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强调大师的重要性,

我则强调你的重要性;

没有你,再好的大师等于零,

大师是重要的,但他能重要过你吗?

 

当你看见大师而忘了自己,

那么你搞反了,

本末倒置的修行没有任何意义,

你眼中的老师再伟大但不等于你。

 

如果你不认为老师就是你,

当你感觉老师伟大,

你立刻与他分离,

自卑会在暗地里将你偷袭!

 

在神的面前下跪而忘了那跪倒的人,

那么你迷失了;

倘若你不能在自己的里面看见神,

那么你瞎了——虽然也许你看起来眼睛炯炯有神。

 

只看见外神而没看见内神的人昏了,

他所看见的并不是神,而是一个幻影。

倘若你不能以神的身份活着,

你即使走在神的国土也只是一个凡人。

 

美丽的花朵是引你坠入梦境的橄榄,

耀眼的大师一定是魔罗装扮。

倘若他的火不能点起你内在的光,

那么这个接你进入圣土的人实质让你离得更远。

 

以我的经验,真正的大师早已学会了平凡,

走在人群中间,他身上并没有光环;

倘若他的光环还在,那么他还应继续修炼,

他的路还没走完——他还没成熟到平凡。

 

神不仅仅给你光,他指导你拉开自己内在的灯,

当你面对一位大师感受非凡,

他并没有“给”你什么能量,你的能量源自于你,

你的激动燃起你的灯,你的灯燃着你的油。

 

平凡的大师总在你的位置和你相遇,

他并不高高坐在他的神龛。

他总是引导你回到你身边,他总是指引你向内看,

大师是你的影子,并非你是他的影子。

 

他的步伐总是和你一致,并非你的步伐和他亦步亦趋,

在大师的面前,你看不见,你看见的只是你。

大师是一位让你忘了他而记起自己的人,

倘若一个大师让你记住了他而忘了你自己,那么他没什么了不起。

 

让人记住他的大师他的长袍内有一个假扮的自我,

让人感觉不到他而只感觉到自己的大师,他真正的无我了。

真正的大师不传递给你能量,他只是敲你的门

然后你们一起聆听内在的动静,等待那个开门的人。

 

真正的大师不制造神秘,不创造玄虚,不说自己能,

不给他人建议,不是老师,在坐法坛,不觉得他高于你;

他只是自在的生活,然后他影响了你,如果你准备好了被影响了的话;

他是口美丽的钟,如果你敲,然后你听到回声。

 

真正的大师不彰显他的神性,不标榜他的神圣,

他“隐藏”在众人中间,若不是你自己也具同样的品质,你几乎认不出他;

他不度人,他不助人,他不是个万能的救世主或热情的慈善家,

但因为他自己的纯净,它帮了很多人。

 

真正的大师强调弟子的重要,他视弟子为他的大师,

他把他碗里的水倒给你,然后他收回了他自己的爱;

他的能量从没遗失,他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给自己,

他高兴你的存在,那让他给和收的游戏得以完美的继续。

 

大师爱的是他自己,因为你的存在,他不得不把他丰盛的能量投射给你,

在能量从他出发到回到他之间,你像镜子反光一样地,把光又给回了光源;

他感谢你,那感谢是纯粹的感恩,因为你,他的宇宙是那样得美丽,

大师眼中没有“我”——当你和他相遇,就是他的“我”。

 

因为就是他的我,所以他看到宇宙遍处都是他自己,

因为眼中全是你、你、你——我、我、我……所以他体会到宇宙是一。

所有的一组成了一,在那没有任何分别的世界,

他的自由、流动和喜悦——就是给这世界的献礼。

 

一个真正的大师没有“神”的意识,但他首次以神活着了;

神和人并非是对立的,当他成神时,他消融在之中。

因为他是神了,你找不到他了;若你再找他,你只能到自己的内在里去。

世界上的神只有一个,若你想遇见他:到自己的内里去。

 

当神成为神,他说的不再是神话,而是人话;

你若在人群中听到说神话的人他一定是人,而不是神。

因为真神活在你心中,说着你想着的话,

若你不具备细柔的觉知,你怎能认得出他呢?

 

成为神的人不是大师,成为大师的人不是神,

倘若还有一位大师说自己是神,那么他离神还有一段距离;

真的神说着人话,说着你正说的话,

如果你没有细柔的觉知,你认不出他,这就是真神之神,真神所在。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