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6

 

 

赛斯资料爱好者是一群在心中感受到宇宙的爱的人,因为这份爱,我们去采取行动才会利己利人利益众生。许多人采取行动是因为恐惧,而不是因为爱。

 

那么,怎么采取行动来表达你的那份爱呢?比如你对你的邻里有一份爱,表达爱的方法很简单,可以早上起床后拿着扫把清扫路面,从早上五点扫到五点半。当你一边扫一边要圆满你心中对左邻右舍的那份爱的时候,你会发光。你做那件事的那种心情,会让你整个人发光。你是因为对左邻右舍的爱,因为对众生的爱去做事的。因着爱而采取的行动,是全世界最伟大的行动。

 

很多人能感受到心中的一份爱,却不知道如何采取行动;很多人感受不到那份爱,活在恐惧和匮乏中。当你慢慢觉得,你的心中充满了爱的能量后,你会因为爱的能量而采取行动。比如,如果你想表达对你太太的爱,很简单,其实很多女人要的也不多,也许你只需要买一朵玫瑰花送给太太就够了,或者有时候是一句“太太,你辛苦了!”

 

 

所以,去表达那份爱的行动,是全世界最伟大的行动,没有小大之分。举例来说,有一位同学送我三十几棵百合花,我把它种到我的院子里,种满了一院子。过了一个礼拜我去看,还剩两棵。其他的都被蜗牛吃掉了。因为我的院子里蜗牛为患,我看到那些蜗牛心中涌起无限的爱。没关系,还剩两棵可以了,其他的就给它们吃吧。

 

当时我爸爸就跟我说:“处理那个蜗牛很简单,抓起来丢掉啊。”但是我舍不得,它会痛啊。我真的觉得每个生物有它生命的可贵,虽然我对不起那些百合花,但是至少有两棵我会好好地照顾它,让它开出百合花。我在想,蜗牛它们喜欢吃就吃,没关系,我也只是看漂亮而已。

 

虽然我的院子蜗牛为患,但是我想说那就让它们快乐吧。所以我的院子既不杀虫也不杀蜗牛,就当做它们的乐园了。而不杀虫也有好处,每年6月我的院子里长满了绿色的虫,把我的草坪都吃光。刚开始会我很难过,用筷子把虫子一根一根地夹起来丢到山下,让它们去吃大自然的草。后来发现,因为那些虫的原因,我的院子从去年3月到现在没有剪过草,不用剪是因为虫子都把它吃光了然后重新再长,就像用推草机剪过一样,我从来都不用去推草。所以说上天有好生之德。

 

 

我希望大家能感受到生命的那份爱,而因着那份爱去跟你的孩子、你的先生、你的其他家人互动,因着那份爱去采取行动。比如有一位同学开服装店,开得快要倒闭了。因为你没有使用赛斯哲学思想。你应该用爱的心情去开服装店:“我希望,穿上这身衣服的你很漂亮,因为我对你有一份爱。”

 

如果你是一个建筑师或一个建筑工人,你可以用爱的心情去盖那栋房子:“我希望我盖的房子,将来住在这所房子里的人能很快乐,所以我尽量用扎实的材料,尽量不要用偷懒的方式。”

 

如果你是做馒头的,你做的馒头就是爱的馒头:“我希望每个吃到这个馒头的人,感觉到人生的充实和美好,感受到我们的用心。”如果你很清楚你生活的原动力是来自爱,你的生命一定会改变。

 

 

就我自己来说,作为一个大男生,我不太容易承认心中的那份爱。现在回想起来,当初我为什么会到处推广赛斯哲学思想,先是在协会,后来在基金会做推广。说起来很多人不相信我做这些事从来没有拿过一毛钱,在基金会当董事长也是一样。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内心知道我是爱全世界每一个人的,全世界每一个人也是爱我的。其实我小的时候,我就很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每一个人小时候都一样,每一个人小时候,都曾经知道过你是爱全世界每一个人的,全世界每一个人也都是爱你的。

 

可是,我们该拿心中的那份爱怎么样呢?对我而言可能就是我去推广赛斯哲学思想,这是我展现我对人们的爱的方式。我去推广赛斯哲学思想、去演讲、去带领大家学习和成长,这是我的一个爱的展现。当然爱的展现也要顾及吃饭,所以我们有诊所,有赛斯文化。我不是说,爱就不需要吃饭,爱也需要吃饭的,我们要利己利人利益众生。

 

当每一个人感受到心中的那份爱,因为那份爱而采取行动时,那么,你就在全世界最大的幸福当中,你就在全世界最大的创造力当中。让我们慢慢去感受这个观念。

 

 

让我们回到“放下固执的思想”,你们可以列表看看你有多少固执的思想。例如,某天有一个妈妈哭丧着脸到我的门诊来问诊,因为她的孩子已经大四了,只剩下三个月的实习就毕业了,孩子是念物理治疗的科系,可是孩子坚持要休学。我就跟这个妈妈讲:“我们还是一样全力地支持他,全力地希望他完成学业,如果他真的完成不了,你就要放下固执的思想。你的孩子当然不一定是比尔盖茨,比尔盖茨大学没毕业就创了微软,你的孩子当然也有机会也有可能,他不一定是比尔盖茨,可是当他真的不念的时候,你要想他将来会有他自己的出路。你不要一直固执地想‘大学没毕业将来就没有前途’”。

 

这就是一个固执的思想。很多时候,你们没有感受到什么是固执的思想。固执的思想会让我们勉强别人、勉强自己,固执的思想会让我们绑住别人、绑住自己。

 

我最近不管是对赛斯文化还是对基金会,都开始慢慢走松绑的路线,让大家去发挥,让大家去开心。其实每个人都希望被信任,每个人都希望被给空间和自由,每个人都希望限制越少越好。以前我硬是要把大家跟赛斯哲学思想绑在一起,希望大家越来越了解赛斯的思想。的确在过去这也没什么不好,可是当某一个状态到来的时候,每个人的自由意识出来了,让每一人得到更多的尊重更多的自由反而会更没有问题。对待孩子的问题也是一样的。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归零,重新开始》

文字整理|不不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