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许多问题的答案不是简单的。在相对的世界中,许多问题的真正答案是:这要看情况。这是因为问题存在于相对的世界中。一些法规没有留下余地,不允许例外,没有给爱心留下足够的运作空间。

如此,是否遵守法规的问题就转变成了法规的实用性和一致性的问题。一个办事员能在某种特定情况下根据她的判断、常识、或是她心中的爱,自行裁决、改变法规吗?还是她必须遵循法规?法规说:她必须遵循。也因此而有这样的表达:法律就是法律。但例外的情况就不得其所了,法院毕竟不是度假胜地。然,谁想要法庭来裁决命运?

许多法规是很难实行的,非人性的,它们没有给爱心留下余地。一刀切,干巴巴,黑白二选一。有些法规被专横地制定出来,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它们本可以制定成不同的形式,可惜没有。

当然有人在制定了法规后发现不妥,之后希望将之改写进而完善。但法规就是法规,是某个地方的运行之依据。是的,当然,总可能有别的方式,总会有例外...

然后跟这些规则打交道的人们终于倦怠了,他们回应:别与市政厅作对。他们说:这太麻烦了,见鬼!然后咬牙屈从,缴纳罚金。他们只是想让整个事件快点过去,不想再有麻烦。

世俗的生活伤害、影响了每个人的风格。看起来像是个人的选择因为整体的利益而牺牲掉了,即使每个人都清楚,可能并不真是为了整体的利益。

伟大完善的法规是为了温暖的心而存在的,是为了给所有的心以足够的空间而存在的。所以看起来,世俗世界而言,当有决定需要作出时,总会有人感到寒心。但谁说过,决定只能是二选一?

如此,二元对立诞生,立场的选择就出现了。有时一个人可能先选定一个立场,但之后又改变了主意。因为视野变化了,他看到了的不同的景象。之前他看到的是一种,之后他看到的是另一种。

授权许可是必需的,繁琐的程序也是必要的。

曾经有一些智者长老围坐在篝火旁,根据每个案例的具体情况作出裁决。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慢慢盘算合计。也许曾经发生过,当长老们做出了某个决定后,有人大叫,一派胡言,然后甩袖而去。

我,不希望每天坐在世界法庭上为大家一个个事例地判定、裁决、然后给出明智的忠告。相反,我所做的是把我的充满爱的心放置到每个人心中,让爱与智慧能够被执行,因为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声音被听到、自己的心被理解。

然而,在世俗的世界,所有的心都没被理解,所有的心都没被考虑在最佳方案之内。所以,并不是每个人都被给予了被听闻的机会,并不是每个人都找到了最舒适的座位。在生活的列车上,没有提供足够的舒适的座椅给每个人。

有着无限视点和视角的生活成为了二元对立。在这个世界,有些东西不值得费心争取,但你想知道,那么合拍的同一在哪里?它到哪儿去了?你期望鲜活的同一,鲜活的大同社会,没有边界,无须强制执法。在那儿,所有的心明智而博爱,可以容纳所有。你当然赞同在和平、安宁、包容的世界里保有完全的个人自由。

和平万岁,自由万岁,可以自由选择的快乐的心万岁!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what-god-did-instead.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