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becomequantum 灵音悠扬

 2019-06-26

 

【如何突破“小我自以为在修行”这道坎!】(一) 

 

小我意识的形成

 

我最初是在南怀瑾先生的书中看到南师说过,婴儿在头顶的卤门还没有完全长得闭合之前天眼是开的,等到大概一岁时卤门完全闭合之后婴儿才会开始说话,后天的意识才会开始形成。当年看到这里的时候我还去摸了一下自己的头顶,竟然发现头顶那里好像有个小凹坑,不知道是不是骨缝还没完全闭合。去年有次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我妈忽然跟我说我小时候卤门闭合的很晚,也不知道后来到底有没有完全长好,哈哈,看来是没有,不过我小时候比较早就会讲话了,没发展成自闭,只是喜欢独处。

 

克里昂在《维度(文中的链接都是可以点的)》这篇信息中也说过类似的内容:

 

当婴儿降生在此行星上时,在头六个月,这个婴儿是能看见多维的。六个月是婴儿所需要的吸收和仿效它父母意识的平均时间。……它们会吸收它们周围发生的一切,它们的细胞会接收环境中的一切,然后它们会开始理解它们周围的父母或其它人的意识,并在六个月大的时候把这些都吸收……

 

小孩是父母的镜像,这话是没错的。小孩刚生下来大脑是一张空白磁盘,最初的编程都是父母给的。克里昂在《长寿秘诀,新小孩教育指导》这篇文章中又强调了小时候接受的编程对我们一生的重大影响:

 

心理学家和生物学家都注意到了,在小孩0-6岁发生的事情,会为他/她树立起一个模式或平台,而其影响力是非常大的,会影响到这个小孩的一生,除非它有被清理或取消掉。有时这个影响是非常正面的,有时则不是。但这样一个模式几乎会铭刻在小孩的细胞层面。没有什么别的例子是比这个更加深刻的了:你是一个小女孩,你成长在一个父亲有施虐倾向的家庭,这很坏很糟糕。而当你能够离开家庭,去给自己找一个伴侣、丈夫、爱人时,绝大多数时候你都会找一个有施虐倾向的人。而亲爱的,这一点都没有道理,这不合逻辑啊,讲不通啊,除非你能理解这就是你被给与的编程,它说事情就是这样运作的。

 

克里昂的这段就解释了有些人为什么会有常人看起来无法理解的受虐倾向,也就是有些人处在受虐待的关系中往往无法自拔,或者重新进入新的关系中还是会受虐,就是摆脱不了这种模式。以至于在外人看来,甚至他/她自己都会以为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受虐?其实不是,是因为从小就被编程成了这样的模式,除非自己花大力气去把它清理掉,否则这个模式就会一直持续。所以俗话说的三岁看大,六岁看老是没错的,除非我们有觉醒并开始改变自己,否则就会一直处在这个从小被编程的模式中。当然再往深处说,我们在投胎之前都已经大致规划好了自己的这一生,父母也是自己选的,会不会觉醒,啥时觉醒也是有计划的,但有时强大的小我也会让规划跑偏,关于这方面的例子可以参考《弥勒通讯| #232玛格丽特的前世》这篇信息。

 

没有觉醒的人都是被编程的机器人

 

在我们的诸多小我意识编程中,自然是有好的,有坏的,有中性的。比如我们的各种知识技能、开车、打球等都是中性的。而糟糕的小我编程中有些会通过一些事情被暴露出来,有些编程则是编到了潜意识里,我们平时很难发现它们。我们的思维方式都是被编程的结果,那又怎么才能让它发现自己是被编程的呢?《西部世界》这部剧就是这个问题的一个极佳例子,里面的接待员都不知道自己是机器人,那个觉醒的老鸨在看到自己要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提前计算好的时候都震惊的晕过去了。甚至后来那个黑衣人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个机器人。如果真看懂了这部剧,那就该开始觉醒,呵呵。

 

我记得中学学历史地理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无法理解那些信仰宗教的人怎么那么虔诚。在当时接受唯物教育的我看来,宗教不都是迷信,都是骗人的东西吗?怎么还有那么多人信?后来到了大学的时候开始接触到了洗脑这个概念,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了——因为那些信宗教的人从小就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从小就被洗脑成了那个样子。可能绝大部分知道洗脑这个词意思的人,对于洗脑这个词的理解就止于此了。他们看到恐怖分子或搞传销的人都会说这些人是被洗脑了。怎么?这样理解不对么?还有啥更深的理解?

 

有啊,再往深一步就是觉醒啊,那就是意识到自己从小到大也同样是被编程洗脑了的,我们这些信唯物的人被编程洗脑的程度并不会亚于那些信宗教的。天下愚民一般蠢啦,谁也别说谁。如果你现在对那些还没觉醒的,属于信唯物科学这边的人说:唯物科学也是一种信仰……”那么他们可能马上就会来怼你,会说:唯物科学是客观真理,不是信仰……”但这种反应则正是所有处在洗脑状态下的人们的经典反应模式:不论他信的是宗教还是科学还是传销,都会坚定的认为自己所相信的是真理,不是信仰(迷信),如果遭到了质疑肯定会奋起反驳。所以说意识到了自己也是从小被洗脑洗大的,才算是真的理解了洗脑这个词的含义。如果只是会说别人被洗脑了,自己的信念一被挑战就出来反驳,而不知道反思,则正是自己还正处在深度编程中还没觉醒的表现

 

小我的虚假理性

 

小我的理性有两大问题,一是前一篇已经说过的小我大脑并没有正确的逻辑思维能力,思维方式都是被编程的结果。第二个问题就是,小我的理性是范围有限的,也就是局限在我的信仰,我认为那一点真理的范围之内,一旦超过了这个范围,就算有坚实的证据摆在面前小我也不会去看,还是会固守己见。比如现在的主流科学思想还是很唯物的,但也有一些科学家通过实验发现了人类意识的确能对物理产生影响,那就意味着意识本身也是实实在在的能量。但这样的发现会被主流科学界所接受吗,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因为有些唯物的科学家可能就是无法接受这样的发现,因为这和他们的信仰不符,而这时他们也不尊重科学精神,不尊重证据了,就是不去看这些证据,武断的说这些都是不可能的。

 

克里昂《信念的泡泡》这篇信息也是在讲这个问题,文中说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坚固的信念的盒子,而我们应该把这个盒子变成泡泡,并在泡泡壁上放一个双向渗透膜,把它变得真正敞开。我们常说要拓展自己的意识也就是指这个,遇到自己无法相信的事物的时候不要立马就去否定,你接受不了很可能是因为你的信念泡泡还不够大。克里昂还经常提到人类意识的天花板这个概念,我们人类中的知识分子总是以为自己的思想能够思考任何他想思考的东西,但克里昂却说,人类的思维是有天花板的,我们不知道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克里昂还用迷宫里的老鼠来比喻,老鼠可以在迷宫里跑来跑去,寻找食物,但请问:老鼠知道迷宫的存在吗?同样的,人类也不知道自己意识天花板的存在,我们每个人也不知道自己信念盒子的存在和那个盒子到底有多大。所以我们要认识到小我意识的这个局限性,要拓展自己的意识,给自己的大脑接上网线。多读书是帮助拓展意识的一个好方法。比如《揭露宇宙》这部视频,《阿纳斯塔夏》系列和《桃乐丝市》都是很好的能帮助我们拓展意识的资料。

 

通过烦恼找出小我的错误编程

 

如果是错误的编程那肯定会在我们的人生中导致各种各样的问题烦恼。一般来说,有什么样的观念就有什么样的烦恼。而我们的各种观念也都是编程的结果。所以当我们遇到任何烦恼不顺的时候,一定要反思一下到底是什么样的观念导致了我的这个烦恼。假如我有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样的传统观念,那找不到对象肯定就是个很大的烦恼。但如果我没有这样的观念,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那就不会有这个烦恼。所以消除烦恼最快捷方法就是把导致这个烦恼的观念找出来并删除掉。但这可能并不容易,因为们的观念往往是根深蒂固的,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意识不到这个导致我们烦恼的观念有啥问题,更别说去删除它了。

 

人们在情感领域的很多观念往往是错误编程的重灾区,意思就是我们很多情感方面的执念都是错误的。比如说:大概是受各种小说和剧的影响,年轻人往往具有向往完美的恋爱观,总是希望拥有所谓的完美爱情和完美恋人。向往完美并没有错,但完美并不是我们这个娑婆(意思为不完美)世界的实际情况啊!如果有人这样的执念过深,那往往在遭遇情感挫折的时候就会很痛苦,会想不开,走不出来等等。一定要搞明白的是:造成自己痛苦的都是自己的执念,和别人没有什么关系。不改变自己,同样的戏码还会再度上演

 

关于情感这方面正确的观念可以概括为一个词:缘聚缘散。而且往往每段缘分背后都有很多要学习体验的人生课业在里面。该聚聚该散散,聚散不是关键,关键是散了之后我有没有得到成长。约书亚有一篇经典信息《新纪元中的人际交往关系!》就是具体讲述这个问题的。

 

未完待续

 資料來源:https://mp.weixin.qq.com/s/4PvWim0v9PVSUWD3gS1pYw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