉的对象,并将自己束缚在他身上。

 

这可以与莱顿罐来作对比;元素精华的形体对应于莱顿罐,而意念能量对应于电荷。如果这个人现在是在被动的状况,或如果他内在有与这些意念形体的特性谐振的活跃振动,这个意念形体会立即对他释放自己的能量,并在此行为中不复存在。如果不存在这样的振动,其效果就成为引起这种振动;或者如果它早已存在,就会加强它。

 

如果人的心智在其他事情上被强烈占用得这些振动没可能找到方法进来,这个意念形体就会漂浮在他身边,等待释放能量的机会。

 

所以,一个从一人送到另一人的意念形体包含了从发送者到接收者的一定数量的力量和物质。

 

意念波的影响与意念形体的影响之间的差异是,正如我们在第七章看到,意念波不会产生明确完整的想法,但倾向产生与自己相同特征的意念;因此,意念波在其作用上,确定性要低得多,但范围要广得多。

 

另一方面,意念形体的确会传递明确而完整的想法,传送相同性质的意念到那些准备好接收它的人,但每次只能够送到一个人。

 

所以,意念波是非常有适应力的;例如,一个虔诚的波会倾向激发接收者的虔诚,不过虔诚的对像在发送者和接收者的情况中可能会相当不同。但是,一个意念形体会产生一个精确的影象,即最初为之虔诚的那个人。

 

如果这个意念够强烈,距离对这个意念形体来说绝对没有差别,但是普通人的意念通常很弱而分散,所以,超出有限的区域就没再有效。

 

以爱或保护欲为例,意念形体强烈指向另一个人,传到那人的意念中,并保留在他的光环中,作为一种护盾和保护剂;

 

它会寻求所有去服务、守护的机会,不是通过有意识和刻意的行动,而是通过跟随打动它的脉冲,它会强化击向光环的友善力量和削弱恶意的。因而创造出和维持著名副其实的守护天使在我们爱的人身边。很多母亲为身在远方的孩子的「祈祷」因而围绕着他,以上面描述的方式运作。

 

知道这个事实会令我们意识到掌握在我们手中的庞大力量。我们可以在这里重覆我们在探讨意念波时说的话,即在很多情况下,我们可能无法在物理层上为人做任何事情。

 

但是,人的心智体【和星光体】是能够被影响的,它们经常比他的肉体更容易打动。因此,我们总是可以通过有益的意念,如深情的感觉等来影响他的心智或星光体。意念就是它们所是的定律,肯定了结果必然会累积。即使物理层上没有明显的后果,也没有失效的可能性。

 

学生很容易会觉知到意念形体只能够影响到,在光环中有能够共谐回应意念形体的振动的物质的人。在意念形体的振动超出人的光环能够振动的极限的情况下,意念形体会用击向它的能量成正比的力量反弹回来。

 

所以,有个说法是纯净的心智和心是对抗阴险攻击的最佳防护,因为纯净的心智和心会建造出精细而精微物质的心智体和星光体,而这两个身体并不能回应于需要粗糙而稠密物质的振动。

 

如果以恶意意图投射出的邪恶意念击打在这种纯净的身体上,它会反弹且沿阻力最低的磁力线飞回去,再击向它的发出者。他的心智体和星光体拥有类似自己产生的意念形体的物质,他会陷入回应者的接振动中,并承受他曾意图令他人承受的破坏性影响。

 

所以,「诅咒【和祝福】会回归原处。」由此,仇恨或怀疑一个善良且高度发达的人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发送向他的意念形体不能伤害到他,它们会反弹回它们的发出者,在心智、道德或肉体上击溃他们。

 

当人想及他自己在一某个遥远的地方,或热切希望自己在那里时,他以自己的形象造成的意念形体就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这种形体经常会被其他人看到,有时会被误以为是人本身的星光体或鬼魂。要令这种事成为可能,先知暂时必须有足够的灵视力能够看到意念形体,或意念形体足够强去物质化自己,即临时在它四同吸引某个量的物理物质。

 

产生这种形体的意念必需是强烈的,而它因此使用了心智体大比率的物质,所以尽管当它离开思考者时是细小且被压缩的,但通常它会在其目的地出现前,扩张到真人的大小。

 

此外,像这样的意念形体必定由心智物质组成,在很多情况下,也会在自己四周吸收相当数量的星光物质。尽管呈现出的发光颜色,在它所获得的较低物质的外壳内部仍然清晰可见,但在呈现星光形体时,心智元素却失去了不少光彩。正如原本的意念赋予了心智层的元素精华灵魂般,同样意念再加上其形体成为的心智元素,充当了星光元素的灵魂。

 

思考者的意识不会包括在如刚刚所述的意念形体中。当一旦从他发送出,它就会是一个独立的实体 - 并非完全与创造者无关,但实际上涉及到通过它获得任何印象的可能性。

 

但是,有种比普通灵视力更先进的灵视力需要对心智层有一定程度的掌控。有必要在新创造的意念形体上保持如此多的掌握,以使其有可能通过它获得印象。

 

这种施加在形体上的印象将通过共振传递给思考者。在这种灵视力的完美情况下,这几乎像先知投射了一部分意识进意念形体中,再利用它作为前哨去观察。如果他自己站在自己的意念形体的地方,他在其中的视力几乎与他平时一样。他所看的人物会以实际大小出现,并且近在咫尺,如果他愿意,他会发现可以改变他的视点。

 

凡是能够思考的人都可以行使创造意念形体的力量。意念就是事物,非常强而有力的事物;我们所有人都在日夜不停地产生意念形体。许多人可能会以为,我们的意念并不只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事实上,邪恶的意念远比邪恶的话语影响更深,它可以影响到其他内在早已有邪恶胚芽的人。

 

如同有位上师所写:「人不断在自己的世界的空间中徘徊,填满他的狂想、欲望、冲动和激情的产物。」

 

有位上师也通过有能力的行者写过:「他的想象由不可见世界中的隋性宇宙物质建造出形体,再将它们投射并物质化到可见世界中。行者不会创造出新的东西,但只会使用和操弄大自然储存在他四周的物质,以及从恒久而来就经历过所有形体的物质。但是,他必须拣选他想要的,并呼唤它成为客观的存在。」

 

没开化的人和发展发达的人之间的差异是发展发达的人有意识地使用意念力量。当这种人能够有意识地创造并指示意念形体,他有用的力量明显地会大幅增加;因为他可以使用这种意念形体在不方便于心智体中探访的地方工作。他因而可以看着并指引自己的意念形体,令它们作为自己意志的代理人。

 

或许有个意念形体的超然例子,就是在基督教会中知名的临在的天使。这不是天使王国中的一员,而是基督的一个意念形体,有着他的面貌并作为基督本身意识的延伸。正是藉助于临在的天使,才使「元素」的变化被称为圣餐变体(transubstantiation)。

 

一个级别较低的类似现象发生在共济会小屋聚会中,所有真正共济会员的领袖(Head of All True Freemasons)人像被用到。所以这个意念形体完全是衪的一部分,小屋聚会都因衪的临在而受益和受到祝福,就像衪以肉体站在这里般。

 

通过行使意志力量去瞬间消除一个人造元素或意念形体是可行的,就像在物理层可以杀死毒蛇,令牠无法再作出伤害一样。但是,除非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否则任何这种行动都不会被神秘学家赞扬。为了让人们清楚当中的原因,有需要略微为解说一下元素精华。

 

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那样,构筑意念形体的元素精华正在以其自身的方式进化,即是它正在学习以所有可能的速率振动。但是,当有个意念暂时保持某个速率振动,在某程度上会帮助到下一次类似的振动击向它时,它会比之前更容易作出回应。

 

无论赋予灵魂的这个意念是邪恶让是善意的,对精华来说都是没差别的;其发展所需的一切都为某种意念使用。善与恶之间的区别将通过受影响的精华的素质表现出来,邪恶的意念或欲望需要较粗糙的物质去表达,较高的意念或欲望则需要较精细的物质。

 

因此,通过对人类、自然精灵、神灵、和甚至会思考的动物所采取的行动,心智元素精华正在逐步演变。

 

所以,由于这个原因,即为了避免以任何方式阻碍其进化,神秘学家会尽可能避免破坏人造元素,而宁愿通过使用外壳的保护来保卫自己或他人免受人造元素的侵害。

 

当然,学生不应想象为思考出粗糙的意念以帮助较粗糙类型精华的进化是他的使命。很多没开化的人总是在思考较粗糙、较低的意念;神秘学家应该努力思考高尚而纯净的意念,从而帮助精细元素物质的进化,在劳动者很少的领域中工作。

 

在离开意念形体这个主题前,我们应该注意到所有声音会在星光物质和心智物质上留下其印象 - 不仅是我们所说的音乐声音,还有所有种类的声音。其中一些在《星光体》第七章中描述过。

 

在庆祝基督教圣体圣事的过程中,在较高层面上建立的意念形体建筑与普通的意念形体有些不同,尽管它与音乐创造出的形体有很多共同之处。它包含了由牧师与礼拜会众于以太、星光和心智层的服务之前半部分中提供的物质组成的较高层面结构,以及于服务的后半部分主要来自天使所引入的更高层面物质。

 

意念建筑可以对比蒸馏水厂中的冷凝器。蒸气在冷却室中被冷却并凝结成水。同样地,圣体建筑为收集和凝聚信徒提供的材料提供了一种载体,神圣力量从最高的层次特别倾泻到当中,这使天使帮手能够在物质世界中为某些明确目的去使用这些力量。

 

所有伟大的宗教仪式旨在通过一些共通的行动去产生这些结果。不过,共济会的仪式是以不同的方式去达到一个类似的目的。通过共济会仪式建立的意念形体是真实的「神圣华盖」,也可以看作是一个放在人的背上的光环。这个符号在其他地方也找得到,例如约瑟夫的彩色外袍、点化者穿上的荣耀斗篷、还有希腊哲学家的光体(Augoeides)、人的灵魂用来居住在微妙的不可见世界中的荣耀的身体。待续。。。

 

作者: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資料來源: 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3R92qDo586wDX2ltvFpv7g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