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呆在一個小鎮上。木拉•那斯魯丁在行騙。他說他可以用魔術變出兩倍的錢,他演示了技巧。他把一張一百盧比的鈔票變成了兩張。這是個花招,但那個人印象很深刻。於是那個人帶來他擁有的一切。他不是一個很富有的人,但他把所有的東西——飾品,金子,寶石,錢——他把所有的家當堆放到那斯魯丁面前。隨後那斯魯丁變了個把戲,帶著所有的東西消失了。

 

  這個人找到我,他說:「你為什麼允許這麼狡猾的人跟隨你?」我說:「你是狡猾的人,所以他才能利用你。你希望你的錢毫不費力地翻倍,所以他才能利用你。如果你是天真的,你怎麼可能被利用呢?你的邏輯和他的邏輯沒有什麼區別。你對他有沒有期望?他利用了你的貪婪。他利用了你,因為你願意被利用。你看得到這其中的整個荒謬嗎?」

 

  我告訴他:「如果我是法官,我會判你們一起入獄,因為你們是共犯。這不是他一個人的責任。事實上,你要負主要責任。如果你不願意,他怎麼可能利用你呢?」

 

  所以不要說這些人是真誠的、天真的,被狡猾的人所剝削。不,他們自己肯定有某種狡猾在裡面,他們一定在尋找捷徑,想一步到位。那樣任何人都可以利用你。

 

  有人說:「這樣就行。只要一句咒語——你早晚各念二十分鐘,就會達成圓滿的喜樂。」他提供的東西非常廉價——你們稱為超覺靜坐或什麼的,隨你喜歡——如果他要收一百美元有什麼問題嗎?而你卻說這個人在剝削。他沒有剝削你的天真,天真不可能被剝削。一個天真的人會瞭解——「這怎麼可能?只要早晚各念二十分鐘『南無,南無,南無』,你就成道啦?」

 

  如果你沒有理智,即使他索價一百美元,他也只是在配合你的邏輯。你付了一百美元,然後你就認為他在剝削你!理智一點!

 

  除非你願意被剝削,否則沒有人可以剝削你;除非你願意上當受騙,否則沒有人可以欺騙你。這是你的責任,所以要警覺,要理智。不要當個白癡,否則一定有人成為你的上師。那時就不要不停地哭喊,大吵大鬧說你被剝削了。那是你希望付出很少代價就能達成涅槃。

 

  永遠記住——你受到束縛是因為你希望成為奴隸。你不能保持自由,所以你落入某種束縛。但這是因為你,否則沒有人可以囚禁你。你害怕自由,你害怕成長,你害怕面對真實的生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