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我们有一些关于梦境的问题,想以概括的方式来回答它.

 

DATRE: 很好.

 

问题我有一个持续的梦境主题,就是访问各种各样的房子.

 

DATRE: 这并不是一个不寻常的梦境.房子是什么? 让我们这样讲,房子就是一个被许多房间所分隔的结构.那么,你们的头部是如何包含大脑的呢?你们的医学界都知道大脑是一种由许多部分组成的结构.他们知道大脑中的"感知区",知道某个区域能干些什么-医生们了解大脑中的全部"区域".同时你们也有能力以身体活动的方式去探索那些区域.你们拥有丰富多样的身体活动 - 都能使用"房屋中的房子"作比喻解释.

 

你们的房子中有"工作","玩耍",还有你们的"家庭房",所有这些都是你们在这些区域中的"活动".你们有喜欢与不喜欢的活动领域,还有用来处理个体活动的"私人区".你们有着许多不同的体验部分,就像屋子中的房间一样.

 

你们所做的,就是进行各种不同的探索活动.你可以去探索那些让你感到害怕的地方-比如黑暗的地下室.你也可以探索你的某个心智部分,比如阁楼.你看,当你们进入一个房间时,你们所做的就是在探索不同的东西.

 

很久以前,Aona玩过一种画房子的游戏.他们在一栋房子中放置尽可能多的房间,并加上门窗,窗帘,阁楼,地下室等,然后开始解释为什么那么做.他们的解释完全忠于个人,而不是其他任何人.这是一个能在充分的认识下,只用笔和纸就能完成的有趣活动.

 

你们在这些房间中所做的事情就是探索.你们探索不同的领域,不同的房间-因为每一个房间都有着不同的个性.假设一个房屋中有2个或3个卫生间,即使都是卫生间,它们也都是不同的.

 

你看,现在人们开始变得关注与梦境有关的书籍,但那"不是"重要的,那已"不再"重要.也许你会花费很多时间在你的某个梦境上,但在这个时间阶段中,我们想让人们更多去关注"你来到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要在物质层中学些什么?".试图花费大量时间找出梦境的解释已""再值得,时间需要花费在-当你睁开眼睛时,学习你的眼睛所看到的,以及你的整个身体所体验到的事情.

 

我认为很多与梦境有关的状况是,很多人在入睡之前并没有清空他们的思想或大脑或其它任何你们想为它贴上的标签.当你入睡时,"放下"一切了吗?有人说:"我无法入睡",但那儿有很多可以帮助放松的方式,放松你的脚,手臂等等.你知道,最后一个你要在体内放松的东西,就是你们紧紧抵在嘴巴上的舌头.为什么是舌头?因为那是你们伟大的表达方式 - 你们喜欢不停说,,,,.

 

现在,取掉谈话,取掉思考,你就会睡着.你需要"清晰干净",因为你无法把今天的"垃圾"带入你的梦境.要记住,唯一睡觉的是你的身体,而做为你的那个你,还是清醒的.

 

若你把今天的混乱带入梦境,并在梦境中计划你的"下一场"活动,那就不要惊讶为什么醒来时会感到困扰了.如果你睡着时非常"清晰干净",那么早上醒来时也会"清晰干净".然后当你成为一个观察者时,就会感到吃惊:",怎么一切都是符合的/天衣无缝的?!"-这就是"魔法"开始的地方.总之,你不能带着一团糟糕的东西去睡觉. 继续.

 

问题有时我梦见我被卷入了某个与我的清醒生活完全不相关的领域和主题中.醒来时,我能记得某些特别抽象或技术性的片段.有时我还梦见在一些不同的情况中, 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游客或观察者,能根据一些角色特征辨认出自己的身份.

 

DATRE: 当然,当然,因为那"全部"是你,那都是你.但你看,当你醒来时,你就试图去解释它.再次的,""正试图告诉自己些什么.在你睡觉时,你尝试"直接"从入睡到醒来这个阶段带给自己信息,只不过物质的心智或大脑将信息转译成这样.大脑并不"理解",大脑需要被教导,而你才是它"唯一"的老师.如果你不首先教导你的大脑,你就无法指望它能为你解答出什么 - 大脑能辨认什么呢?它没有任何可供辨认的东西.身体需要被教导 - 这就是物质身体的全部意义所在.你不能对着一个小婴儿说:",你现在出生了,可以自己走了"-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一个婴儿只能躺在那里哭泣,什么都做不了呢?

 

从我们的制高点,这一切看起来都是一样的.你们从来没有花费时间去"教育"身体.你们要教导身体什么是物质层,教它认识与明白,教它学会观察.然后,当你开始与身体一起合作时,"魔法"就出现了.当然,路途中肯定会出现颠簸 - 不可能没有,因为没有颠簸你们就无法"学习".这并不意味着你不能没有挫折地走过这条路,也不意味着你不能带着悲伤或快乐等"情绪",因为这里是"物质层".

 

无论如何,试图解开梦境是一件浪费时间的事情.因为"不在"物质身体中的""所经历的和处于物质身体中的""所经历的是相当不同的.这里最大的问题是:你们并"没有"处于一起合作的运作中,你们"没有"留意.

 

至于梦境,不需要关心它们.你拥有它们,享受它们;你被它吓到,被它逗乐,但不要试图花费所有的时间去分析.因为在清醒时,你可以花其它时间去做更好的事情"教导"身体.我知道那些研究"梦境"的人不喜欢听我们这样说,"它就是这样".

 

我现在正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树梢上的小鸟,那么你是否也这样做过呢?你是否问过自己:"我也想知道像鸟儿一样站在树梢上是一种什么感觉?" - 然后从这个制高点去看待小鸟.你这样试过吗?那可是令人着迷的.你看,那里有很多了不起的事情可以学习,这只是其中一件.

 

你们中有很多人都熟悉赛斯资料,我们经常收到那些阅读过这个"非凡"资料的人们的评论.那里有很多"Jane()"能做到的事,也有"你们"能做到的事,但那并不会永远永远都是这样.因为真正重要的,不是别的,而是去发现"我能在物质身体中做些什么?" "这个(时间)"的体验中,我能做什么?试着出去坐在树枝上,从小鸟的制高点去看待吧,那将是一场美妙的体验.还有吗?

 

JOHN: 没有了.

 

DATRE: 好的,我们是Datre~

 

---------------------------------------

 

(QingQing:今天我才正式从赛斯书中留意到一个与"架构2"不同的"2"-"赛斯第二". 摘抄一部分在这里,仅作为我的参考)

 

摘抄如下:

 

赛斯第二说:「人类是一个阶段,种种不同形式的意识游经其间...在你们被允许进入更广阔、更开放的实相系统之前,你们必须先学如何处理能量,并由物质的具体化而看清思想和情绪的具体后果。就如一个小孩用烂泥做泥饼,你们用思想和情绪来形成你们的文明,然后看到你们所创造的是什麼。

 

  「当你在转世之餘离开了物质的系统,你已学到了教训──而你真正地不再是人类的一员,因為你选择了离开它。无论如何,也只有你有意识的自己居住在人间,你本体的其他部分同时居住在其他的训练系统内,在更进步的系统,思想和情绪自动地、即刻地翻译成行动,成為在那系统之内相似於物质的东西。因此,这些教训一定要教给你们,而你们一定要学得很好。

 

  「你们应明白了解你们对於『创造』所负的责任。在某种程度来说,你是在一间隔音又隔离的房中,恨在那『房』中创造了毁灭,直到你们学到这教训,毁灭会一个接著一个...

 

  「以其他系统的观点,那种毁灭并不存在──但你相信它存在,而痛苦地感受到垂死者的苦痛。一个栩栩如生的梦魘也使你深感痛苦,但很快便过去了。并不是你必须被教会不去毁灭,因為毁灭事实上不存在。重要的是你必须被教会、被训练去负责任地创造。你们的系统是对正在萌芽的意识的一个训练系统...

 

  「这训练能使你在一些互相关联的系统中得以生存。如果在你们系统中的悲伤和痛苦没有让你感受到是真实的,那你就不会学到教训。在你们系统内的教师,是那些在他们最后一次转世的人,以及其他已离开这系统,而又被指派来帮助仍在其中的人们的人...

 

  「你们正在将情感能量转变為行动和形式,然后你们再在你们自己所创造的系统内操纵运作,而由其结果知道你们成功和失败的地方。这系统中包括了一些『第一次』进入这系统的人格片段体,同样有些是在他们稍后的转世生涯中。

 

  「人类在同时作著同样的梦,你们有你们的群体世界。整个的架构就像是一齣教育剧,你们在其中既是製作者又是演员,戏中有戏,戏中又有戏,重重迭迭,没完没了。梦者在作梦,而梦中的梦者也在作梦。但这些梦并不是无意义的,其中的行动是很重要的。全我既是观者又同时扮演角色。」

 

  赛斯课仍在继续,一週两次。赛斯谈话的题目和范围一直在加宽和继续成长。如果到此為止我们所有的是个「大纲」,那也是个非常出色的大纲。

 

  如「赛斯第二」所说:「并不是说你们存在於一个较次等的实相裡,而是你们还没学会认识你们所处实相的范围。」我希望本书和「赛斯资料」使读者得以一瞥他自己多次元性的存在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Datre通灵》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