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 是有段时间了。我们经历了一段旅程。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要再回到暗居民的故事中。在那个故事里有很多不同种意识状态。其中有处于不确定状态的暗居民,他们不确定如何创造自己。还有三种亮居民:具有二元性的STOSTS 存有以及具有合一意识的统一者。所有这些意识中,只有统一者懂得一元性。如果你想理解合一意识的道德规范,就应该观察统一者的行为。

统一者知道你和他们本质上是同样的存有。所以他们以爱和慈悲的眼光看待你。他们不会把你或你的选择看做是错的。他们不会评判你或当你呼救时同情你(这也是评判!),但是会以在他们看来最佳的方式来帮助你。那并不意味着他们会马上来援救你。并不意味着他们会提供任何你想要的东西。往往你祈求的事务正是使你产生分离和痛苦的东西。因此,他们将以自己喜欢被帮助的方式帮助你,让你体会到你是合一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和现实的创造者。

给你举个例子。如果你对我说,”J-D,请帮我调整一下生活吧,它简直是一片乱,我马上过来帮了你,那们你我之间说什么好呢?也就是说,你完全无能,无法创造自己的现实生活,对吧?而我完全清楚你是我,我是你。也就是说,我也是无能的,无法创造我自己的现实生活。这样一想,我根本就不会来帮助你了。因此什么都不会发生,你懂了吧?

Z: 很清楚!因此,你就用你的真相方式来帮助我。

J-D: 千真万确!我的真相是万物与上帝合一,不管他们是否知道,每一个人都在创造自己的现实生活。我不能不顾我的真相为你做任何事情。我只能帮你为自己创造。那才能真正地使你看到自己的创造力量。你就会找到工具而勇敢地站起来为自己的生活负责,用自己的力量创造直到满意为止。

Z: 那就是为什么比喻故事中的光就是光。它并不是进入到你再按照它的意愿改变你。它只能帮助能看到它的人了解到自己有能力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愿选择和创造生活。

J-D: 很准确!那就是比喻故事的核心。那个光不作任何评判。它不会认为暗居民很差,犯错了,或无能。还记得这个光怎么来的吗?那是因为很多暗居民请求帮助。他们发出呐喊救应,如果回答他们的是他们自己的某些方面,由于他们仍记得自己的痛苦,所以没有评判,只是回答他们的救应。并不是以援救或罪犯的行式出现。那么这种回答只能保持循环下去。事实上不是这样的,回答是以一种柔和的爱出现的,每个人可以接受它或拒绝它。即使他们拒绝它了,也没关系,它始终存在有待今后被接受。即使他们接受它了,也没有具体要求应该怎么做。他们可以按造自己的意愿创造,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也就是说,他们也可以利用这个光为他人或自己创造痛苦。如果这的确是他们选择的话,他们将得到痛苦。直到有一天会看到这样不可能给自己带来喜爱和平安。

了解万物一元性能够充分扩展视野角度。能够发现万物完美。你就会停止评判他人而开始分辩你认为正确的,好的和真实的。之后,按照你的真相去做,而不是被他人控制。

Zingdad注:如果你想迈出受害者/罪犯/援救者三角关系,体验自己真实的创造者的本质的话,那么我的多媒体系列讲座梦醒将会对你有所帮助。请登陆我的网站zingdad.com中的梦醒Dreamer Awake

好吧。我们还没有完全理解一元性的含义。但是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现在想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我们既然已经展开了这个讨论,你是否会认为了解一元性会产生不道德和不仁慈的行为?

Z: 不会。我非常感激这个对话。我现在可以理解那些具有统一意识的存有们肯定是为人善良的。按我的定义他们是最可爱的存有了。他们决不会伤害任何人的。

J-D: 那好。我已经在这章回答了你在第五章问我的问题。现在我想用另外一个观点来结束这章。你还记得早先时候你担心这场对话会无的放失?担心你会把时间浪费在毫不相关的问题上?

 

 Z: 是呵,我记得的。

J-D: 你当时觉得暗土地的故事是浪费时间的。你想寻找一元性对道德准则影响的答案,所以你感觉到我们停滞不前而浪费了时间。现在我要告诉你的是暗土地的故事不仅对理解一元性的影响打下了好的基础,而且对理解今后的话题有极大的帮助。我们不仅达到了最初的目地,而且还取得了更美好的成就。你不仅找到了答案,而且还获得了更深刻的理解,远远超过预计的打算,我说对吗?

Z: 对。肯定是那样。这个谈话是我至今以来最喜欢的。我会重新再读几遍的。

J-D: 那很好。我建议你马上就读。你会发现我已经为你今天的理解埋下了种子。如果你一年以后再读的话,你将会得到新的更深刻的理解。这就是这一章的独特之处,它比我一开始就直接回答你的问题要丰富得多。

Z: 太棒了,我现在能体会到它的完美。

J-D: 那是因为 

在一的层面里,万物都朝最佳指引。

也就是说,万物都是完美的

另一种刨根问底的说法是,

如果你无法看到完美,说明你站得离画太近。” 

Z: 简直太神奇了,J-D! 感谢你带给我的福音。但是,我仍然对此还是有些问题的。

J-D: 它们是...

Z: 你谈的一元性听上去都挺好,但是 ...我现在生活在地球上尽最大努力理解这些道理,做一个好人,成为一个灵性的人...但是我与你,上帝以及万物还是分开的!我指的是,我理解你说的。但对我来说它只停留在理论上。我个人没有直接体验到一元性。

J-D: 对你来说那是个问题吗?

Z: 当然啦!!!我从心底渴望这个体验。我想了解一元性。与你的对话更加深了我的渴望。但我仍然没有体验到它。我一生中有一些很强的灵性体验,但是我还是与上帝和其他人分开的。

J-D: 那么你有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