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我與男友之間的每件事都非常美好,但是我卻一直想著以前的男朋友——那件事正擋在路上。

 

奧修回答:

       也要接受那件事。那是自然的;沒什麼好擔心的。如果你開始擔心它,那麼你就是在創造一種障礙。

 

       那是自然的。你能怎麼辦?有時候過去會在你身上製造陰影,那是沒問題的。接受它……那是你的過去。有時候陰影來自於過去,因為我們我們尚未學到如何全然的活在每一個片刻中,所以不完整的片刻仍然會懸在裡面。

 

      你愛上某人,但是你從來沒有全然的進入那個愛,所以不完整的東西會渴望完整。那就是那個想法一再出現的原因。那並不真的是關於你前任愛人或前任男友的想法。那個想法的確在敲著你的門,因為你還沒完成它。所以你在幻想中完成它,就是這樣而已:那就是頭腦在做的事,所以不要把它推到一邊,否則它會一再的跑出來。

 

      把一天中的二十三小時給新男友,把一小時給舊男友。這一小時中你只要閉上眼睛和他在一起;至少在幻想中完成它。幾天之內你會發現你坐了一個小時,而那個人已經不來了。只要去完成它。這就是所謂的不完整,因此它才會持續下去。一旦你甚至在幻想中完成了,它就結束了。不要再對新男友犯同樣的錯誤,因為誰知道呢?——有一天他也許會變成你的前男友。

 

      要全然的和他在一起,好讓你在與別人在一起的時候他也不會在意。對嗎?這件事現在你很難了解,但是那個持續不斷的記憶只顯示出你並沒有與他全然的在一起,所以這次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了。

 

      否則你的那些前男友們會在那邊排著隊,他們不會讓你與任何人在一起。他們的數目會持續成長,他們會一整群的來到。他們不會留下任何空間給目前的愛人。

 

      而當你在幻想中想著舊男友時,不要覺得有罪惡感,因為一個人必須做個了結。所以不論你想做什麼,就去做。至少在幻想中要愛他,好讓你能夠說再見。一個人永遠無法對不完整的經驗說再見,永遠不行。只有一個完整的經驗才能夠簡單的被放棄。你能夠走出其中,就像一條蛇從牠的舊皮中脫出,而且永遠不會往後看一樣。否則你會一再的往後看。某件事還懸在那邊。這是一種宿醉——但是要從中學到東西。

 

      當你與新男友在一起時,要全然的與他在一起。這一次要成為全然的,如果你是全然的,也許你就不必再找另一個愛人了。這個人也許就是你永恆的愛人;可能性總是有的。但是至少要成為全然的。永不永恆並不是問題所在;要成為全然的。

 

      即使愛只停留一小片刻而又是全然的,那麼它就是神聖的。即使你和一個男人在一起過了一生卻不全然,那麼它就是醜陋的。它將不會滿足你,它將不會滿足對方。所以把你自己沉浸在他裡面,也讓他把自己沉浸在你裡面。

 

      但是那個舊男友需要一點時間,所以要給舊男友時間——而且不要覺得有罪惡感。

 

      一個人必須依靠過去——除非你開始在現在活得全然,過去才不會被創造出來。那麼就不會有問題。那麼每一刻就完整的從存在中掉落了。你不會攜帶任何心理上的記憶。時間上的記憶會存在,但是不會有心理上的記憶。如果你遇到你以前的男友你會認得他,但是你不會記得,你不會有幻想。

 

      所以要做這一小時的靜心。你欠舊男友一些東西,所以要結束它。永遠不要負債;結束它。而這一次,要全然而且深刻的進入。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