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4

 

 

哈索尔人

 

我们挚爱的朋友大角星人

 

我们的起源是你们之外的另一个宇宙。

我们来自与你们居住的宇宙相邻的平行宇宙。根据我们的感知,连续的宇宙彼此相邻地排成一排,就像纸箱里的鸡蛋一样,彼此堆叠在一起。

 

相邻的平行宇宙 (adjacent parallel universe)

 

 

 这些宇宙之间有能量线或通道流向彼此,特别是流向那些最近的宇宙。通往你们宇宙的主要入口之一是天狼星,它是一个主要的星门或门户。

我们进入这个宇宙是应一位名叫萨纳特 · 库玛拉 (Sanat Kumara) 的扬升大师和星舰指挥官的请求。他要求我们进入这个宇宙,因为在我们的存在中,女性极性和男性极性之间,我们是平衡的,我们的整个文明已经经历了振动的转变和提升。

我们非常喜欢这个萨纳特 · 库玛拉,因为在他身上看到了细腻的思想、卓越的谋略、生命不屈的战士品质。随着我们加深与这位独一无二大师的关系,我们开始从你们宇宙中遇到的其他大角星人身上认知到他的品质。对我们来说,大角星人是一种独特的品质混合体。他们拥有你们宇宙中最高的智慧。他们的技术远远超过任何其它星际文明,他们和我们一样,对存在 (existence) 有着与生俱来的乐趣。

但是他们的乐趣与我们的略有不同。我们的乐趣来自于 5 维到 12 维的存在。我们只居住在光界。我们在时间和空间之外航行,从未完全进入其中。然而,大角星人感兴趣的存在在低维,因为他们发现需要时下降到较低频率是令人兴奋的。他们不会轻易这么做,因为那要花费巨大的能量才能降低他们飞船的频率进入 3 维。他们更喜欢在更高的频率中工作,但请放心,如果需要,他们可以物化进入 3 维存在。

以娱乐的方式看待存在的特质,大角星人的品质来自于他们的韧性和敢于尝试。大角星人是伟大的战略家和后勤大师。他们倾向于多维地看待形势,同时从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角度分析形势。这种观察他们所遇状况的复杂全息方法是他们本质的固有特性。那不是一种能够学习得来的行为。那是存在于他们 DNA 中的行为。

萨纳特 · 库玛拉是你们地球、你们太阳系和你们银河系的保护者。他与地球的第一次直接接触发生在你们现在称为日本的地区。那大约发生在一千万年前。

他下了飞船,与一群生活在日本偏远山区的高度先进的存有互动。那个地方在现代日本备受尊崇,鞍马山 (Mount Kurama) 上的神社为标志。

 

鞍马山(Mount Kurama)

 

作为高度先进的大角星人,当萨纳特 · 库玛拉接触地球时,他全息地看到了你们星球过去的历史,直到现在的时刻,也就是你们过去一千万年的历史。他在那时候看到了未来发生的所有事情,就是你们的现在。

鞍马山不仅受到日本人的尊敬,也受到大角星人的尊敬。

大角星人不膜拜萨纳特 · 库玛拉。他们认识到他是他们中的一员,是大角星人潜能的最高表达之一,但也是他们中的一员。我们让大角星人自己说话。我们只是希望打开大门,向一位很老、很老的朋友表示敬意。

4. 萨纳特 · 库玛拉

 

 

  萨纳特·库玛拉 (星舰指挥官)

我通过语言和你交谈。然而,语言是一种非常原始的交流手段。

不过,我们将使用我们可以使用的资源。

我被称为萨纳特 · 库玛拉 (Sanat Kumara) 。我应该是第一个代表大角星人说话的人,不是因为我的职位比较高,而是因为我非常、非常、非常古老。

我有星际历史的视角,我的内心充满热情,我信守承诺,并且携带着所有大角星人携带的仁慈意图。

我同时存在于意识的多个维度中。在这个时刻,为了通过语言进行交流,我正处于我的 5 维层面。然而,我更喜欢呆在 9 维,因为它为我提供了广阔的视野。在 9 维这里,在光中,我保持我的物理形态,同时也位于无形的门槛。这是一个有趣的并列,这个 9 维。

这种有形和无形的并列产生了一种有趣的二分法,一种悖论,我们大角星人着迷于悖论和二分法。

paradox 悖论:指导致矛盾的命题。如果承认它是真的,经过一系列正确的推理,却又得出它是假的;如果承认它是假的,经过一系列正确的推理,却又得出它是真的。《维基百科》】

dichotomy 二分法:将整体分成两个部分。换句话说,这两个部分必须是互补的。《维基百科》】

[ 集合 U (整个矩形)被分为两部分:集合 A (粉红色)和补数 Ac (灰色)。《维基百科》 ]

作为一个星际种族,我们主要居住在 5 维到 9 维之间。当我们上升到 9 维时,我们大角星人的身份会发生改变。我们更倾向于光形。我们大多数人更喜欢保持自己的自我身份完整。

大角星人的另一个标志是我们需要使命。我们不好战,但我们无所畏惧。当面对似乎比我们自身更大的力量时,我们会找到方法与这些力量或它们周围的力量合作。

我们作为星际文明的经验跨越了数亿个地球年。我们对这个宇宙的经验是,它充满了非凡的能量和存有。其中一些实体有形态,一些没有。一些实体的意图是仁慈的,一些是恶毒的。

毫无疑问,我地球上的兄弟姐妹们,并非所有的星际存有都是有爱的。

由于我们的天性和环境的结合,我们被赋予了监护人和保护者的角色。

我们主张生命、智力和仁慈的进步。我们相信,众生应该是自由的 只要他们不限制他人的自由即可。

我们的技术允许我们成为许多世界的守护者,特别是地球和这个星系,它是你们的家 -- 你们称之为银河系 (Milky Way) 。我们觉得这个引用很有趣。 ( 对那些仰望天空思考宇宙的人来说,牛奶 milk 是如此重要。 )

自从哈索尔人介绍了我们之后,可以这么说,在这篇手稿中,我现在想把注意力转向一个遥远的记忆。

数十亿年前,你们的地球时间,当这个宇宙诞生时 那时这个宇宙诞生于一场轰轰烈烈的爆炸 爆炸的本质源于对立的力量。

大约一亿年前,当我们作为星际文明开始探索时,我们开始着迷于对立的力量,我们的技术集中在利用对立力量之间的潜在能量。

大约九千万年前,我成为,你们称呼的,星舰指挥官。我是怎么升到那个位置的,我是怎么成为银河系的负责人的,这些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使命才是最重要的。

当我担负起一个区域指挥官的新职责时,你们星系中有几个世界或行星让我着迷。现在,在我作为大角星区域指挥官的人生故事中,个人选择插入到历史的进程中。我们大角星人在需要的时候不会胆怯,逃避行动。当然,所采取的任何行动都必须从尽可能多的角度进行分析,以确定最好的结果。

然而,即使有最好的意图,由于对立力量的出现,这个宇宙的所有行动都是一场赌博 -- 但要记得,我们着迷于力量的对立。因此,当我们采取行动时,我们明白它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获得结果,并且反对的力量将出现 -- 但这并不能阻止我们。它只会激发我们更大的热情。这是许多其它星际文明所不具备的大角星人特征。

作为负责银河系的区域指挥官 -- 讽刺的是,你们的宇宙距离大角星大约 37 光年 -- 正如我早先说的,通过我们的天性和环境的结合,我们决定成为生命、智力和自由的保护者。当我们把我们的文明扩展到其它星系时,我们把这个仁慈的意图作为我们的主要方向。

因此,我发现自己是负责保护银河系生命、智力和自由的人。并不是说其它星系文明没有在 做他们自己的事 ,因为你们的星系是许多不同星系文明之间非凡活动和相互作用的枢纽。

尽管如此,我感知到我对我的职务、责任和使命的坚定承诺,那就是尽我所能保护你们银河系的生命、智力和自由。

这引导我们发出一个邀请,我对一个平行宇宙发出邀请。你们的宇宙是众多宇宙的其中之一,通过进入多维空间,可以体验这些其它的连续宇宙。在一种你们称之为冥想的深度状态中,我在思考对抗宇宙中固有的不平衡所需要的资源。我所说的不平衡是指对立,对立力量之间的交战。

有没有办法可以把这些对立力量带入一种更和谐的关系中?这是我进入冥想状态时反复提出的问题。这些冥想,你们可以这样称呼它们,发生在我不当值的时候。因为作为大角星人,我必须始终应对发生的事情。在这些冥想状态的其中一次,我旅行通过天狼星门户进入多维空间。

当我说我通过天狼星旅行时,我不是说在我的指挥下,我带着星舰通过了那扇星门或传送门。我的意思是我送出了自己的一个面向,一个纯粹的意识球体。这种以球体形式发送纯粹意识的能力,对于大角星人来说是很自然的。它是一种需要完善和发展的东西,但它是我们与生俱来的能力。

长话短说,我探索了几个相邻的宇宙,看看是否有一种资源可以帮助银河系 (Milky Way 这个术语总是让我很开心 ) 取得平衡。

在宇宙探索的其中一次,我遇到了哈索尔人,认识到他们独特的品质和能力。他们非常不同。

根据哈索尔人的天性,他们具有雌雄同体的能量。两个极性基本上是平衡的。你们可能会说,他们在女性和男性方面几乎达到完美的平衡。

我更愿意把这看作是电性和磁性的平衡。

关于这些哈索尔人,我发现最有趣的一件事是,他们集体经历了一个提升的过程。我们大角星人也经历了一个提升过程,但那不是集体完成的,是个体根据自己的意愿而提升。

在我对他们宇宙的一次探访中,我邀请他们一些更具探索意识的个体加入我的行列。对我和我的伙伴来说,这是一次有趣的经历。

哈索尔人是光存有,和我们一样,但他们不下降到物质层面。当我邀请这些特别的个体加入我的行列时,他们的飞船在 5 维,如果需要的话,它可以下降到 3 维的时间和空间。

加入我的哈索尔人在 8 维和 9 维。因此,对他们来说 5 维是贫民区。

哈索尔人,在他们的仿人形中 -- 我的意思是像人类 通常比我们高。他们往往高 12 14 英尺 (3 66 4 27) 。我们星舰上的通道大约高 10 11 英尺 (3 05 3 35) ,这取决于你在船上的位置。所以,如果他们把自己的振动降到 5 维,他们就不得不弓着背。

结果就是,他们宁愿留在 8 维和 9 维。

我带他们参观了这个区域,也就是你们星系的整个宽度和厚度,我们一起观察了这个宇宙的熔炉,它孕育并摧毁行星、恒星和组成你们星系的所有其它无数物体。

和我一样,他们也被其中一个外旋臂上的一颗小小的原始行星迷住了。它看起来是蓝色的,因为有太多的水。哈索尔人对色彩很着迷。这颗行星就是你们处在发展初期的地球。

我经常会在星舰的舰桥上发现他们,哈索尔人,他们着迷于你们太阳系的太阳和它的行星们,特别是你们的地球。

我问他们,在你们地球时间大约一百年之后,他们是否对一个提议感兴趣。在这一百年的时间里,这些特别的哈索尔人都在星舰上。我解释说,我认为他们的平衡能量的存在将对我负责的这个区域产生仁慈的影响 -- 始终是使命,始终是使命。

他们说,他们将返回家园和长老们讨论。

现在,我们把时间加速到大约一千万年前。地球经历了一些非常混乱的地质分娩阵痛,从地质学的角度来说,地球上的一些地区现在有一定程度的稳定。

我决定降落在我观察了一段时间的这个初生的星球上。

我把我的飞船 -- 也就是你们所说的航天器,它是母船的小版本 -- 我把这艘飞船放在你们所说的日本的一个地方,在一个叫鞍马山 (Mount Kurama) 的山顶。如果你去到这个景点,你会发现一个标志着下降和上升点的神社。

我与那些处在他们初步形成期的存有互动。就像探索新世界的星际旅行者经常遇到的情况一样,我与其中一位非凡的女性坠入爱河 -- 你会称她为萨满。她能够在多维世界中旅行。

我是 5 维的,她是 3 维的,但由于她作为一个萨满、一个宇宙旅行者的卓越能力,她清楚地感知到我的存在和船员的存在。由于她非凡的能力,她把自己的身份转换成 5 维的光体,并向我展示了这个领域,我们在 5 维孕育了一个孩子。

由于她的特殊能力,她将我的种子的振动频率带入 3 维,并在那里生下了一个女儿。

我因为要履行整个银河系的职责而离开,我不得不在她生孩子之前离开。但每当我进入宇宙冥想时,我就能够与她充分接触。

也许因为地球是个具有巨大潜力的非凡行星,令我如此着迷并降落。从这个角度来看,外旋臂上这颗遥远的行星似乎对我的使命非常重要。也许只是因为我与那个世界的一个女人相爱,还有她的女儿,我们的女儿。

作为一艘星舰的指挥官,更不用说一个区域的指挥官,需要付出的个人牺牲远远超出大多数人的标准。

她的名字是 Esura ,我对她的爱跨越了一千万年。她和我仍然可以在其它维度中彼此交流,即使我们在身体上是分开的。

正如我说的那样,大角星人是以使命为导向的。当我接受了区域指挥官的职位时,使命就成了我所有行动的压倒一切的光和动力。我对这段恋情感到惊讶。这是意料之外的。作为一个存有,她深深地打动了我。从个人角度来说,离开鞍马山,离开她的存在和我们的女儿,是很困难的。但在那一刻,我认为使命更大、更重要。

我感觉到许多大角星伙伴都在听着这段对话,有些人带着诱人的叹息,就像你说的那样。

如果一切可以重新来过,我还会做同样的事吗?

我不确定。

作为一个区域指挥官,我的职责过去是、现在也是我采取行动的首要动机。但这次的使命盖过了我内心的感受,令我深感悲伤。我认为这种紧张,大角星人以使命为重的天性 vs 个人内心的呼唤和要求,需要调和。

在那里,我已经说过了。那是记录在案的。

我仍然是银河系的区域指挥官,并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保持这种状态。但是,当我的任务完成后,我将不再承担任何责任。我将和我的 Esura 一道,我们将过着我们可能过的生活,如果我留在鞍马山。我们将继续作为光存有,但只到 9 维,这样的话我仍然可以感觉到她的抚摸。仍然,我渴望她长久的抚摸 … 

让我们回到使命以及我们与哈索尔人的探险上来。

哈索尔人从平行宇宙的家园而来,通过天狼星门户直接来到我的星舰。他们宣布接受我的提议,并将派出一支具有不同能力的团队和其中一艘多维飞船。我们商定在天狼星附近的一个点集合。

我们舰队的四艘飞船前去迎接他们。我们去保护他们。毕竟,他们是受邀来这个陌生宇宙的客人,这个宇宙与他们的宇宙大不相同。

当他们的飞船出现在天狼星的星门时,我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吸引了。虽然我被告知他们的船只配置不同,但这艘飞船的形状很像鹦鹉螺的外壳。就我所知,船上并没有武器 -- 我觉得这个想法很荒谬,但并不奇怪。

 

鹦鹉螺(Nautilus Shell

 

 

我的意思是,哈索尔人的防御有赖于他们在能量频谱上下移动的能力。他们不会参与战斗。他们只会从可能发生相遇的空间消失。这个战略与我们大角星人截然不同。我们的星舰装备了一系列复杂的技术和武器。我们的星舰是宇宙中防御最坚固的,就我们曾经遇到的情况而言,我要强调的是 就我们曾经遇到的情况而言。

我特别感兴趣的是我们大角星人和哈索尔人之间这种联盟的双重性质。哈索尔人是不干预者;必要时我们会毫不犹豫地进行干预。哈索尔人避免对抗;如果有必要,我们不会置身事外。哈索尔人处于爱与狂喜的振动状态,这是他们赠给那些有幸与他们共处的人的礼物。

有一段时间,这唯一的一艘哈索尔飞船在银河系的范围内,他们不可避免地被你们星球 -- 蓝色球体所吸引。然而,他们的第一站是金星,那里有一些关于原始的能量和大气层的气态性质的东西,我们可以说,他们发现了资源。

但他们的主要兴趣是地球。大约 200 万年的时间里,这条唯一的哈索尔飞船收集了数据和信息,然后向他们的领导发出消息,说主要团队过来是安全的。

我们的四艘飞船去到了天狼星星门附近的会面点,十三艘像鹦鹉螺那样的哈索尔飞船进入了这个宇宙。我们护送他们到金星。然后在我们和他们之间的一次会议上,他们提出了具有仁慈影响力的计划。虽然他们也与一群亚特兰蒂斯人接触,但主要的接触者是利莫里亚人。这是因为亚特兰蒂斯人的头脑高度发达,而利莫里亚人更倾向于内心的发展,那意味着他们感知的能力更强。

所以,对哈索尔人来说,这是更自然的选择。

当亚特兰提斯和利莫里亚沦陷于这些散布在世界各地的多种传统时,哈索尔人率领他们的特定开创者,后者接受了进入梦境 (dreamtime) 能力的训练,并跟随他们的领导进入现在的埃及。他们实际上把特定的开创者带到了北非,但是他们影响的重点集中在现在的埃及。

在埃及文化形成的早期,他们在这里扎下了根,并在哈索尔神庙里工作。他们在他们的书《哈索尔资料》里谈到了这一点,所以我没有必要再深入探讨,但我发现有趣而矛盾的是我们和他们之间的这种联盟。你们还记得我之前说过,我们大角星人对悖论和二分法很感兴趣。

每当哈索尔人感到需要释放一种爱的能量,顺便说一句,那是一种非个人的爱,或者一种和谐的能量,他们认为是使命展开所需要的,他们就会召唤我们。他们召唤我们和我们的星舰保护他们,当他们在一个特定频率范围内盘旋的时候。换句话说,如果他们引入仁慈平衡能量的任务需要他们在 5 维中停留一段时间,那么他们将容易受到那些不希望发生这种授权的存有的伤害。因此,他们可能会在等待能量的完成时受到攻击。

由于时间对这些任务至关重要,因此我们会在他们完成任务时保护他们。否则,如果他们在释放这种平衡能量的过程中受到攻击,他们将不得不从一个维度进入另一个维度,因为他们没有武器。是的,我们这样做了,我们的联盟把我们推入这个迷人的安排。

他们在这里引入和谐与平衡的种子,以便最终的结果是一个空间:没有人受到攻击,也没有人攻击另一个。但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们必须受到战士的保护。所以在这个联盟中,我们是他们的保护者,既然我邀请他们进入这个宇宙,这既是我的职业也是个人的责任。

他们的意识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一股能量团,并释放出来。他们不像我们那样使用技术。他们的技术是意图在光领域的直接应用。然后他们将能量导向他们碰巧工作的任何维度。

所有这一切无可避免地把我们带到你们历史上的现在。有力量和反力量。其中一些力量和智能体对你们的福祉不感兴趣。他们不同意我们对改善生命、智力和自由的承诺。

事实上,他们所做的恰恰相反。而此时生活在地球上的你们是见证者,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这个过渡世界的共同创造者。

我想在读这篇文章的一些人可能想知道我们的建议是什么?作为人类,你们如何在这个时刻发挥你们更高的潜能?

你们正处在一场斗争中。斗争发生在那些想要释放你的人和那些想要囚禁你的人之间。有些人希望进行干预。当干预发生时,我希望你们了解大角星的一些技术。

把星舰从一个维度移到另一个维度需要巨大的能量。将我们飞船的原子结构从 5 维转换到 3 维将是一项非常艰巨的工程任务。我们完全有能力这么做,但只会在极少数情况下这么做。换句话说,从 5 维空间转移到 3 维空间,将使你们看到我们,并在你们的物理身体中与我们互动,但这对我们飞船能量系统的要求极端地高。

还有更优雅、更精巧的干预方式。

我们干预的一种方式是通过你们所谓的梦境时间,即大脑活动的暂停状态。有些人可能称之为冥想。但是,这种冥想不是逃避现实,也不是在平静中徘徊,而是调整思想和内心以适应我们与你们之间的交流频带宽度 (bandwidth)

正如我在开头所说,言语是原始的交流手段。但作为一个实用的物种,我们将使用我们可以使用的资源。因此,我试图用语言说出我们传达给你们的信息的本质。

你们被欺骗。你们被操纵。你们已经习惯于相信自己比实际低微得多。你们的眼睛蒙着眼罩。你们看不到自己生活的宇宙的丰富多彩。你们被从与你们的星际兄弟姐妹的思想与思想、心与心的交流中切断,并将继续被切断。我们所说的星际兄弟姐妹并不仅仅指大角星人或哈索尔人,因为有许许多多星际文明与人类互动。

作为人类存有,你们是星际皇族。你们被许多不同的星际文化所播种。你们被赋予了非凡的天赋和能力,尽管它们目前潜伏着。它们位于你们 DNA 中未被使用的部分中。

作为大角星人,我觉得荒谬的是,人类相信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并如此轻蔑地看待自己,你们的宗教要对此负责 !

你们许多宗教所撒下的谎言是对生命、智力和自由提升的诅咒。

所以,我想说的是,你们面临的首要任务之一是 -- 如果你们要宣称自己是潜在的真正的人类存有 -- 那么就要从你们宗教的谎言中净化你们自己,净化你们的内心、你们的思想、你们的细胞记忆。

现在我希望把注意力转到大角星技术的话题上。我们的技术进步有许多层次和方面。其中一个进步是关于寿命。

我想象,对于地球上的存有来说,我,或者任何其他存有,可能已经存在数百万年了,这种想法即使不是不可能,也是难以置信的。正如我先前所说,大角星人居住在 5 维到 9 维之间。我们文明的大部分在 5 维,我们的技术使用光的独特属性,就像我之前说的,通过这个,我们掌握了互相对立的力量,我指的是亚原子力量和量子动力学。

在我们 5 维的身体里,我们的自然寿命是你们几千年的时间。但在我们成为星际文明之前,我们掌握了再生 (Re-Genesis) 的艺术,也就是物理身体的再生,在我们的情况下是 5 维身体的再生。

这种再生技术使我们能够探索宇宙,而不必低温冷冻自己。再生室是一根两端呈圆形的管子,我们可以进入我们生命的不同周期。情况越苛刻,我们的生命力越衰竭,我们就越经常进入再生室。再生技术让我活了数千万年。它使我能够探索意识的维度,并发展我的能力。如果我被限制在几千年的自然寿命中,我将永远无法发展。

資料來源:https://mp.weixin.qq.com/s/2PINh4YQPwzVZfYbDkgsJg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相关阅读】

【新】【大角星人文摘】前言(一)《遇见大角星人》 

【新】【大角星人文摘】前言(二)《意想不到的传送》

【新】【大角星人文摘】前言--朱迪锡安《写在开头的话》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