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5

 

 

 唯有透过决定你才能变得越来越有意识,唯有透过决定你才能变得越来具体,唯有透过决定你才能变得敏锐清楚。否则只会是单调没有光泽。

 

  人们一直从这个古鲁转向另一个古鲁,从这个师父换到另一个师父,从这间庙换到另一间庙,并不是因为他们是伟大的寻道者,而是因为他们无法做决定。所以他们就从这里换到那里,这是他们逃避承诺的方式。

 

  在其他的关系中也是如此:男人从这个女人换到另一个女人,不断换人。人们以为他是伟大的爱人,他一点也不是伟大的爱人。他是在逃避,逃避进入更深,因为进入更深的关系中就得面对问题,并且必须穿越许多的痛。所以它就只是玩安全游戏,绝不与某人太深入。如果你进入太深,可能就不容易出来。而且如果你进入某人太深,别人也会深入你,这总是成比例的;如果我非常深入你,唯一的办法就是允许你进入我内在相同的深度。这是施与受,是分享。那么这就有可能会太过纠缠,不容易逃离,可能也会有许多的痛。所以人们学习如何玩安全游戏:只是在表面上相会:打带跑的恋爱。在你被逮到之前,溜掉。这就是这个现代世界的现象。人们变得幼稚不成熟,他们失去了所有的成熟度。

 

  唯有当你准备好面对你本身的痛、准备好挑战时才会有成熟。没有什么比爱更具挑战性。

 

  跟另一个人快乐的一起生活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挑战。单独可以很容易平和的生活,但是非常困难跟某人和平生活,因为那是两个互相牴触的世界,两个世界的相遇……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他们是如何吸引彼此的呢?因为他们完全不同,几乎对立,相对的两极。

 

  很难在关系中平和,但那就是挑战。如果你逃离,就是逃离成熟。如果你带着所有的痛进入它,而且继续下去,慢慢地,这个痛会成为一项祝福。

 

  透过冲突与摩擦,慢慢地就会有结晶体升起。透过这样的奋斗你变得越觉知、越警觉。别人变成你的一面镜子。你可以从对方身上看到你的丑陋。把对方挑起你的无意识带到表层来。你必须看到所有你自己隐藏的部分,最容易的方法就是关系中的反射与反映。

 

  我说它比较容易是因为没有其他的方法,但是那很难。困难、艰辛,因为你必须经由它改变。

 

  当你来到一个师父那里,你眼前面对的甚至是更大的挑战:你必须决定,这是一个对未知的决定,这个决定必须是全然且绝对,不能反悔。那不是小孩子的游戏,那是一个不能回转的点。许多的冲突出现。但是不要继续改变,因为这是逃避你自己的方式。这样你会总是软弱、孩子气而不可能成熟。

 

  只有未知能够吸引你,因为你还不曾经历过,还不曾到过那里。走过去!或许那里会有某些新的东西出现。永远选择未知,不论它有没有风险,如此你就能够继续成长。然而不断选择已知只是一次又一次在过去里打转。不断重复相同的东西,已经使你变得像一张留声机唱盘。

 

  决定。越快决定越好。延缓就是愚蠢。明天你还是得决定,所以为什么不今天呢?你认为你明天会比今天还有智慧吗?你认为你明天会比今天还生气勃勃吗?你认为你明天会比今天还年轻、还有朝气吗?

 

  明天你将会更老,勇气更少,明天你会更有经验、更狡猾,明天死亡会更接近,你会更害怕、更颤抖。绝对不要延到明天。而且谁知道呢?明天可能来可能不来。如果你必须决定你得现在就决定。

 

OSHO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