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等离子存有和以太实体》

 

 

(騰訊視頻--來自網路)

 

 

内容提要:

许多等离子存有被认为是UFO,实际是生命体

影子存有

以太存有也分负面的与正面的

无孔不入的负面以太存有实际影响着每一个人类

蓝鸟人说:在将来会通过太阳事件及能量变化来清理所有的以太存有

 

大卫威尔科克:好,欢迎来到揭露宇宙,我是你们至诚的大卫威尔科克。我和内幕人士科里古德在一起。本集我们将讨论一个广泛的话题。我们一直以来认真地谈论了外星人,那种以人形出现的生物,他们不是人类,但他们是类人型。本集我们将讨论以太存有,它们通过各种不同的通道来降低我们的频率。科里,欢迎回到节目。

科里古德:谢谢。

大卫威尔科克:我想首先我们可以简单开始,一个简单的概括,在太阳守望者项目中,你研究了一些只是等离子的存有。

 

等离子存有

 

科里古德:是的,我研究了那些寄居在木星的电场,基于等离子体的存有。现代的主流科学根本没有涉及的生命形态。

大卫威尔科克:传统生命观是生命必须吃和拉,必须运动,必须呼吸。

科里古德:对的。

大卫威尔科克:且一定会有知觉,那么这些等离子存有确切地说,他们怎样吃拉,运动和感知?如何展示生命迹象?

科里古德:他们有明确的感知能力,他们展示着保命的迹象。他们不喜欢不愿意被用作实验,更不愿意他们的身体被切割。他们躲避着伸向他们的技术。因此,这展示出智力迹象。他们有像细胞分裂一样的复制能力,曾经展示过...我不确切知道他们的运动方式,但是他们可以通过行星的电磁场进行旅行。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有什么是完全看得见的吗?或是肉眼完全不可见?

科里古德:肉眼几乎完全看不见。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能被红外或热感成像发现吗或者类似影相?你怎么知道他们在哪儿?

科里古德:我不认为他们能被红外感知,但是他们可以自我允许显形,主动显示给科学家观察。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我想那很重要,因为我曾经看到过,也许是发光的等离子存有。

科里古德:在纯肉眼下,你能看见不是很巨大的等离子物体。

大卫威尔科克:为什么你们那帮同僚会认为花大量时间,研究这类物体非常重要?

科里古德:这是新生的科学,这是一种新科学的化身。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现在秘密社区有了一整套科学体系。乔斯·埃斯卡米李亚谈论过像棍棒的物体...天空鱼。

科里古德:哦,是吗,天空鱼?

大卫威尔科克:天空鱼,对的,这些东西有时会展现在相机前,我不完全确定。有时,我很好奇有像昆虫一样的东西飞过,但他们是那种只能被相机拍到的物体。因此,自从我们开始讨论以太存有,这在另类媒体已形成一个大的话题。你有什么信息关于这个的,或是类似其他的?

科里古德:不止一种特定的情况,有类似种类的等离子存有存在于天空,因此我不能说那不是真的。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有一个很重要的画面,我想让每个人现在都看到。我们可以转发它。这画面是来自太空穿梭机与卫星之间的连线(锚索)实验。他们用很长的导线从太空中传输电能给卫星。当他们做这个的时候,所有类似球形的、发光的,圆环形结构的,中间有洞的物体,围绕着锚索(导电线)

 

天空鱼

 

现在很多人都笼统称之为UFO目击,但这看起来他们是一些以太存有。你认为我们看到的是什么?

科里古德:那多半是生命形式之一,生活在地球的电磁场里。每颗小行星都有电磁场,都是他们游历进食区。其中一部分会花掉一生的周期,生活在一颗行星场内。

大卫威尔科克:它们为什么会被吸引到通了高能电的电线周围?

科里古德:他们的食物来源就是电磁场的能量。电线促成了某种脉搏,或冲击了它们原有的电磁食源,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大卫威尔科克:那么它们是正在进食?......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有意思,它们会追逐卫星吗?就像我们用于通信的同步轨道卫星?

科里古德:我没听说过那个。

大卫威尔科克:航天器呢?像空间飞船、X37B,或太空项目有否遇到?

科里古德:我没有听说过航天器有那种遭遇和碰撞,或类似的任何问题。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到目前为止,你告诉我过的,听起来像阿米巴原虫或细菌,都是很原始的低级生命形式。这些物种里,有没有高智能的迹象?有没有得到任何暗示他们是高智能的?

科里古德:关于这个有很多推断,如果他们是高智能的,他们却没有关注我们或者想和我们交流。倒是看起来像:只关注在他们的生命周期里,复制再生,仅维持着生命周期。

大卫威尔科克:那么它们更像是细菌一样的低级生命了。

科里古德:对的......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这个以太存有的话题,涉及到了许多不同的领域。我们也...涉及到了最远光谱的尽头。你说过蓝色球体存有他们自己告诉过你:他们是天然的以太存有,并非技术制造。

科里古德:对的,他们不是人造的。自称是球形联盟中最高密度的存有。说来自第九密度,即球形结构。尺寸无关紧要,我意思是,可以是只有乒乓球大小,也可以大到包下整个太阳系。

大卫威尔科克:对的,那个水平对于一些人来说理解困难。因为我们一贯认为智慧生物都有身体。在生化生命以太生命之间的分界线在哪里?

科里古德:如果他们是由感知的但是没有肉体,那它们就是以太生命。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但是更具体一点,这些以太存有是开始从生物,而渐变为能量态的吗?或者是整个生命周期从头到尾都是能量态的?

科里古德:两者都有,一些是来自于物理身体的演变。据说是来自外部领界,或另一个现实(轮回)。所以,这是一种组合。很多不同的非物质存有。

大卫威尔科克:我们来谈一小点负面的部分,因为这是明显地我们要进入的部分。本集话题清单之一即是影子存有。那么什么是影子存有

科里古德:好,影子存有是几种不同的物种。大多数人看到的影子存有是来观察他们的以太存有,或者他们想给人们制造恐惧,以恐惧为食,从中吸取能量。还有一些事是带着同样目的而来的实体,来自意识出体经验。例如蜥蜴人就有意识出体经验,用于观察人们,恐吓人们,从中觅食和排泄负能。

大卫威尔科克:有没有人们看见的影子存有?来告诉我们如果发生在某人身边的一些经验?

科里古德:好的,这应该是第一手资料知识,多数时候,人们的眼角余光会看见有影子闪过或快速潜入另一个房间。你想戏弄一个人,你会乘他不注意晃过他。你知道这事也发生在我孩子身上。它们看着他们,我女儿抬起头来,它们只是呆在那里,让我女儿观察它们。

 

影子存有

 

大卫威尔科克:像剪影?......

科里古德:一个人形剪影。

大卫威尔科克:它看起来像什么?你看到脸了吗?看到皮肤吗?

科里古德:看起来像三维(3D立体)的影子。

大卫威尔科克:就是一个影子?好的。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我问了一些人,谁服用了LSD(禁药),一些人告诉我,他们通常很快能看见这些东西。所以,你认为当人们服用禁药进行意识扩展时......

科里古德:是的,那可能会降下面纱(开视)。

大卫威尔科克:...那会使这些东西更清晰吗?

科里古德:嗯,是的,那也是他们的实验之一。给人们精神药物,试图找出他们会经验到什么,会遭遇到什么类型的以太存有。这取决于人,什么样的生活,是否是积极或负面的导向,他们就会遇到负面的或积极的以太存有。

 

大卫威尔科克:人们遇见积极的以太存有,实际会怎样?

科里古德:多数是被赋予灵性知识或教导。或者真正的幸福的感情体验。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这些负面存有的议程是什么?当他们出现在人们面前时,他们最后会怎样?目标是什么?

科里古德:一些是为了吸食人们的能量,一些是为了观察,一些是用实体做到出体连接,就像黑魔法,像阴谋集团的人。如果他们不能用脑控技术或其他办法控制某个人,他们就会用实体附身技术来诱导人们的反动思想。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所以这些都是真的。真实的话题。

 

科里古德:他们也会用实体附身技术来作为守门人,当人们要越界时,如果他们不能确保人们失去指定的记忆,他们就会用实体附身作为守门人。给试图想起禁止记忆的人,施以焦虑攻击,或任何攻击。

大卫威尔科克:创伤性意识控制、精神药物控制和实体附身控制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在脑控技术中他们实际如何运作?

科里古德:嗯,他们结合使用,他们通常将上述所有技术作用于人们。不同的人可以抵抗三种脑控。他们通常一起使用来达到想要的效果,只用一种把戏是没有什么用的。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

科里古德:创伤攻击,也是实体附身技术中的重要手法,身体的,性欲方面的攻击都是常用的手法。

大卫威尔科克:创伤攻击会促使人们更多地接受实体附身吗?

科里古德:嗯,创伤本身就是那种约束的胶合剂。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哪些存有会去做这类事?你是说哪些存有会附身到人们。是指他们会寄居到人类的体内吗?就是说附身影子的整个生活就像寄生主体的寄生虫?

科里古德:对,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这些存有是同时附身在多个人体内,还是一次只能附身一个?

科里古德:我无法得知这些以太存有的附身边界。...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

科里古德:不过是的,他们肯定会被分配人头,无论做什么都会很专注。例如他们被分配到让他们隔离特定话题,就会被分配人头;任何时候人们想谈起禁止话题,影子就会立即介入,实施恐慌打击或者让人们混乱,陷入昏沉。

大卫威尔科克:我们听到多个关于萨满做法的故事,说这些附身实体锚定到身体的特定部位,就会造成头痛,或者疾病,或者内部组织的溃烂,你能谈一点这方面的情况吗?

科里古德:我见过相关的信息,一些附身实体能够在任何时候触发连接,导致附身部位发生肿瘤和异变。这和我听到得信息是一致的。

大卫威尔科克:我听过他们称之为印象记忆和躯体记忆。按摩疗法依据此,针灸疗法依据此。你能确定附体实体锚定到身体的特定部位,会打乱记忆,通常会造成疼痛或疾病吗?

科里古德:是的,他们通常锚定到能量场的不同部位。当他们这样做时,他们就会吸吮你身体的能量,导致你生病。而特定的地方,会引发身体反应,像疼痛、损伤、或其他异变。

大卫威尔科克:你听到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吗?这回让人们发疯。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我们应该在这里给予人们希望。

科里古德:嗯,我知道萨满想出了办法去摆脱它们。而一些西医反倒是没有考虑到这些。到底是人病了,还是心理问题,或是其他。但萨满会把这个做首要问题。他们会探讨到底是精神上的,还是身体上的问题。

大卫威尔科克:你认为美国的土办法怎么样?他们通过燃烧香草,玉檀香木、鼠尾草制造烟雾,来驱散附身实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