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明日世界的旅程

Datre未来书籍的一个片段

 

现在,我们和其他资料都曾讨论过关于这个星球在新千禧年或新世纪中的安排与计划,对吧?

 

我们曾谈论过你们海洋中消失的水,那会改变许多东西.水分将以湿度的形式保持在空气中,以维持地球在你们泡泡中的稳定性,对吗?

 

JOHN: 让我看看能否理解你.我们的科学家已经指出:极地冰川正在迅速融化,导致海平面上升不一致.我们的一些海水已经消失不见了.

 

消失的水分已经被搬进了<圣经>所说的"天空/苍穹"-也就是围绕着我们整个星球的水分泡泡.

 

这种被水分包围的星球泡泡环境存在于圣经中的诺厄时期,那个时候的地球上还没有海洋.这就是你们想说的吗?

 

DATRE: 正确.

 

我们还曾说过,在繁星闪烁的夜晚,你将发现每个星星的运行都与以往不同.星星的位置发生改变,是因为地球在你们称之的太空中运动.所以这里发生的是:你们在太空中移动入另一个位置.虽然你们还处于太阳系中,但能量却不同了.这能帮助加速地球上那些可被称之为"自由思想家"的人.不过放心,这些能量不会给你们带来影响.由于你们无法看到远处的其它行星...不管怎样,你们都会被照顾到,因为当你们移动时,其它的行星也会根据你们的移动而移动.这就是你们的科学研究,对吧?

 

这里发生的是,你们当中的一些人将开始进入成为"一个存有自己"的旅程.随着地球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吸收这些新的理解,很快他们就能准备好开始在新的星球上生活.

 

这是我们唯一的办法,能让我们开始设置一种分隔以区分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在新的星球上,那儿没有让你们围绕以中心旋转的太阳,不是这种系统,因为你们不需要.你们的光和热将由你们的新地球自我生成,由星球本身单独提供.

 

而其他的星球系统,基本上是面向一个或单独的表达,可以用来观察它们在一个多元种类系统中的存在优势.,我将称那为"人文",因为你们有过这种物质表达.你们将爱护你们的树木等等.你们的灌木和植物生命将会不同,但依然类似于你们现在拥有的形式.你们也将有鸟和鱼,还有与你们现在不同的动物.

 

你们的鱼,其中大概最大的鱼,就像你们的海豚或白鲸,但你将看到的是比较小的品种.它们不需要广阔的海洋.还有那些需要占用大量空间和使用大量食物的大型动物,它们都不会像恐龙那么巨大.

 

现在,我不会进入"人类"这个主题太深,因为所有我们做的就只是建立与设置一个星球.你们人类,如你所见,2代人之前,他们的身材都较矮小.然而看看你们的今天,尤其是美国,在这里,你到处都可以看到5英尺2高或5英尺5高的老人(奶奶).然后你可以对比老人与孩子,2代人之间的成长,你会发现人类开始变得越来越高大.

 

男性也一样.你能在其他国家看到,很多年前你(JOHN)住的英格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你可以看父母,再看他们的孩子,有多少孩子比父母长得高呢?因为他们想要更大的表达.问题是,高大的表达能吸引更多注意力.只是随便走进一个房间,高大的人看起来更为"有力",他们的大小更具震慑力.就是这么回事,没有更多了.你们的篮球运动员等等体格都相当高大,因此他们有理由去创建那些体育运动,这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无论怎样,现在我想说的是,你们比这个太阳系内的其它星球更具多样性.你们怀疑其它星球上是否有人类,但你们却对那里发生的事情一点都不了解.我不想进入这个主题,因为这都是"昨天的新闻".当你进入属于你自己的空间后,你就不需再回头,因为那些历史背景对你而言还有什么用呢?你的思维模式,当你达到你所发展和移动的那一阶段,你可以称那为最高层或平步青云或任何你们想要的名字,到那时,你的想法将如此不同,以至于它不会真的符合任何过去的想法.这就是关于新千禧年或新世纪的一切.

 

JOHN: 新的内容可不会处理昨天.

 

DATRE: 是的,它不会.

 

JOHN: 新的内容与"当下"有关.

 

DATRE: 现在,当你们进入所谓的"死亡"再次回来时,你前一生的"存在记忆""存在的互动关系"都会消失,你不会再有记忆.你是新鲜的,全新的,你的人格全部都被擦拭干净了.因此你只能从曾与你互动过的人那里获取昨天的内容.不管如何,在新世纪,这一切都不需要了.你不会再需要记忆"那是什么时候",因为你将进入以前从未有过的更具创造力的模式.

JOHN: 如果你持续从昨天创造,所有你所创造的都只是一个不同的昨天.

 

DATRE: 一个不同的昨天.

 

JOHN: 你永远不会创造一个新的明天.

 

DATRE: 这也是为什么有人将离开到其它的星球上.因为星球系统将发生变化,比如你现在去睡觉,一觉醒来,你就呆在不同的星球上了.如同你去了另一个不同的国家.

 

还有关于山脉,湖泊,河流和沙漠等等,这些都还没有决定.不过它们也不需要被决定,因为一旦被决定,你们就没有什么可创造的了.

 

JOHN: 石板越干净,选项就越多.

 

DATRE: 完全正确.不仅如此,目前你们使用的所有电子设备,比如能够打给世界另一端的电话等等都不再需要了.你将从物理结构内建立这些连结.

 

不仅如此,所谓的"死亡"也不再需要.你可以想活多长就活多长,因为你将理解你能够那样做到.而这将发生在你们的星球"开始"移动的时候.你们的思维模式...事实上,在刚才那句话中,我不应该说"开始",因为它已经发生过一段时间了.但在未来,那儿将有一个高潮.当它发生时,你就能离开进入另一个对你而言属于未知的方向.但你看,你将有的...围绕着你的,你们每一个人,不是因为DATRE,而是因为对"你是谁"的理解.那才是你唯一能够离开地球的方式.除非你是从另一个完全不同的系统中来到这里当老师的,你进来,教导完,就离开.

 

现在,这个目前的地球存在 - 就是它运作的方式.

 

现在,当你们收集所有的"",个性,你周围的信息,DATRE传导,...让我们这样讲...当你真的理解物质现实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后,当你理解了它就能说:”我没有问题了”.但若那儿还有一个问题,你就知道你不会去任何地方.直到这个问题对你而言变得如此确定如此真实,以至你已找不到任何其它问题可与之相比了.

 

JOHN: 事实上,你可以说具体一点:除非你知道答案,否则你不可能问那个问题.

 

DATRE: 正确.这才是"问题与答案"的本质. 让我们这样讲,这是你给你自己的,个体化与个性化的,属于你自己的"安全毯".因为你将能从中理解,你将知道.

 

JOHN: 那是属于你自己"存在"状态的地方.

 

DATRE: 是的.那是你的,不是别人的.你将开始留意到那些人...你可以在电视上或在这里那里看到那些独立的人,他们都是个体.他们没有依靠任何事物或任何人.这里所发生的是...

 

JOHN: 剪断妈妈的围裙带,摆脱依赖.

 

DATRE: 是的.但那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没有什么会这样发生.

 

JOHN:那也可以在一夜之间发生,只是我们从未去留意过.

 

DATRE: ,没错.但问题是,你们需要穿过你们的许多存在层,才能达到你们的人格.这也是有关"完形概念""几率和可能性"的一切.因为它往下过滤,穿过你们的存在层,你们的物质存在,这个有关分层的问题,是的,为了让人格能够解开一个完形概念-无论那多么宏伟或多么渺小.它正试图穿越所有这些经过你们上千年所累积的层次.

 

JOHN: 或上万年.

 

DATRE: 没错.但最近-你看,我们能够看出发展,但它的发展是如此缓慢,因为那些累积.

 

JOHN: 惯性很强.

 

DATRE: ,那非常强,很难穿过.非常难穿过以便做任何工作.这也是为什么这里目前非常安静.这个新家里还没有人.当那周围还没人的时候,我就可以开始传达了,但现在我还不能.这一直是个障碍.但无论怎样,我想说的是,就好像其它的一切,一旦这个新"地球"在你们称之的空间中的一个新部分里建立起来的时候,或者你们称那为星系或不是一个星系,因为星系代表一个群组-我可不想要一个群组.OK,无论怎样,我只是希望你们全部靠自己出来.当你开始发展-

 

JOHN: 我们建造我们自己的新社区.

 

DATRE: 你建造你自己的.你将从一个完全不同的完形概念中创造.我无法解释太多,因为你们的文字无法解释.总之,它是如此的不同,就如同你要把一个1400年前的人,或甚至14年前的人突然带到今天来一样.

 

JOHN: 祝你好运!

 

DATRE: 没错.差别是一样的.你们将与以前的你们大不相同.

 

JOHN: 你不会有一个能够与之相连的关系.

 

DATRE: 没错.而那将使你能够---

 

JOHN:我们将第一次成为运作的表达.

 

DATRE: 你将成为上帝,如果那是你打算放在第一位的话.

 

JOHN:在完全的觉知中.

 

DATRE: 是的,是的.你们将不再需要那些冗繁而难解的文字或语言以便获取一个完形概念.你能在物质层理解它,解开它,看到它将往哪里发展.因为你完成了那些零碎的片段.所以,当你达到那一点时,谁还有零碎的片段?不会再有了.推力将永远前进-不是横向,或往后或其它.它将-它都在那里.

 

JOHN: 就像我说的,这将是我们渴望的更人道的人性.

 

DATRE: 没错.然后你知道谁将成为你的助手吗?再次的,现在,过去,是谁依然存在于所有星球存在中?那是你们最最亲爱,最深的朋友,那是你们的提婆,你们的精灵,你们的元素存在等-你们的一切.

 

JOHN: 那是一整个核心!我们曾在Datre书籍4[看不见的世界]中提到过.

 

DATRE: 因为那是你们的维护成员.你们认为是你们在照顾自己的身体,这是你们的另一个臆测.是那些小人儿或存在们在维持你们的身体.

 

JOHN: 那儿有一些存在就是做这些的.

 

DATRE: 当然.

 

JOHN: 祂们不是上帝或天使.

 

DATRE: 不是

 

JOHN: 但祂们经常被说成是上帝或天使.

 

DATRE: 祂们被描绘成...

 

JOHN: 希腊,罗马和犹太人都那么称呼祂们.

 

DATRE: 话又说回来,一旦达到这一点你就会明白,你将知道-

 

JOHN: 没有什么神圣的上帝-上帝是什么?那甚至不是一个观念和长着翅膀的人-还有,为什么要长翅膀?

 

DATRE: 那儿也没有任何救世主.

 

JOHN: 我们也可以是一堆救世主,我们没有区别.

 


 

 (2)

DATRE: 没有.他们还谈论树木.为什么不可以有树木呢?它们都有自己的故事.

 

JOHN: 或岩石,或桌子,或动物.

 

DATRE: 你看,再次的,你将创造出一个星球存在中任何有必要的东西.也许你不想要一个桌子,也许你对那些东西都不感兴趣.也许你将从树上摘些什么并把它吃掉.这都取决于新世纪中的个体们.也许你会说:",我不想离开那个个体",但每次死亡时你都会离开他们.那是非常重要的!要么你离开他们或者他们离开你,因为那只是你们的人格表达.下一次,那个人格表达将以干净的面貌再次回到这个星球上.而唯一能将那个干净的人格带入所谓"正常"状况的,是他再次进入以前的家族中,让那个家族的人告诉他所有的亲戚,以及他看起来像某某,如此这般这般...

 

JOHN: 然后你将他吸收到你的构成/组成中,变成"".

 

DATRE: 说的对,这就是你们如何成为你的.但是,你无法真的成为"你所是"除非你能开始超越限制.

 

JOHN: 你无法成为"真正的你",除非你开始表达"真正的你".

 

DATRE: 没错,但你也必须超越界限.

 

JOHN:界限是"没有你"的基础.

 

DATRE: 没错.不仅如此,界限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处.正如他们所说,也就是Aona读的故事书中所讲的:你可以坐在那里以你任何希望的方式祈祷,但如果那儿有暴风雨,就会有暴风雨.如果你只是一个人坐在那祈祷,若只有你不想要暴风雨的话,那是不会应验的.你必须让每一个人-

 

JOHN: 每个人都必须一致.

 

DATRE: 是的,但进入新世纪就不需要这样了,因为每个人都靠自己的双脚站立,并创造他们自己的创造物.没有人说:",你不能这样""你不应该那么做".所有这一切都会被抹去.

 

JOHN: 还有所有这些我们已建造的机械世界-我们确实会带给自己能让我们接受的故事.从这里飞到欧洲,,,你不需要飞,你编造了一个飞的故事.我们只是从起始点消失,然后出现在我们的目的地.

 

DATRE: 没错.

 

JOHN: 你们与直接的东西工作.

 

DATRE: 如果你们从未见过这些,它将是非常有趣的.现在,有一个"小家伙"来到这里听故事,因为你能"看到"祂一会儿消失,一会儿显现...

 

(*:这个"小家伙",他们为这个小实体起名为Dexter.祂将自己附着在Aona身边,就好像他们是一家人.祂不是Datre中的成员,但有时祂会从祂的视角提出一些想法-就好像那次祂决定解释我们大气中的层次是如何工作,允许飞机飞行的)

 

JOHN: 这是一个换位,我们从一个点消失,再从另一点显现.那不是一个从A点到B点的直线运动.

 

DATRE: 你们在天空中飞行或驾驶一辆汽车,所有这些东西,你是看着它们消失然后再显现的.在不久之前,Aona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以为她自己已经在地球上呆了好多年,进入了未来.她真实地看到了消失与显现,那可是令人难以置信或令头脑惊奇的体验.

 

JOHN:听起来不错.

 

DATRE: 她想知道为什么她会有如此强烈的头疼,那是因为大脑对那种扩展无法调整与适应.

 

JOHN: 你无法带给大脑一个故事线.

 

DATRE: 你无法.你看,大脑开始感到疼痛,因为它试着如此努力的吸收那些知识.当你-

 

JOHN: 大脑的工作就是根据系统规则编造故事情节.

 

DATRE: 正确.但如果故事线是由大脑为自己创造的...

 

JOHN: 那很容易.

 

DATRE: ,不是.那很困难,因为大脑无法接受它自己没有做过或见过的事情.,在某种程度上,大脑仅与过去发生的事情工作.所以如果它有意识的看到了崭新的东西,看到它以前从未见过,谈论过或理解过的东西,从大脑的角度,若那不是大脑认为能够真实发生的事情,大脑就会经历一个相当糟糕的时期.

 

JOHN: 这就是对身体而言,瞬移传送的大问题.

 

DATRE: 没错,你看...

 

JOHN:然后大脑就会"啊啊啊哈哈哈....."

 

DATRE: 是的,它想紧紧抓住些什么.

 

JOHN: 没错.

 

DATRE: 但你看,如果大脑,如果那发生的太快,大脑没有..如果它无法停止,或像Aona那样-她不会停下大脑因为她想看到那个过程.但你看,大脑却会因那样的东西经历一段糟糕的时间.

 

JOHN: 这就是一个让我们的科学家非常困惑的地方.他们认为心灵与大脑是一样的.他们不知道心灵就像一个没有关联的随心所欲的创造者.大脑则是系统规则的硬件连结.那是物理存在发生的唯一途径.

 

DATRE: 然后它会颠覆整个物理系统,这是其中一件会发生的事情.但你看,当你不再有那些困惑,能够成为整个创造者时,在那个"时间"点上,你将开始收集你周围的...你会说:"现在,那可是一个新的体验!".通过瞬移,别人可能不会来看你,但你能过去拜访他们.你可能发现一颗行星来拜访过你,你也可能会呆在那个行星上并发现那个行星上的工作者唯一能够创造的就是音乐.

 

你将构建什么与之玩耍呢?

 

JOHN: 为什么这么问?

 

DATRE: 那不是必须的,但你可以创建音乐,你也能以多种不同的方式"转换音乐".

 

因为它是一个振动.振动可以表现为颜色,声音,质地,气味或像任何在地球上的东西.你不会离开你目前所在的地球,除非你愿意.但如果你愿意呆在这里成为老师,一点一点帮助那些地球上的人,你能够这么做因为那儿没有...

 

JOHN: 听起来很有趣.

 

DATRE: 是的,那将是非常不同的体验.有人会说:"我才不相信呢"- 你不必相信.

 

JOHN: 信念的意思是什么?所有的信念事实上都是指:"我不知晓".

 

DATRE: 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如果想坐船,你可以跳上一条小船.如果不想,你可以留在这里.那儿没有任何东西说---你不需要做任何事.它是取决于你的.

 

JOHN:这都是场体验.我有个直接的问题:你们的意思是不是说这个地球将移动到一个空的空间,然后克隆它自己?你们描述的是不是那个新的克隆星球?有人醒来后将会发现自己在那里?

 

DATRE: 正确.但这是指人格的创建."完整的真正的你""你们累积起来的那些层次"之间,你要推倒所有阻碍,穿过那些层次以进入人格.这就是那里所发生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那里有很多不同的老师在不同的领域教授物质层的你们.

 

JOHN: 很好.

 

DATRE: 但你看,它会到来的-我们做的越多,就越能聚集在一起.因为谁说你们需要一个充满人类的星球?你们可以想要地球有多大就有多大,但你们不需要那么多人都具有创造力和创造艺术..

 

JOHN: 蓝慕沙的那个时代就没有那么多.

 

DATRE: ,那时没有那个必要.那儿还有他们不知道的人.中国知道中国的人,印度知道印度的人.所有这些不同的地方-所有你们所做的,真的,就是分裂成不同的国家.那是你们所有的.在这里,你们有49个所谓的国家在同一块土地上.所以,不要说任何俄罗斯的不好.,你需要在上面看到这整个画面后才能说:",一切都很好”.

 

无论怎样,这是做为人类你们自己的决定.但你们却在分裂自己,因为你们是如此分裂,以至无法以另一种方式运作了.

 

JOHN: 你将自己分散到这样一个程度,以至于我们只能做为一个支离破碎的存在来运作.

 

DATRE: 是的,这是完全正确的.我认为我们应该在这里停下来了.谢谢你,下次见~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Datre通灵》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