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让我们来面对这个问题。沮丧这个词其实是愤怒的另一种表达。沮丧看起来像是外部环境造成的东西。这样或那样的事物让你失望了,经由你头脑中的弯弯绕,很容易你就说服了自己那是挫折和沮丧在攻击你。

愤怒没那么狡猾。你的确需要面对你的愤怒。不管是什么点燃了你的怒火,你得承认你生气了,你得对你满腔的怒火负责。

沮丧似乎没那么严重,不知何故,你觉得你对它没什么责任。你似乎也的确无辜:电脑被垃圾邮件占据,该你沮丧。诸如此类的种种。

我劝你对所有让你心烦意乱的经验都负起责来。你不必抓住它们不放,你要做的就是承担起责任。

我们再来谈谈你对世界的格格不入的感觉。这是一个比较基础的问题。你不愿意承认你与世界格格不入。你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你总感觉世俗生活的背后隐藏着什么要来逮住你。说不定你也曾口是心非地说过世界是仁慈的之类的话,即使你始终在与之缠斗着。

世俗的东西又来了,你似乎在发泄,看看它们是如何虐待我的!我怎么可能不沮丧?看这事儿闹的,再看看那事儿,都发生在我身上。这个数学问题我没法儿解,鞋带也断了,真烦人。难怪我这么累,看看今天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亲爱的,做一个这样的无辜的受害者并无一丝好处。因为受害者也是肇事者。你给自己玩了个魔术。看起来挫败好像是外部强加给你的,但其实不过是你对自己耍了一个花招。兔子还没从帽子里拎出来,你就是把兔子放进帽子的魔术师。

或者,也许你就愿意假想自己被欺负被隐瞒了 --- 好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又来了。不是这样的,我亲爱的,你是善于转嫁责任的惯犯。

没人否认你的汽车抛锚了(以及你所遭遇的各种让你沮丧的问题),就现在,你看向自己的眼睛,然后承认自己的问题和责任。

你也可能说你的确是个无辜的受害者,或湿疹瘙痒或蚊虫叮咬或胃部不适,它即来之,你则安之。现在起你开始负责:对你的反应负起责来。其实,亲爱的,别作反应,直接行动起来,用良好的心态来处事行事。

没有暗藏的玄机,亲爱的。是你的多虑在撒网,你思虑着想逮住什么。

如果你把一锅汤打倒了,倒了一地,当然不是你故意的,但的确是你而非别人把汤打倒了,自然该你来收拾地板上的残局。

有时你的指甲断了,你的手指甲。你当然也可以把断指甲的事怪罪到别人头上,然,是你,你手上的指甲断了。你可能会说因为你体内缺钙,但我会对你说:是谁,谁缺钙了?

让自己陷入清白无辜的泥潭,不是你的最佳利益也不是其他任何人的最佳利益。或许在某人的标准里你的确无辜,但我再说一遍,即使你很无辜,该谁来收拾打理这一切?

如果你溺水了,而你又不想被淹死,你打算怎么办?难道你只是说:我可没要求被淹死。你当然可以四肢并用地游起来,免得自己被淹没。

当有人给你些不为你所喜闻的建议,你可能会嘟囔:这到底是谁的生活?

这正是我要对你说的话:这到底是谁的生活?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whose-life-is-this-anyway.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