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当你感觉被冒犯时,冒犯是你自认的。你领取了它、接受了它。你虽不必领受冒犯,但你却这么做了,你参与其中。你让自己跟他人的评论关联起来,或者你自认被某种音调所冒犯,或者某人的一个表情、一个手势,一个眼神都可能冒犯你。

你是你兄弟的监护人,你也要为自己负起责任来。没有人可以让你领受冒犯、自取其辱。在某天某时,当你欢喜快乐,你就不会自认受辱。你高兴还来不及,如何去感受冒犯。当你刚刚赢得一百万美元,或者你的梦中情人请求你嫁给他时,别人说什么对你来说有啥关系?

同理,若你的孩子生了场大病,现在医生宣布他的病痊愈了,你只会欣喜若狂。如果这时有人对你孩子的痊愈说三道四你会怎样?对你来说那些话根本无关痛痒,你的反应不会多过你错过了一辆公交车。

亲爱的,你生活在一个相对的世界,所有你储存起来的伤害都是相对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除非你自己这样讲。生活的全部就是所有与你相关的人事物。倾听你自己,然后你就会知道你的生活是怎样的。如果你抱怨,你的生活就会满是怨愤;如果生活得罪了你,你就会处处被是非纠缠;如果生活激励了你,你的生活就是鼓舞人心的、明亮、甚至辉煌。如果生活是你的乐队,那么你就在编排你的生活。生活演绎着你(定下)的曲调。

你不仅是你生活的接收器,你还是邀请者。你散播你生活的星座,你所散播的,在振动着。

你有一个清单,亲爱的,有些事情让你开心,有些事情让你伤心。然而,从未有任何外境具有铸就你的力量,除非你这样讲。当你的真理是生活是美好的,你的生活就美好。生活从你处得到提示。你在读什么样的提示卡?生活是可怕的,抑或生活是美好的?你是领路人,你有这样的权威和力量。

你可能认为自己没有这样的权威和力量。当你这样想之时,你就跪倒在无力感之前,你把自己交给了它,你默许了它。你宣告无能为力为真,并且你把自己捆绑于此。事实是,你是强大的,你远远强过你的头脑所能掌握的。

你正在谈论什么?你将接收到你所谈论的东西。号角的尖叫不过是你给出的预览的回声。你之内拥有着设置你生活基调的资源。这是为什么我们回头来一遍又一遍地讲着责任。承担起责任,亲爱的,不然,你往往会引发怨恨。

你之外所发生的事情在你之外发生着。可能在你看来事情不知从哪儿冒出来。说你无辜不如说你完全摸不着头脑。亲爱的,你对我所说的话感觉冒犯吗?你是我最美丽的孩子,我完全彻底地爱着你。在我看来,我也操纵局面掌管大局,也许不是按照你会喜欢我做的那般。如果以你的方式看来有错,我不会保守秘密。我为何要保守秘密?我尊敬你,我从我心里的爱之深处来讲话。以光明的想法照亮你的生活。这是过分的要求吗?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what-does-it-mean-that-you-are-responsible.html

中译:随意儿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