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回答EstherellaWanda的问题.

 

问题我们在晚上睡觉时是否拥有"另一种生活"?

 

DATRE: 是的,非常肯定.因为那时你与"真正的你"连接.你与所有跟你玩耍的其他个体连接,以计划你们将在舞台上上演的"剧本".而这个舞台就是物质层.换句话说,你们的夜间活动就和那些设计脚本,选择演员的人所做的一样,让男演员和女演员集合在一起表演.然后,当你选定所有的剧本,导演和所有的情况后,你就会回到身体中开始演出.这是你的舞台.所以,是的,那时你将置身于被你们称之的"生活建设"中的一个不同部分里.

 

问题我感觉自己好像一整夜都在工作或接受训练!如果是这样的话,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DATRE: 这就是我们跟你们讲过的.夜间的你""不同的.如你所说,假如你觉得自己好像在接受训练,那么也许你正在设置自己的剧本.唯一的问题是,当你做这些事情时,你可能拥有一些"觉知".你所做的是:你可能正与容器中的"自己"(自我)合作,把更多你已经"知道"的事情带入物质层的知晓中,所以你会觉得那是一场训练.那么谁是"老师"?没有人,除了你自己.你看,在睡梦中,你没有"分离".只有在物质层中你才会被分离,因为物质结构无法"容纳"所有的""和所有的知晓,因为它无法理解物质层."那个"你所是的能量结构无法被容纳在一个物质身体中.

 

问题我知道我会不时出去旅行,但为什么那种体验不能更有意识一些呢?

 

DATRE: 那不"需要",真的不需要.如果你要旅行,你可能会去另一个地方"观察"那里所发生的事情.你会去一个国家看看那里发生的地震;再去另一个国家因为你想看看那里花儿盛开的样子;你还会去别的国家学习那里存在的生活文化...这些都是你们经常做的事情.

你看,因为你认为你在睡觉,你睡了6,7,8,9,10个小时...无论如何,这都是你的限制."我该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去那么多地方和做那么多事情呢?"好吧,再次的,"时钟"时间只是你与其他个体一起同意的事情.或者,假如你单独一人在山顶生活,你就会根据你面前的太阳升降,还有星星与月亮来设置时间.无论怎样,你是那个唯一设置你的时间的人.没有人能够为你做到.

 

所以你能看出你是"无限"的吗?然而你却在"限制"自己.为什么要限制自己呢?你们带着理解来到这里学习X,Y,Z,等学得后,就会转入其它的内容中.但你们已经来到物质层太长时间,却只学得一点点,因为它已经遗失了.因为你们在很多不同的时间跨度,文化,等其它的一切中拥有许多被你们称之的"有生之年",你们把所有这些不同的东西都混杂在一起.

 

不过这就是在"这个"特定的"时间"跨度内被你们称之的"你们"的进化.你们目前的进化面向无疑是"技术"层面,它几乎已经覆盖所有的一切.你们还有被你们称之的持续的战争.你们总是在为什么东西"战斗".你们总在"反对"什么,反对"贫困",反对不同肤色不同种族,反对不同的"宗教",某某主义等等.但你看,你们已经在物质层成为了非常"防御"的人.这些东西布满了你们的物质层.

 

个体之间的不信任,因为很多人都生活在""城市中,你们之间已经建立了"恐惧"与怀疑.不幸的是,当你们每次应该把"其它"事情带入前线时,"不信任"却阻碍了这一切.无论怎样,这是你们已经"进化"的方式,那是生活在群体意识中,是你们的"进化".所以,你越能理解"关于"你们的进化与你自己的一切,也就越能使之成为最棒的学习体验.然后,当你是真的真的理解那是怎么回事后,你就不需要再去做了-那就变成"多余"的了.继续.

---------------------------------------------

 

来自澳大利亚Wanda的问题.

 

问题一个较大的两极分化正在把Queensland分裂成原教旨主义者和其它.这意味着类似的事情可能发生在联邦/同盟范围内,尽管比例可能有所不同,东南部会更为保守,比如在NSW,VIC,ACT,SA和更多与Queensland一致的WA...Datre曾提到过秋天将发生的转变.请问Datre能否提供这些转变的世界地址呢?我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一个了.

 

DATRE: 现在,这种类型的问题不断被提出,关于所发生的事情.好吧,我认为你应该住在洞穴里,不要去看所发生的事.Okay,你们的澳大利亚发生了一件事,它给住在澳大利亚的原住民和其他人带来了很大的动荡.所有这一切都在不断发生中.这只是一个国家.你还会发现"其他"正在进行民族交战的国家.你在观看这个世界中发生的"不寻常"的事情,直到被你们称之的"气候".我们曾讲过气候,因为你们星球上的某个位置,那儿正在发生改变.如果被你们称之的气候没有戏剧性的变化,你们就无法进入"空间"中的"不同"领域或"稍微"改变一下你们的轨道路径.

 

你看,当你接近"任何"体验"进化"的尾声时,当你靠近"结束","一切"都会进入"极端",包括这个星球上的一切和物质结构.

 

现在,回到被你们称之的"历史",回到17001800年代,那时的物质结构形式与现在不同.那些个体穿戴在这些结构上的衣服也是不同的.你能想象住在16,17,18世纪的地中海国家或美国德克萨斯与亚利桑那的人们穿着短裤和T恤跑步吗?现在,假如有人无法分辨出不同的话,就可能是我把历史搞错了.

 

你看,你无法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看出"进化的"速度".现在,你们当中有那些被你们称之为"卑鄙/无赖"的人.以前人与人之间互相信任,只需要握握手就可以交易了;然而现在,当你去租房子或买房买车时,你们有多少时候只需握握手就可以了呢?这可是闻所未闻的.你们要制定2英尺高的文件,并在上面签字.然后你还得去银行,去这里和那里,获得每个人的"证明",允许你这么做.你不能...你现在正处于一个舞台中,而在这里,你不能再只是去""(必须按照规章制度办事).

 

你们已经"进化"到了某一点,使你们依赖别人-就好像你们"所有"国家中的政府为你们做"决定"一样.这是群体意识所达到的那一点."我不需要被打扰和做决定,让政府去做决定吧".不仅在美国,其他的国家也一样.

 

你看,你们已经失去了成为"你是谁"的能力.因为你不想为成为"你是谁"负责.这并不意味着你必须尽责/虔诚等,你并不需要成为完美"尽责/虔诚"的人."并不是"所有的一切,而是成为"你是谁"并拥有"你所是".

 

Aona告诉John她在收音机里听到的新闻.加州的法律作出了一些调整.那些"律师"先让人们把一笔钱存到银行中,说等结案后就能使用那些银行中的钱支付费用.然后当结案后,有的律师就关闭了工作室.律师从银行中取走属于自己的部分,但还有一点存在银行里.然后银行问那些剩下的钱该属于哪些人.银行无法做什么,因为找不到律师,没有人能从银行那儿取到钱.

 

你能看出这里发生了什么吗?我选取这个例子是为了一个非常"特定"的理由.因为我想让你们看看你们在人类的"进化"中所经历的步骤.是谁踩在别人身上赚钱的呢?律师比其他职业能够赚更多的钱.然而他们却不关心你是否"无罪""有罪",因为他们不想"知道"你是否无罪或有罪.所有他们想要的,就是为他们自己""得官司.

 

现在,看看这一过程.什么时候才是人们为自己站立的时候呢?如果你只能找律师的话,你就"没有"为你自己站立.因为你不"知道"你自己的"力量",你不知道"你自己".如果你知道自己有多么"强大"的话,你就"不会"给自己撰写这种剧本让自己上演.然而,如果你为自己撰写了那样的剧本,那么为什么你会这么写呢?你想""自己什么?

 

你看,所有的课程都是"个体".它们必须被做为"个体"的你学习与吸收.没有人能够给你建议,因为当你变得越来越成为更多的"真正的自己",他们的建议就不再需要了.因为他们的建议来自"头脑的智力"角度,然后你就会"陷入"群体意识中.每个人都在问:"我该如何从这里出来?"-你能从这里出来,如果你开始学习并看看你为什么这么做和你正在做什么.

 

你并不需要拿着放大镜找出你每天所经历的每一步,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和你在做什么.那并不是我想说的.但是,如果你在"学习"课程,如果你想"教导"自己-不是Datre,不是大师,不是任何其他人-"""教导"你自己.然后,当你真的理解了答案,你就不会再次面对相同的情况了. 你将学习更多而不只是"一件"事情,因为当你能够进入,能够真的发现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时,你就将学到更多.然后,你越"习惯"那么做,你就会发现你的"悲剧"越来越少.因为你能够"看到"那儿发生了什么,并改变.

 

有多少次台上的演员在扮演中忘记了他们的台词呢?当台词空挡后,每个人都会有点紧张,然后你们就需要"即兴演出"?好吧,即兴就是"改变"剧本.你看我正试着告诉你们什么?我们又回到了旧话题,因为每个人都说:"我好像没有看到任何不同".这个话题我们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但我真的,真的...如果我能给你们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留下任何"至理名言"的话,那就是觉知并成为一个观察者,知道"为什么"你那么做和你正在做什么!继续.

 

JOHN: 没有了.

 

DATRE: 好的,我们谢谢你们,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Datre通灵》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