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Inner explorer 新人类扬升意识 

 

          

 

心灵密谈第十期

 

Yyachak     Rrain

 

Y这几天感觉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R感觉最大的收获是认识到空性,我觉得空性是“空有不二”的一种空性。我对空性的理解很长一段时间是在寻找一个“空性”,有的时候能够体验到感兴趣的某种思维形式、某种生活方式而且能够融入的时候(就会感觉很好),但如果感受不到我就会去寻找一个“空性”,这就产生了和现前所处的“当下”一个分离。这时候越寻找离空性越来越远,反而活在头脑的一个妄想当中。所以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不再去抗拒、或者不去选择(排斥)自己不敢兴趣的东西,而是去接纳,在接纳当中去体验空性。这个心态转变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至少愿去接纳一些最不愿接纳的东西、最抗拒的某些身体的体验、某些环境。

 

Y嗯,这个认识是非常有蜕变性的。很多东西就是因为我们理解得不够,所以导致在进行灵性探索的时候总是会出现很多问题,或者总是抓不到重点。你要探索灵性的东西首先要抓住重点,就是认识要透彻、要清晰,指导思想要正确。如果不正确的话你的探索肯定会不断制造出问题,或者是内在的冲突。只有你在包容所有对立面、包容所有观点、包容所有意识层次的基础上,你才能找到一个世间和出世间的结合点、或平衡点。那就是灵性和物质不是对立的,它是个统一体。物质(生活)里面也体现着灵性,灵性(生活)里面也包含着物质,关键点就在于你怎么去平衡这两者,找到它们的相通之处。只有在找到这两者的相通之处的情况下,你才能够有意识地把你的物质生活、就是你现在的生活纳入到当下的体验当中。

 

通过当下的一个完整体验你就可以去了解事物的真相,就可以去探索本质,即空性的本质。如果你要获得那种心灵的圆满,或者灵性上的圆满,那你思想上是首先要达到一个圆满的。也就是对世界的一个完整认知,这也是来自于你对自我的一个完整认知。也就是说如果你能接纳你所有的面向,不管你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你擅长的还是不擅长的,你都能够接纳,能够把它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那你就可以将它融为一体。在完整地接纳当中你就获得了一个完整的自我意识,当你是完整的,你看到的生活,你看到的世界它也是完整的。所以它也是你真正进入实修状态的一个前提条件。

 

那你是如何看待这个所谓:“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这个本体的呢?

 

R我现在感觉到的是内在的恐惧和自卑是本来就不存在的东西,而这个“不存在”就是背后“存在”的一种形式。如果说我认为有一个“存在”的话,就是一个有的执着,如果有一个“不存在”存在,那就是我头脑中立的一个“有”。我觉得这个地方很难用语言来表示,但我感受到一个东西,就是我本身追求的任何东西,我自己内心的感受…或者说我内心最深刻的体验就是我要战胜我内心深处的自卑,可能我觉得这件事做不好,我就很自卑,自卑又更害怕做不好。后来我发现我突破的点在于,我发现背后的那个“我”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所以当这个“我”不存在时就没有一个可害怕的对象,也没有一个害怕的主体,害怕的人。你说有一个存在但是那个存在是什么?无法用语言去表达,我觉得就是一个“不生不灭”的存在。就是本身就存在、本来的自己、自然而然不加头脑和妄想去分别的那个存在。

 

Y就是一个本来如是的一个状态。就是它不会有任何改变的、不会附加在任何生灭现象当中的本来如是、如如不动的一个东西。当然在你表述它为一个东西的时候,它又产生了一个相对的东西,所以在根本上它是无法用语言去准确描述的。因为语言的东西它总是会制造一个对立的概念,那当你用头脑想去抓住一个从概念里面创造的一个东西的时候,其实它还是一个概念。也就是这个概念并不是那个不生不灭的、或者你怎么称呼它都可以的一个本体。如果你从有的角度去看它,但是你找不到所谓一个有的东西存在;如果你是从一个无的角度去看它,那你不会找到任何一个所谓无的东西。你不可能把它想象成为一个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的一个无,因为那样也是从概念里面延伸出来相对于有的一个状态。所以如果用语言来描述的话,它可能更接近于非有非无的状态,它既不是有也不是无,当然它也不是既有既无那种状态,因为这还是一种头脑的分别产生的一个概念。很多时候我们在对一个事物认识的时候是从一个概念出发,然后通过推理和想象来形塑这个东西。但是如果这个东西并不存在于头脑的想象和推理之内的话,那你怎么可能去确立它呢?

 

所以这个东西确实是无法简单地用一个语言或者概念来确立的,但你又不能说它是“不存在”,因为这个东西是可以体验的,就好像我们可以体验物质世界一样,它也可以成为你内在很真实的一个体验。所以关键的问题就在于怎么去认出它、怎么去达到它。那既然它不是有的一个对立面,那它肯定也不是物质世界的一个对立面,如果你把物质世界当成一个有,那它的对立面应该是一个虚无的东西,就是不存在的。但其实它不是存在于对立里面的一个关系,它要么是绝对的,要么是从来都不存在的。那如果它是绝对的,意味着整个物质层面也是它的,也是属于它的。也就是我们所体验的所有物质层面的二元现象都是不生不灭的。只能用这个逻辑来看待它,如果你说它是物质以外的东西的话,那它就是相对的,那个相对的东西你就可以去寻找得到它。但是当你能够真正地体验它的时候,其实你会发现它不在你的感官知觉之内,你一但使用感官知觉它就无法体验。因为你用感官知觉它仍然是一个相对的东西,当你停止感官知觉的时候你无法去分别它,因为它是一个整体。当你处在整体里面,你作为一个主体性、它作为一个客体性这两者是没有分别的。如果你仍然作为一个主体来认识这个客体的话,那你跟它是一个对立的关系,那这个东西就不是绝对的。既然不是绝对,所谓的“不增不减”就不成立。

 

它超越了世间的好坏、善恶、美丑、垢净的分别,它不处于这种分别心当中,它是完全纯净的。在你内在那个最深的地方它是完全纯净的,它不受二元性的污染,如果你能体验到那个东西,你会发现不管你拥有什么样的对错观,它都是超然的,它不参与到这些对错当中。它是永远不变的,所以它也是不垢不净的。它即是永恒的,永远都如是。永远都如是即是一种不灭的状态,既然不灭那就没有一个生的开始。这是无生,所以它是无始无终的。所有的物质、包括我们自己都是处在这个无始无终的本体里面,这也可以称为“道”。我们处在道当中,那我们本质就是道,那我们所体验的这些变化、现象只是它的一个显现。但是我们体验的这些变化和现象是依赖于它才能显现的,也就是所有的事物和现象在本质是没有自己的自性的。既然没有自己的自性那它又如何生?那只去推理到这个本体,也就是所有万事万物它的本质、本体是一样的,就是那个不生不灭的东西。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不生不灭是绝对的,我们所体验到的一切就是不生不灭。所有的分别都是因为我们的感官意识创造出来的一个幻相,它不是真实的一个实相,唯一的实相就是绝对的一元性。甚至连这个一元性这个概念都不存在的一个实相,超越心智的一个实相。

 

那你觉得在往下的生活和修行当中,如何去更好地把握自己呢?

 

R我觉得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身心和头脑意识不协调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感觉这个头脑跳出来太快,我目前能够察觉的每一次都比它慢,还有就是它比我身体的反应、心灵的反应都要快,让我没有时间去调整自己的身体,或者内在心灵的不平衡状态。调整不好的时候这个心和外部世界的同步、关联和平衡性就失去了,这样当我去做事情的时候,总感觉自己跟这个世界、这个当下隔着一个东西,两者是有脱离的、不平衡的。那么这个协调性是接下来我需要去重点认识的问题。

 

Y嗯,那如何去协调这个身和心之间的平衡和关系呢?就是你需要依赖什么样的手段或者技巧来达到这个目的?

 

R从我现在的感受来说,我需要先让自己先慢下来,慢下来之后然后去看破我头脑的思维。某些地方思维跳得太快,然后去观察它,或这种思维是错误的,然后让自己不停留在那个思维里面,不受其影响。还有一个点就是,我认为这个头脑的干扰是一种存在或者干扰的想法,它本身也是错误的。它立了一个有,而这个东西本身是空性的。所以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我观察我的头脑思维,然后发现它快的时候我就让它慢下来,或者它把我带离这种平衡状态的时候我要看到这种“我执”。如果是一种目的性追求结果的一种思维,我就不随这个思维走。还有一种方式就是,不管它存在与不存在,我现在必须要做一件事情,不能安静下来去观察它,但是我仍然要去做这一件事情,这些影响本身也是虚妄的东西。只要让我自己训练出一种觉知的能力,让我的心和做事达到一种专注的话,这种专注的力量能够消解掉那种头脑的思维对我的抓取。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办法。

 

Y其实这个最根本的手段就是你要不断地去觉察。就是那些干扰你的——过去的那些方法,错误的、有局限的、不完整的思维方法你必须要能够觉察,在觉察的时候它们就会逐渐地减弱对你的影响和支配。通过觉察以后有些东西就会慢慢地消退,头脑慢慢地消退,它就会失去它原来习以为常的那种惯性。当头脑消退的时候你的心就会变得活跃,你的心更渴望的东西是一种体验,心是以感受和直觉为主的。它不同于头脑是用来做事情的,用来计算和分别的,用来思考的一个工具。只有把你的力量从头脑收回来,更多的回到心,用心去感受生活、感受生命的鲜活、热情、喜乐,这样你的心就会更好地开放。

 

灵性成长它最终是要关注你的心,而不是头脑。当你的心能够关注到这些平常你很少去关注,很少去感受的一些生活细节,那你就有可能超越时间对你的束缚。当你脱离当下的时候你对世界完全是无感的,你不能够很好地体验生命整个过程,整个发生。你既然不在当下那你也无法很好地去学习,这种学习就是全方位的,包括你对自我的一种观察。如果你是活在你的内心当中去体验事物的话,你的身心肯定是协调的,对细节的把握也是完整的。它知道在什么时候做出恰当的行动,它有这个内在的智慧。但是当你把这些内在的智慧完全交给头脑的计划和算计的时候,那它就容易出现问题。因为这时候你的心是不开放的、是局部的。

 

你的心完全专注在固定的一个焦点的时候,它不是完全开放的。只有把心放在没有固定的一个焦点的时候,它对当下所发生的一切,这个一切包括你身心的状态你是了解的,外在的一些情况或者变化、一些感受你也是了解的。这样的了解就是一个完整的了解。在这种完整的了解和学习当中,它就能提升你心灵的敏锐度、感受力、直觉。这有利于你的心不断地向外打开,它不再是封闭的,它不再活在你头脑创造出来的那个小世界里面。如果你总是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面,那你对外在的无关的东西可能是非常迟钝的。你不关心其它的东西,也不关心周围的人、周围的事,那你心灵其实迟钝的,这样就不利于你心灵的成长。

 

因为我们的心灵最终是要跟整个存在融合在一起,让我们的心融入到整个道里面,融入到绝对的一元性里面。那就等于说我们在生活当中也是一样的,我们要去打开自己,要去接纳。不能说我要去追求一个东西我就必须要抗拒另外一个东西,那就是不接纳。或者为了让自己的小世界不被打扰,我就把其它的世界给屏蔽掉了,那也是一种抗拒。那这种抗拒的结果就是你的心紧缩了,因为当你意识到你的小世界受到侵扰的时候,你就会感到恐惧。但是当你的心完全地向外接纳,不再用你的头脑的固有观点去分别和评判的时候,显然这时候你的心就不是紧缩的,它是完全开放的。这样开放的心就有利于跟整个存在进行一种交换、一种流动。就等于天地的阴阳在你的心里面流动,在你的心里面不断地合一。我们是通过这种内在的合一来达到一个纯粹性,来达到一个绝对性,一个与道融合的状态。所以就是通过不断地觉察、不断地去放下那些让你紧缩的、那些让你冲突的、那些让你产生批判的思维,去看清楚它,它是在哪些地方把你限制住了,然后你就把它释放掉。这样你就可以回到一个没有头脑干扰、没有思虑的当下状态。

 

在当下里面一切都会自然而然地发生,在当下里面那个内在的运动它会不断地扩大。当你的心扩大的时候,会带给你更多的人生洞见,这个洞见也包括你对灵性成长、对你是谁有一个更深入的洞见。这个洞见就是智慧,高于世间和世俗心态的一种智慧。这个智慧能够帮助你有一天获得开悟,能够让你立于中道。这个中道的由来就是你内在那些相对的东西、那些冲突的,不管你是认为正面还是负面的、或者阴和阳的,两种相互冲突的东西最终结合为一个超越于它们的东西。所以这个觉察就是你要不断去深入的一个手段。

 

   【相关阅读】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