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梅斯默催眠術(Mesmerism)

 

 

學生應該要認知到催眠術(hypnotism)和梅斯默催眠術之間有完全清晰且明確的分別。

 

催眠術源自希臘文hypnos,意指睡眠,字面意思就是令人睡著的技藝。它通常是由眼睛的神經或其他方式的輕微拉緊所造成的神經麻痺引起的。它本身並不是一種有害的狀態,儘管它當然可以將結果轉成好或壞。它經常會令催眠對象感覺不到痛楚,並且它可以給系統休息,而帶來很大的益處。

 

原本它是一個自我暗示的情況:其主要結果通常令對象或多或少在操作者的控制之下,根據對象的本質和特徵、催眠深度以及操作者的力量和技術,受限制的範圍也不同,對像可以被強逼做操作者所希望的事情。

 

梅斯默催眠術取決於相當不同的原理。這個名字源於弗雷德里克·梅斯默(Frederick Mesmer)(1734 - 1815),他是一位維也納的醫生,在十八世紀末他發現用手為一些影響力的媒介,能夠影響療癒,這影響力被他稱為「動物磁性」。

 

梅斯默催眠術的精華是操作者將病人的磁性或生命液逐出或逼走,再替換成操作者的生命液。這樣的自然效果是病人身體這部分的生命液被逐出,就失去了這身體部位的所有感覺力量。我們之前已看到感覺力量取決於穿過以太分身與星光中心接觸的傳遞。所以,當以太物質被移除,稠密肉體與星光體之間的連結就被打破,因而再體驗不到感官。

 

逐出生命力液並不會干擾血液循環,相關的身體部位依然是溫暖的。因此,抽走病人自己例如在手臂或腿部的以太物質,是有可能讓這些肢體完全被麻醉的。梅斯默氏催眠過程在這情況下純粹是局部的,病人在腦袋中會保留完整正常的意識;

 

所有會發生的是相關的肢體被施行了局部麻醉。這種梅斯默麻醉外科手術,不論大手術或小手術都可以被使用。或許這種手術最有名的系列就記錄在艾斯黛爾醫生(Dr. Esdaile)在1842年首次出版的印度書籍「梅斯默催眠術」中。

 

另一位外科醫師艾略森醫生(Dr. Elliotson)也在倫敦大約四分三個世紀(譯註:此為本書出版時1925年起計)前以梅斯默麻醉進行了很多次手術。在這個時候並不知道氯仿(chloroform),每個手術室都是一個刑訊室。關於這兩位先驅者的工作的圖畫和有趣的描述可以在A·P·辛尼特的「梅斯默催眠術基本原理」中找到,這是一本強烈推薦給學生的書。

 

可以進一步推動梅斯默催眠過程,達到從腦袋中驅除對象自身的磁性液,並用操作者的磁性液替換了它的程度。在這種情況下,對象完全失去對自己身體的控制,並且控制權交給了操作者,操作者然後可以使對象的身體按照操作者的意願行事。

 

對象的磁性液被操作者的磁性液替換的一個有趣後果就是,操作者受到的刺激可以被對象感受到,或換句話說,對象受到的刺激可以被操作者感受到。所以,例如對象自己在一條手臂的磁性液被替換成操作者的,而被梅斯默麻醉了。

 

然後如果操作者的手被戳一下,對象可以接收到感覺,這是由於操作者的神經以太連結了對象的腦袋;所以,對象接收到來自操作者神經以太的信息,就像它來自自己的神經以太般而作出反應。這現象通常被稱為磁性交感,很多個案可以在這題目的文獻中讀到。

 

梅斯默麻醉是不一定須要用手去掃。飯5手的唯一作用是集中磁性液並或許幫助操作者去想像,任何有助於想像力的東西都會令事情更容易,意志的行動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這種信念。可是,一位技術高超的梅斯默催眠師不用手掃便相當好地做出效果,僅僅看著他的對象和運用他的意志就做到。似乎身體的以太機制由兩個不同的類別組成,一個是無意識的,與交感神經連結,另一個是有意識的和自發的,並且與腦脊髓系統連結,並且有可能梅斯默催眠後者,但對前者無效。因此,梅斯默催眠師通常干擾不到病人身體的正常維生過程,如呼吸或血液的循環。

 

這或許可以解釋到證道學所述說的普拉納在肉體中存在兩種主要種類:以太分身中的活化普拉納和稠密身體中的自發普拉納。

 

在磁性療癒的情況下,催眠師身體健康,顯然是非常可取的。因為療癒師或磁性師傾注進病人的不僅是普拉納,還有他自己的散發物,這樣有可能操作者會傳送肉體疾病給對象。此外,星光和心智物質也會被丟到對象,道德和心智疾病可能會被傳過去。

 

因為類似的原因,梅斯默催眠師即使可能是無意識,也會獲得對對象很大的影響- 比一般所知遠為大的力量。梅斯默催眠師具有的任何心胸或心智品質非常容易傳到對象,所以在這方面明顯有可能出現危險。

 

對那些了解他們正在做什麼並且可以被信任不會濫用其力量,而又純粹出於治癒目的的梅斯默催眠師來說,會有很多支持它的話說;但為其他目的使用梅斯默催眠術顯然是不建議的。

 

梅斯默催眠術比起以意志療癒疾病的好處是,當意志力量被傾注進物理層時,會有將疾病從來處驅逐到更高載具的危險,從而抑制了對起源於心智和情緒的邪惡在物理層的療癒工作。治癒性梅斯默催眠術就免於這種危險。

 

一個磁性或梅斯默催眠療癒的有趣例子是佛教的保護經(Paritta)或巴利(Pirit)儀式(字面意思是「祝福」),僧眾圍成一圓圈或中空的正方形坐著,他們的雙手握著同一條晾衣繩粗幼的繩子,這繩子的一端來自一大罐水。僧侶接力連續多日背誦經文,保持腦袋清空以意志去祝福。水的磁性就會變得非常高,然後再分配給人們,或者生病的人可以拿著一根連結這長繩的繩子。

 

順便指出,有可能用手掃使植物被梅斯默催眠並刺激其生長,出現與別不同的結果。至少在西方國家,可能有非常少數人有意識地使用這方法,不過或許這裏的幾句部分地解釋到有些人對植物和花朵有「幸運之手」這事實。然而,這種現象的一個較常見原因與以太和其他身體的構成以及人與元素體的關係有關,對他來說最友好的是那些在他的載具中佔多數的元素。

 

只具有一點責任的常識以及意志的發展不強的自然精靈通常很容易能夠被梅斯默催眠術支配,然後被多種方式去實現魔法師的意志;只要給它們的任務在其能力以內,它們就會忠實而肯定地執行。

 

還可能梅斯默催眠剛剛過世的人,以及依然在他的星光體中漂浮在我們身邊的人。待續。。。

 

 

  • 作者:亚瑟·鲍威尔
  • 翻译:Andy Chow
  • 轉自: 新亚特兰蒂斯
  • https://mp.weixin.qq.com/s/RmCPjzD6r53OWIkF8sPadA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