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關係一定是有一點瘋狂。男人無法迫使女人瘋狂,因為他的論點和他的思考方式是合乎邏輯的。女人的思考方式是不合邏輯的,但那就是她的方式,她就是這樣被做成的。她在最低的部份是本能地在運作,而在最高的部份是用聰明才智在運作。本能和直覺的方式是不合邏輯的方式。邏輯無法迫使不合邏輯的人發瘋。如果有什麼事會發生的話,它將會發生在邏輯的頭腦。

 

瘋狂是邏輯頭腦的一部份。瘋狂只是意味著你的邏輯不再運作,你覺得茫然不知所措。你愛那個女人,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你都不想失去她,你為她感覺,你試著以每一種方式來瞭解她,但是不論你怎麼做,你都會覺得無助,因為你只能夠很邏輯地來行動。就邏輯而言,她是無法理解的,她是神秘的,非常神秘。你可以用你的整個生命去研究一個女人,但是你將無法理出什麼是什麼。

 

她從來不會試圖去瞭解你,心神不合邏輯的運作方式對瞭解沒有興趣,它不必要有任何程序就可以直接到達結論,它會直接跳進結論,而那個奇跡是:女人幾乎永遠都是對的,而你幾乎永遠都是錯的,那真的會逼你發瘋!你運作得那麼合乎邏輯、那麼合乎數學、一步一步地推演,但你的結論仍然是不對的

 

有一個女人贏得了彩券,當她的先生來,他感到很驚訝,他問說她是怎麼弄的。

 

她說:「我作了一個夢,在夢中有七這個數字出現了三次,所以我算出三乘以七是二十八。」

 

她先生一陣錯愕,他說:「然後怎麼樣?」

 

她說:「我就去買第二十八號的彩券,然後就中獎了.

 

她先生說:「但是三乘以七並不是二十八,而是二十一!」

 

那個女人說:「你去當你的數學家,但是我中獎了!」

 

誰會去管數學?真正的東西是結論。她從來不會試圖去瞭解男人,從來沒有女人會試圖去瞭解男人,她已經瞭解了。事實上,她們總是覺得很困惑,為什麼男人一直試著要去瞭解女人。好幾個世紀以來?男人一直都這樣在做,我想女人一定是他們的探詢裏面最古老的主題,這是很自然的,即使在神面前,他也一定會去問關於女人的事……

 

如果你停止試著去瞭解她,而只是去享受她,她不可能把你逼瘋。如果你試圖去瞭解她,很自然地,你將會停止享受她,然後她就一定會把你逼瘋。在她裏面歡欣鼓舞!享受她的不同,享受她對生命的不同接近方式,欣然接受說她不是一個男人,而是一個女人。她的思考方式跟你不一樣,不僅她的身體跟你不同,她的心理也跟你不同,一旦你不試著去瞭解她,她就無法迫使你發瘋。當你跟你的女人在一起,你要將你的頭腦擺在一旁,要變得更存在性,而比較不理智性。

 

愛她,跟她一起跳舞,跟她一起歌唱,但是不要試著去跟她爭論。就爭論而言,永遠都要同意她,這樣你就永遠不會覺得茫然,不管怎麼說,即使你去爭論,最後你也必須同意她……

 

要更靜心一些。事實上,靜心是被發現來當作防衛的,它並不是女人所發現的,這一點要記住。有很多人問過我:「為什麼女人沒有發現靜心?」她們為什麼要去發現它?她們沒有理由要去發現它,它是男人的發現。被靜心的能量圍繞著,他就受到保護了,那麼就沒有人可以迫使他發瘋,甚至連女人也無法迫使他發瘋。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