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对你的的所思所想,我并不掌握生杀大权。你是知道这点的,不是吗?即便你每一次的心跳都是我的,但我把它完全地交给了你。你的心是自由意志之所在。你有着所有的主副材料,是我的心全然交付给你的,我并没有对你设限。所有的限制都是你自己施加的,你善于施加限制。我甚至可以把你称作限制的施加者。

当你所呈献的一切,其意义不能代表你之内我的心之时,你就是一个限制的施加者。你穿上戏服,你的戏服是一个遮掩,就像围裙。真正的你总是存在着,只是被穿上了戏服,被重新摆弄了,被重新放置了,也许还被转了几下。然,你的真心不能被连根拔起,你的真心耐心地等待着你的赞同和认可。

你的心想要绽放,你的心想要吟唱。它当然不是想唱挽歌,它只想轻快活泼地歌唱,它想唱咏叹调,你的心希望不停息地歌唱。

在相对的世界里,你的眼光在你的心之外睃巡。嗯,当然,在相对的世界里,你需要看清楚你要去哪里,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就该禁锢你的心。你的心是自由的,跟我的心一般无二的自由。你的心是我的,但我把它交给你,让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

你说但愿你的心欢欣喜悦,你说这是你最大的愿望,如果不是最大,也是所有愿望中最常见的一个。但,为何你不开心呢?

你总有不快乐的借口。你把你的幸福快乐建立在各种外在条件上。你的心如你所愿地自由的,为什么你的心会不快乐?难道不是因为你把幸福快乐建立在外境上吗?天气?你的成长经历?你的邻居?你的老板?你把该你肩上担着的责任推卸给了外面的一切。

亲爱的,你把罪责怪罪到罪犯身上。这样做却恰恰显示了你心胸的狭窄。

当我说你的思想无处不达,你认为其意义是什么?

是谁在操纵你的思维,亲爱的?你有为自己开脱责任的倾向。你把该你承担的责任加诸到别的东西上:你说外在的你是第一位的,你是第二位的。

如此简单的一个道理,承认它:

我有责任,我要对自己负责,我要对我的心态负责,我也要对其他人的心负责,我都要负责。我要对自己和他人的心负责。上帝给了我这个自由。我要对每个人的福祉负责。我要对我的幸福快乐负责,对每个人的幸福快乐负责。我要对歌唱的小鸟和狂吠的小狗负责,对我的生活负责。政府无责,世界无责,法律无责。是我,都是我的责任。

这是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如果你现在正在如此感受,那么令你惊异的必定是,你竟然感觉卸下了重担,感觉毫无负担。看,你是自由的!你并没有被遏制。

这是你起步的地方。通过负起责任,你把自由给予了自己。在你把自由给予自己之前,你被束缚着。在束缚中,你让他人为你的快乐和幸福负责,你把自己与外境捆绑在一起。承担起你的责任,力量的源泉随之从你的内心升起。

我理解,某些情况对你来说不无困难。但你不必给予外境以控制你的权力,你是你自己的决断者。即使戴着镣铐,你也是你自己的决断者。不要让任何人事物的影响力大过你的心对你的影响。

没有什么能停止鸟儿的歌唱,即使在笼子里,鸟儿也唱着。你 --- 唱起来,现在就开唱!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your-thoughts-reach-everywhere.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