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業的因果法則,你有沒有什麼可以談的?

每個社會都根據自身去定義『好』、『壞』

 

奧修:

 

  關於它我要說的不多──大約需要22.5小時吧!首先,業的因果法則並非一個法則。這個字眼讓它彷彿具有科學的氣息,就像是萬有引力法則一樣。它僅僅只是一個希望,一點也不是法則。它已經被期望了好幾個世紀了:假如你做好事,你就會得好報。這僅是個人類的希望。而存在卻是絕對中立的。

 

  如果你看看大自然,的確有很多法則存在,整個科學所做的不過就是去發現這些法則,但是,科學甚至尚未來到業的因果法則探測事物的水準。是的,無疑的,任何行動都會帶來一定的反應,但是那個法則是一個過多的希望。假如你只是說,任何行動都會產生反應,那麼,這是有可能有科學去支持的。然而,人們要求的更多,他要求:做好事必定帶來好報,做壞事亦然。

 

  現在,有許多事情都暗示著這個。首先,什麼是好?每個社會都根據自身去定義好。對猶太人而言是好的,對耆那教徒而言卻是不好的;對基督徒而言是好的,對儒家的信徒而言卻是不好的。不僅如此,對一個文化是好的事情,在另一個文化卻可能是件壞事。而一個法則必須是放諸四海皆準才行。舉例來說,如果你把水煮到攝氏一百度,那麼水會開始蒸發,不論在西藏、俄羅斯、美國,甚至在奧勒崗都一樣。在奧勒崗可能會有點迷惑,但是水在攝氏一百度會蒸發這件事是一樣的。可以確定的是,業的因果法則既不是科學法則,也不屬於任何法律體系的一部份。

 

  那麼,它是個什麼樣的法則呢?它是一個希望。一個人在廣大無邊的黑暗中迷了路,他摸索著他的路,緊握著任何可以給他一點點希望的東西,一點點微光,因為你觀察到生活本身是個完全不同於業的因果法則的東西。一個知名的罪犯有可能會成功,變成總統、成為首相,或是部長:他以前不是罪犯的,但是當他成為一個國家的總統或首相時,他變成了一個罪犯……。所以在生活中,這種奇怪的現象發生了:壞人達到了一個好位置,成為受尊敬的和榮耀的,不僅在他們的時代,而且貫穿整部歷史。滿滿都是他們的名字。歷史書上,達摩、馬哈維亞、卡那德、釋迦摩尼、老子、莊子、列子……這樣的人你甚至在註腳中都找不到。而偉大的亞歷山大、成吉思汗、帖木兒、那德汗、拿破崙、希特勒──他們卻成為歷史的主要部分。事實上,我們必須重新改寫歷史,這些人必須完全被清除掉,甚至連他們的記憶都不能被繼續,因為就連他們的回憶都會帶給人們邪惡的影響。

 

  一個好的人文社會甚至不會給予這些名字一個註腳,完全沒必要。他們曾經是夢魘,最好完全把他們給忘了,那麼他們才不會像個影子般跟著你。

 

  我們必須去挖掘一種人,這種人以美好的方式生活在地球上,分享他們的喜樂、他們的舞蹈、他們的音樂,分享他們的狂喜──但他們卻默默無聞,人們完全忘掉他們的名字。

 

  對我而言,可以確定的是,每個行為都會有回報,但是並不是在遙遠的未來的某個地方。行為和回報之間具有連續性,他們是過程的一部份。你認為播種和收割是分開的兩件事嗎?這是一個過程。在播種、成長、到了某一天,一顆種籽變成數千顆種籽之中發生了什麼?你稱之為收成。這是同一顆種籽,它被開展成上千顆種籽。沒有死亡介入其中,沒有來世被需要,這是一個連續體。

 

  因此,有件該被記得的事情是:在我的生命觀當中,是的,每個行為都會有某些影響,但它們並不在別的地方,你即刻即此便擁有了它們。大部分你會在當下就擁有,當你對一個人好,你不會感覺到喜樂嗎?或是平和?或是某種意義感?你不覺得你為你所做的而感到滿足嗎?有一個很深層的舒適感。

 

  當你在生氣、當你暴怒、當你傷害了某人、當你瘋狂地盛怒時,你會感覺到滿足感嗎?不會的,那是不可能的。你會感覺到某些東西,但那會是個悲傷,你再度像個傻子般的行動,你又做了同樣的蠢事,你一次又一次地決心不再那樣做。你會感覺到自身巨大的無價值感。你會覺得自己不是人,而是台機器,因為你不是回應,你反射。一個人做了些什麼事,你就反射。那個人的手中擁有鑰匙,而你依據他的期望而隨之起舞,他擁有了掌控你的權力。當某人侮辱你,而你反射,這意謂著什麼?這意謂著你沒有任何能力不去當應聲蟲。

 

出處:《From Personality to Individuality

http://www.osho.tw/OshoQ&A/Answer.php?Number=os0044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