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好好想想!为父对你说话,我亲自对你说话。不管以何种形式,我每日每时每一分钟都给你信息。你在风中能听到我,你在石头中能听到我,你在心里能听到我,你可以很多方式听到我,重要的就是你听得到我。

其他人的话可能是通过说我,来鞭策你,提醒你,与我共鸣。你在丛林中听我,你通过大海来倾听我。

我们可以认为每一粒砂都在告知你一些我讲给你听的东西。

而且,你是否注意,全神贯注或三心二意,在每一刻每一转折点上我均有话对你讲。即便我完全沉默,我也时常念叨你的名字并将你铭记在心。没人会称呼我为话匣子,但是我永远不会停止呼唤你,对你提要求,将你吸引到我身边。我,是你们每个人的一颗心,经常不停地呼唤你。

到不是说我想念你,因为生命的每一关口每一时刻我都在你左右。同时,我期待你能知晓我,我渴望你能说出我的名字。无论你用哪种名字称呼我,我都知道你的意思,不论在哪里我都能辨识你的声音,我请求你也能辨识我的声音。

嗨,我说。

同样的话我用五千万种方式讲过,我从未厌倦将我的心回响给你,你是我心的权利人。我用各种语言对你讲话,我的振动很高。哇!我发出了个宇宙级声响,瞬间苍穹将我声音的振动翻译成你可以理解的语言,我们可以认为你不用翻译就可以理解我的声音。据说音乐就是宇宙语言,更确切地说我就是宇宙语言,不管它是音乐还是蝉鸣抑或大海的波涛。

你甚至可以从锣鼓声中,或敲击钉子声中,或者伐木声中,或者锯子与蜜蜂的嗡嗡声中听到我。

亲爱的,哪个地方我不能够被听到、被看到、被体会、被感知、被知晓?我可以从一杯水或一杯啤酒,或一杯牛奶中被看到,或者我可以从一根饮料吸管中被听到。

你看,我说我无所不在,其实我就是无所不在,没有什么地方少得了我,眼睛可以看,耳朵可以听。眼睛看,耳朵听,心按我的调律动。你居于我之内,我居于你之内。

我们同舟共济,我们如此地互补以至于你不太可能知道(你觉得你知道)我从哪里开始从哪里结束或者你从哪里开始从哪里结束。无始无终,无限和永恒不需要开始,不需要结束,你不需要,我也不需要。我们也不可能,基本上,根本不可能因为某事将我们从一体性中分离。我们是街头的尘埃,我们是太阳的光芒,我们是光,我们是被称之为无限和永恒的东西,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不会有分离。

不必搜罗什么说辞,不用说辞,将说辞拿走,说辞如同将一根方钉插入一个圆孔一样对不上眼。亲爱的,我们是一个整体,因为万物容纳于我们之中,因为我们总是一切。空间和时间并不存在,我们,你和我,我们存在着,从来未消失过。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god-s-voice-everywhere.html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