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第二十二章 以太能力

 

以太能力是物理感官的延伸,使拥有者能够感知到属于物理层以太部分的「振动」。这些印象会通过眼睛的视网膜接收到,并当然影响到其以太物质。

 

在一些反常的情况下,以太体的其他部分可以很容易回应,甚至比眼睛更容易。这通常是由于星光的部分发展,以太分身的敏感区域几近总是对应于星光脉轮。

 

粗略来说,主要有两种灵视力,分别是较低级和较高级的。较低的种类偶尔出现在未开发的人中,例如非洲中部的野蛮人,并且是一种属于整个以太体的模糊大体感觉,而不是通过专门的器官传达的确切而明确的感官感知。它几乎并不为人所控。与神经系统关系极度紧密的以太分身,对它们当中一个任何行动都会快速地反应在另一个。在较低灵视力中,相应的神经紊乱几乎完全在交感神经系统中。

 

在发展程度较高的种族中,当心智能力被发展出,模糊的感官通常会消失。随后,当人的灵性开始出现,他会重获灵视力量。但是这次在意志的控制下,能力是明确的,并通过一个感觉器官去实践。任何神经的行动几乎完全都在脑脊髓系统中。

 

较低类型的念力机制最常在动物和智力非常低的人类中出现。歇斯底里式和无法调节的念力机制是由于脑袋发展程度低和受交感神经系统支配,该系统中的大型有核神经节细胞含有非常大比例的以太物质,因而很容易受较粗糙的星光振动影响。

 

以太视觉可以暂时被例如震颤性谵妄刺激到,因此患者会看到以太(以及星光)生物:在这些情况看到的蛇类和其他恐怖物体几乎都是低类型的生物,它们会以醉汉体内散发出的酒精烟雾为食。要注意的是以太分身特别容易受到酒类挥发性成分的影响。

 

灵视能力有时还可以在梅斯默催眠术的影响下显现;也会由于兴奋、歇斯底里、不健康、药物或某些引起自我催眠的仪式引起的神经紧张而显现。但是,让人堕入梅斯默催眠来获得灵视力体验是不建议的,因为被另一人支配意志倾向令受试者的意志减弱,从而更容易被其他人摆布。

 

偶尔有人够幸运得到了以太自然精灵的友谊,就可以受到这些生物的帮助而得到几个瞬间的临时灵视力,使这人可以看到它们。为了培养这种友谊,必须记住这些自然精灵是极之害羞和不信任人的:它们对普通人的肉体散发物反感 - 肉类、烟草、酒精;还有低下的自私感觉如色欲、愤怒、抑郁。本质崇高的强烈无私感觉创造出自然精灵喜欢沉浸在其中的一种氛围。

 

几乎所有自然精灵都喜欢音乐,而有些特别会被某些旋律吸引。C·W·利德比特写道他看到西西里岛的牧童用他们自制的箫吹奏,他们周围都有一群为此淘醉的小仙女听众,它们的意识可能都迷失在极乐之中了。但是有时,农民真的看到自然精灵,如同很多人在文学作品申明的一样。

 

发展以太视觉的其中一个方法是利用想像力。努力去「想像」一件物理物件内部是什么,如一个盖上的盒子,就好像,即用绷紧的专注力去「猜」,尝试去看到正常视觉本应看不见的东西。有人说在尝试很多次后,「猜测」变得比概率理论所认为的正确次数更多,而现在,这个人实际上开始看到了他以前只是想像的东西。有人说这种做法是美国红印第安人的祖尼部落沿用的(看比阿特丽斯·伍德(Beatrice Wood)在19254月服务杂志中写的文章)。

 

大量的人在合适的光照条件下,如果他们会费尽心思去看,是可以看到当它从梅斯默催眠师的手中流出的梅斯默流体,即神经-以太。十九世纪中期的赖兴巴赫男爵记录过,他发现超过六十人能够看到这些散发物,有些人还能看到与前者有些类似的物理磁铁、水晶、有一端被阳光照射的铜线发出的散发物。观察者们通常会被关在黑房间中几个小时,令视网膜更灵敏。

 

有人报告有些正常看不到N光线的法国科学家在一片漆黑中坐了三或四小时后,变得能够看到。

 

我们在这里注意到N光线是由于以太分身中的振动,引致周围的以太起波浪。学生会记起来动物、花朵和金属都会发出N光线,但当所有类似的东西在氯仿的影响下,就会停止发出它们。一具尸体也从来不会发出它们。有人还会记得麻醉剂 - 如氯仿 - 从肉体逐出以太物质(看第一章),因此理所当然阻止了光线的发出。

 

拥有完整而受控的以太视觉使人能够看穿物理物质,例如砖墙看起来像一团一致的光雾;盖好的盒子的内容物能被准确地描述出来和一封被密封的信件可被读出;作出少许练习也就可能找到合起来的书本的一段文章。

 

当能力发展得完美,它就会完全受控,可以用意志决定用或不用。有人说从普通视力转为以太视力,和改变眼睛的聚焦点般容易 - 实际上是改变意识的聚焦。

 

地球用以太视力看某程度上是透明的,因此人可以看到相当深的地方,就像看向非常清澈的水中。所以,如果不是离地面太远,可以看到挖洞进地底的生物或煤矿或金属矿脉。因此,我们所看穿进去的媒介并不完全透明。

 

人和动物的身体主要都是透明的,所以可以看到里面的器官的动静,有些疾病可以用这方法诊断断出来。

 

以太视觉令很多实体变得可见,如有以太体的低序的自然精灵;几乎所有仙子、土地神和棕仙都在这个类别,苏格兰高地、爱尔兰和其他国家流传了很多这类故事。有一类有以太体并住在地球表面的美丽仙子,是从禾本科植物和谷类植物、蚂蚁和蜜蜂、和细小的自然精灵爬上进化的阶梯而来。它们作为以太仙子一段时间后,就会变成火蜥蜴或火精灵,然后是气仙或风精灵,随后它们会进入天使王国。

 

仙子的形体各式各样,但最经常是尺寸有些缩少的人形,通常夸张地夸大某些特征或肢体。以太物质有塑造性和很容易被意念力量塑模,它们能够用意志假设出任何外观,然而,当它们没有特别原因要采用其他外观时,都会有它们自己明确的形体。

 

为了采用不是仙子他自己本来的形体,必须清楚地构想它,他的心智要保持固定于它:一旦他的意念游离开去,他立即会回复自己天生的外观。

 

以太物质不像星光物质会一刹那间就服从意念力量。我们可以说心智物质随意念改变,星光物质变化之快让正常的观察者很少注意到任何差异,但人的视觉可以毫无困难地跟随到以太物质的增长或减少。一个星光气仙会从一个形体一瞬变成另一个;一个以太仙子迅速膨胀或缩少,但不会是一瞬间做到。

 

这还是有限制,尽管仙子可改变的大小范围是广阔的。所以,天生十二寸高的仙子可以将他自己扩大到六尺高,但要相当绷紧才能维持不超过几分钟时间。

 

其中一个生命进化流是离开矿物王国后,不进入植物王国,获得定居于地球内部的以太体,实际上在岩石里生活,这对他们的动作或视力没有任何障碍。到了后期,尽管依然居住在岩石里,它们生活于接近地表的地方,而它们当中发展程度较高的偶尔可以短时间从那里脱出。这些土地神有时会在洞穴或矿坑中被看到,和或许更常听说过变成可见的,不论是通过用一层物理物质包围自己来物质化自己,或当然通过成为暂时的以太灵视力者的观察者。如果不是对接近人类有根深蒂固的抗拒,它们将会比现在更频繁地被看到,它们会与除了最低类别的自然精灵外的一切分享。

 

有些较低类别的以太自然精灵并不符合审美感官。有一个像一条隙的红色巨口并且没有形状的大团物体生活在腐烂血肉的令人厌恶的以太散发物上;贪婪的红棕色甲壳类生物徘徊在名声不佳的房子上;和野蛮的章鱼一样的怪物在醉汉的狂欢中幸灾乐祸,陶醉在酒精的烟雾中。

 

为了血祭或烧掉偏好血肉的食物而摆出姿态或被接受为部落神灵的实体是非常低下的生物,它们拥有以太体,因为只有通过它,它们才能吸收到物理烟雾,并从中得到滋养或愉悦。

 

有些故事说当用药膏或药物涂在眼睛上时,会使人能够看到仙子,是基于事实而说的。涂抹在双眼上不会开启到星光视觉,不过如果涂上全身,有些药膏有助星光体以完整意识离开肉体。但涂抹在肉眼上只可以刺激到以太视觉。

 

以太视觉当然会令人的以太分身变得可见:这些分身经常会被看到在新建的坟墓上徘徊:在降神会上,以太物质能被看到从通灵媒介的左侧挤出,人们能以各种方式感知到在使用它的沟通中的实体。

 

以太视觉令几个完全是新的颜色可见,它们与我们所知的色谱中的相当不同,因此用我们现在的言语是无法形容的。有一些情况下,这些其他颜色与我们所知的颜色结合,因此两个肉眼看来完全吻合的表面,在以太视觉看来就是两回事。

 

对化学家来说,会观察到一个全新的世界,他能够像现在探究液体或气体般探究以太。

 

有很多属于矿物王国的以太物质的存在是西方科学界尚未知道的。在第一轮(First Round)中,即使是人体,也只是由以太物质构成,类似于模糊、漂浮和几乎没有形状的云。

 

以太视觉会告诉我们周围环境的健康状况,我们应该能够发现疾病细菌或其他杂质。旅游的有益影响有一部分是由于连结每个地方和区域的以太影响和星光影响的变化。海洋、高山、森林或瀑布 - 每个地方都有其所属的星光和以太以及可见的特种生命,而因此有其特别一套的印象和影响。很多看不见的实体在倾注生命力,和在任何情况下都在辐射出的振动,唤醒人以太体、星光体和心智体中不寻常的部分,这种效果就像锻炼肌肉一样,通常不会被称为活动 - 当刻会有些疲惫,但从长远来看却非常健康和良好的。由于上述原因,特别是例如划船或游泳这些在海中的娱乐具有特殊的价值。

 

在传统中有一个真理的基础,就是在松树下头部向北方睡觉睡眠质量会加强,因为磁力流在地球表面流动,通过稳定而温和的压力,逐渐理清纠葛并加强星光体和以太分身的粒子,从而给予休息和平静。松树的辐射物令人对磁流敏锐,和此外,这棵树会不停地抛出生命力,人在这特别的情况下是最容易吸收到的。

 

太阳与地球之间存在一种磁性能量流出和回流的磁性浪潮,其转折点在中午和午夜。

 

不停从极地到另一极地冲刷地球表面的伟大以太流具有像潮汐涨退一样力量无可抗衡的数量,并且有一些方法可以安全地利用这种巨大的力量,不过没有技巧就尝试控制它,将会充满危险。还有方法可以使用以太压力的巨大力量。

 

此外,通过将物质从较粗糙的改变为较精细的,会储存到大量处于休眠状态的潜在能量,这都可以被释放和利用,有些像通过改变可见物质的状态来释放潜热能量。

 

反转上述过程使人能够将物质从以太改变为固体状态,从而产生出一个「物质化」的现象。这种能力有时在紧急的情况下,就是在星光体中的人,一位「看不见的帮手」需要作用在物理物质上的手段时,就会被运用到。这能力需要专注力相当持久的力量,心智一定不能有半秒的分心,否则物质化形体的物质会瞬间返回其原来的状态。

 

一件物理物件在变成以太状态后能在之后回复其之前的形状的原因,就是元素精华会保持相同的形状,当意志力移除,精华充当一个模具时当中固体化的颗粒会重新聚集。但是如果,有个固体物件被热力提升到气体状态时,联系成物件的元素精华会消散 - 不是因为精华本身受热力影响,而是当它作为固体的临时身体被摧毁时,它会倾注回这种精华的大储存库中,就像人的较高原理尽管完全不受冷热影响,当肉体被火烧毁,依然会被逼出肉体般。

 

必须采用手段将物理物件变为以太状态,然后星光流将它从一个地方非常迅速地移动到另一个地方,甚至穿过例如砖墙的固体物质。一旦解体力量被撤回,物质就会被以太压力强制回到其原来状态。

 

当人变得对以太敏锐,再加上视觉,在大多数情况都会同样发生在其他感官上。因此,有星相学家声称通过扩张或堵塞以太氛围的行星影响力,令冥想的状态分别更好或更差。有人说香在以太体上的作用有些像色彩在星光体上的作用,并可以这样使用去将人的载具迅速地带到和谐的状态。似乎某些气味可作用在脑袋的各部位上。

 

以太视觉的效果与星光视觉的相当不同。在星光视觉的情况下,会引介到全新的元素,这经常被描述为第四维度。通过这种视觉去看的话,以一个立方体为例,就像被压扁了一样,它所有的侧面以及内里所有粒子都会被同时看到。

 

然而,通过以太的视线,人们只能看穿物体,而物质的厚度会对视线的清晰度产生很大的影响。这些疑虑对星光视觉没有影响。

 

W·T·斯蒂德(W·T· Stead)使用的「透视(throughth)」这个字来提到四维视觉,是对以太视觉的一个完美形容,而不是星光视觉。

 

以太视觉还可被用作放大的目的。将印象由视网膜的以太物质直接传送去以太脑袋的方法是:注意力集中在一个或多个以太粒子上,因此获得所用器官与观察到的一些微小物体之间的大小相似性。

 

一个需要更高发展程度的较常见方法是从眉心轮发射出一条有弹性的以太管子,在末端会有一颗原子用作一面透镜。这种原子必须完全发展好其七个螺旋体。这颗原子能够随意志扩大缩小。这力量是属于因果体的,所以当一颗以太原子形成透镜,必须引入反映相应物的系统。

 

通过相同力量的进一步延伸,操作者通过集中自己的意识在透镜,就能够将它发射到远处。

 

通过另一个不同的排列,相同的力量能被用于缩小的目的,这样就能看到肉眼因东西太大而无法立即看全的影像。

 

这股力量被符号化成埃及法老头饰前额中心发射出来的小蛇。

 

在降神会上,很多使死者能够阅读合上的书本中的文章所展现出的灵视力量,就是以太类型的。

 

其中一种心灵感应就是以太的,并可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制造出灵视力者能够看到的以太影像;第二类是产生影像创造的以太波,辐射出并打到另一个以太脑袋,在它之中重现相同的影像。

 

脑袋中用作传送和接收意念的器官就是松果体。如果任何人有意图地思考一个想法,振动就会在渗透到腺体的以太中设立,接着引起磁流,这会产生轻微的颤动或蠕动感。这种感觉表示意念够清晰够强,能够用于传输。大多数人的松果体还没发展完全,因为它在进化过程中。

 

神秘学学生都知道有个可以弯曲光线的方法,以便在绕过物体后,它们可以恢复之前的路线。当然,这会令光线弯曲而绕过的物体无法被肉眼看见。可以推测,这种现象是由操纵特定形式的以太物质的力量产生的,以太物质是光传输的媒介。

 

原创: 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資料來源: 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pReKAW_Cr7gW93YutvWHXw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