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2

 

 

 

我有一口古井,

连通着宇宙意识,

储蓄着人类般若波罗蜜,

只要我汲取,

它总会有,无穷无尽。

我把水桶放进井口,

我松放手里的绳子,

我摇荡水桶,

般若波罗蜜灌满水桶,

我提取绳子,波罗蜜在即。

我把它泼在纸上,

那就是般若文字;

我把它倒在你的钵里,

那就是生津解渴的玉露,

源源不断。

我有一口古井,

就藏在我的心地,

你的问题是钩子,

我的悲心是水桶,

你要,我汲,

我密切配合这施与受的游戏。

这口古井并不是我的,

它是全人类的,

所有靠近这口古井的人都可享用这口古井,

它的水入身可以洗去污浊,

它的水入口可以解除焦渴,

它是圣泉,它是圣水。

我就是一口泉眼,

我就是一口井,

我流淌着上帝的琼液,

我滋养着它的臣民。

哦,不不不不,

我并不是我,井并不是井,

也没有谁滋养谁的臣民,

那是上帝在滋养它自己,

假借一些你,假借一个我。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