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住,當你的快樂取決於別人,你的不幸也會取決於別人。如果你因為一個女人愛你而快樂,如果她不愛你了,你就會不快樂。不管你因為什麼而快樂,只要那個原因不在了,你就會不快樂。你的快樂總是瀕臨破滅,你的世界總是狂風暴雨。你永遠不能確定你快不快樂,因為你看到快樂的基礎隨時可能消失——隨時可能。你永遠不能安心。你的女人之前還在微笑,現在她又生氣了。你的丈夫剛剛還和言悅色,突然之間又勃然大怒。

 

取決於別人就是依賴——它是一種束縛,它是一種依賴,一個人不可能感到真正的喜樂。喜樂只有在全然的、無條件的自由中才有可能。所以在東方我們稱之為解脫。解脫意味著絕對的自由。與自己同在就是解脫,因為現在你不再依賴。你的快樂是你自己的而不是向別人借來的。沒有人可以帶走它,甚至連死亡都不能。

 

記住,死亡只能讓你與別人分離,它永遠不能讓你與自己分離。死亡看上去很可怕,因為它會將你從別人身邊帶走——把妻子從丈夫身邊帶走,把母親從孩子身邊帶走。死亡只是把你和別人分開。它無法把你和自己分開,把你和自己分開是不可能的。一旦你學會了如何與自己同在,死亡就失去意義,它不復存在。你變得不朽。死亡無法從你這裏帶走任何東西。那些死亡可以帶走的東西你已經自己放下了。

 

這就是靜心——放下非本質的,放下死亡可以從你身上帶走的東西。死亡將要做的事情,一個靜心者會自覺自願地做。他知道得很清楚——這些東西會被帶走——所以他就放下它們。單獨是妙不可言的。沒有什麼可以與之媲美。它的美是至美,它的壯麗氣勢磅礴,它的力量至高無上。

 

摘自:奧修談「佛說四十二章經」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