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肉分离

 

我们从藏密功法“六成就法”中了解到中阴、转识成就法都是为了肉体中的另一“我”,但我们又知道显教和密教理论都是主张无我论的,另一个“我”似乎是“心”,但心是找不到的,并且密、显二宗又认为心“我”同源,心我(物质我)一体,那么这个我如何界定?肉体中的精神实存吗?是第八识,还是俗人所谓的“灵魂”?

 

佛教徒们又不同意把灵魂等于第八识;三层身心最细心与最细风是何关系?更要注意明点,很明显,藏密把明点看作是比第八阿赖耶识更本质的东西,识神从肉体中出去就是附着在明点上的。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在印度古瑜伽中、中国道教内丹术中有同样的技术和理论,这就是内丹术中的“阳神出体”,瑜伽术中的“灵魂解脱”,并且走的路线、出口也差不多。

 

内丹术“阳神出体”,又叫“阳神出壳”,古谓“超脱”,“超者,出也,是出神也;脱者,脱换凡躯也,皆天门出”(元·萧廷芝:《金丹问答》),天门即头顶囟门。具体操作之法是:阳神在丹田培养成,然后沿经络迁于上丹田(脑部)温养三年。

 

“惟一阳神寂照于上丹田,相与混融化成一虚空之大境”,最后就可以提升阳神出躯壳和收回体内的方法,“(出)则以太虚为超脱之境,收则以上丹田为存养之所”(上述引文见明·伍守阳:《仙佛合宗》)。

 

让阳神出体要慢慢来,不能操之过急,先是在头顶上,然后是几尺远,然后再几丈远,最后达到飞行自如,几千里外也能去。初期定力不够,假若放远了就收不回来,收不回来,肉体生命就完结了。

 

注意阳神具有感知、具有意识,还有动作,传说张伯端与一禅师比试阳神出游,到一个千里外的扬州摘取琼花,虽然“禅师”先到,却带不回来,“张伯端”后到却能摘花带回(明·洪自诚:《仙佛奇踪》)。

 

但关于另一个“我”出游后能否回来,藏密中有不同说法。如现定居加拿大、原籍西藏的高级喇嘛罗桑伦巴结合自己的体验说“我”(汉译为“灵体”、“星光体”)出游后,没有任何危险,随时都能回来,因为星光体与肉体之间有一条银带相连着。

 

就如脐带一样,若有什么事情惊动了肉体,就立刻有一种连续的牵扯力量经银带传来,警告星光体迅速返回体内。

 

而且星光体具有以下特征:如人体的形状,很轻,能够穿透任何物质如天花板,“他”能到达世界任何地方,因为“他”在空中飞行,海洋、高山等闲物,而速度之快匪夷可思,瞬间就能到任何要去的地方,又由于星光体不呼吸,所以能脱离地球,进入太空,进入别的世界。

 

当然,“他”不能带任何东西,别人看不到“他”,无论多远多远,那连接星光体与肉体的银带都联系着,它随星光体移动而延伸,但大小厚薄却维持不变。

 

星光体返回肉体也不会有不顺利的情况,非常缓慢而轻柔小心地回到沉睡中的肉体。西藏高级喇嘛使用最多的神通术就是这个技术,因为它不出户知天下。

 

瑜伽从经验中得知,虽然全身的气脉如菩提树的叶子一样,网络遍布于“全身”,但最重要的是心处的脉,因为心处有 101 条气脉,其中有一条上牵于脑,被誉为“永生之路”:“百又一心脉,唯一出头顶,上升达永生,余皆各方引”(《歌者奥义书》,866;《羯陀奥文书》,2216)。



末一句的意思是指灵魂(神我)可以到宇宙的任何地方。造诣高深的瑜伽师能把居于众生心的灵魂(神我)沿着“永生之路”的脉道提升出头顶,实现个体灵魂与宇宙灵魂(梵)的合为一体(梵我一如),这就是解脱,人生的最高目的和最大幸福。

 

与瑜伽有着“血缘关系”的藏密,也是把从心脏梵大到脑顶梵穴的一条垂直中脉,作为“明点”出升的最重要(唯一)通路,这条中脉中的明点,被看作是藏密功感受伪中枢。

 

当今四川省大邑县白岩寺高僧莲花洛桑热杰·惟印金刚上师为数以万计的学法者传授的《大悲观音破瓦法》中明确说道:下从心际上达梵穴这一段,乃传承上师大慈大悲之殊胜方便,为行者杜绝恶趣(按:趣,即轮回中的天道、人道等道,恶趣有三,即畜生、饿鬼、地狱),直超生死,顿入莲邦之妙法。

 

并说:从心至头顶有一中脉管,外白内红,直如箭杆,脉管上粗下细,状如喇叭。脉管在心间之起处,其内有一白色四瓣莲花,花上有一白色月轮,月轮上有一白色圆形的如小豆之大的明点,这就是自身本识的集合体。

 

如果修破瓦法成功,就要补修长寿佛修法,不然会短寿。如果明点冲出头顶,直至头顶上本尊的心中,那么自己肉体生命就宣告完结,而自己的另一个“我”则往生净土。

 

中国内地普行净土宗,人人都念阿弥陀佛,但许多当代人不明为什么,当你读了藏密有关中阴、迁识的论述你就明白了,这是使你出离生死苦海、直趣菩提、往生极乐净土的最有效的易行道。



破瓦法有十余种,但基本原理和操作方式大同小异。

 

从上可见,精神的本源确实与肉体可以分离,肉身中确实存在“灵魂”,而“灵魂”在死后与投生之前的存在(见“六成就法”中“中阴成就法”),也是有身量(有 1 米来高)、有感知(能看见世人的活动)、有食欲(以香为食)、有情绪(会惶恐、会悲伤,有吞奈)、有动作(从这处飘到那处)等。

 

从这里可发现汉人家喻户晓的八仙中“铁拐李”从华山回来,肉身被烧,只得“借尸还魂”,并成跛足拄拐的传说是有真实根据的。而且,在藏密中,确实有这些修炼法,如换体法,神识入于他体,虽形体有变,但人格和意识得以延续,犹如“没有大脑的肉体与没有肉体的大脑”结合在一起出现的情况一样。

 

有如自在转生法,至今仍在藏蒙两地普行,这也是内地熟悉的:“活佛转世”的基础。

 

与其他破瓦法不同,又有一种类似男女“双修”的原理的操作术,这就是白空行母迁识法。其法是本尊白空行女取上飞姿式,以两手分抬双腿张开上仰,其莲花插入行者的中脉上端,行者心中明点经中脉入于本尊的莲宫。那么,异性相吸不仅是一种物理、生理现象,反倒蕴有更深刻的内涵,精神也是异性相吸?

 

为当代神经学、心理学、哲学提供难以解答的难题,还有藏密中有关幻身的看法,幻身修炼法。证得幻身在藏密中被视为最高成就之一。

 

要注意对幻身特征的描述:幻身有头、手、脚、躯干;但无实体,也无器官(注意:藏密功中高级修炼法都是把本尊观想成透明中空的),不同于我们这具有血、有肉、有骨的粗肉身。它是与粗肉身分开而生起,它从粗肉身中出来,又能回到粗肉身。它是一个新肉体。

 

幻身是由五种根本气所组成,最主要是命气,它不是幻觉(常人常把自己不能理解的称为幻觉),是以本尊的形象生起,由最细心气(智慧气)的显发才能生起。

 

破瓦法是简捷法,不经中间过程就把最细身(心气)从肉身中分离出来冲出顶门,但幻身的证得是在气入、住、融于中脉后呈现八种征兆(八种征兆是指气融于中脉时的征兆,有海市蜃楼景色、如烟景象、萤火虫景象,如燃灯焰景象、白景象心、红增上心、黑近成就心、光明;

 

还有两种是指气入于中脉,呼吸变得均匀,气位于中脉,呼吸深细)所带来的五色光观境显现之后,所以,它又是光明身,是由五色光构成的。

 

幻身的本质也令常理感到“悖论”,它是镜中像、水中月、天上虹,是空而清澈。

 

佛的庄严形象,显教中描叙是三十二相、八十随好,但这些从何而来?难道确实是外道令人说的凭空美化?但只要你证得幻身,你就明白幻身早有三十二相,八十随好,可以变化无数,利益众生。而且,幻身是佛的色身。那么,怎么知道幻身存在呢?这又在超感知范围内,只有行者自己和已经证到幻身的人才能感知幻身。



这正如在基里安摄影术发明以前,天眼开(额上第三只眼)的人描叙每个人体周围都包裹有一层乃至几层厚薄不同的气体(《商枳略奥义书》,116 记载:“自身外周之气,厚十二指。”



《甘露滴奥义书》说法有所不同,认为包裹身体的生命气息外套约三十指厚度),世人总说他们是凭空捏造,玩的是“封建迷信”,但基里安摄影术这科学手段出来后,世人



 

朦胧的眼睛才睁大起来,果真如此。幻身说法,应该重视,努力探究明白,不然抹煞部分人类的经验。

 

幻身的进境又区分成浊幻身和净幻身,浊幻身是净幻身的前阶,净幻身是浊幻身的进化。浊幻身是俱生大乐对空性的初步但未达究竟的体悟时所出现的。

 

只有当行者把八种征兆中最后一种征兆喻光明转变成真正的究竟的光明,即义光明,经历并从这种义光明中出来,浊幻身就会像彩虹一般消失在空中,而现起新的净幻身。它的含义在于行者已于俱生大乐直接体悟空性的当下即是,一切执着皆已消除,解脱道上的障碍全被清除。所以,已证幻身的行者能在今生证取佛果。

 

我们怎么去识别证得了幻身的圣者呢?没有办法,在发明出类似于“基里安摄影术”之前,世人只有靠自己修证,取得“道中人”的资格,才有可能、正如古语所说“大隐隐朝市,小隐隐山林”一样,证得净幻身的行者,它的肉身外表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

 

它和未证前的肉身一样,但这是粗身示现,净幻身是以智慧身的形式居住于心中(注意,又在心中),正像尘封宝珠。当然,净幻身又拥有许多悉地,具有种种神通变化,它是真身。

 

净幻身是物质,还是非物质呢?或者如佛教常说的,不落于两边,才是中道。因此,明心见性的境界并不是那么容易说得清楚的。当看到禅宗“看山水是山水,看山水不是山水,看山水又是山水”三段论时,你只有去亲证、去悟,不然,你得到的不会比字面上有更多的意义。

 

作者:Robert Bruce

PDF格式转换:阿进

來源:新亚特兰蒂斯XYTLDS 

https://mp.weixin.qq.com/s/gJOMZrc2KvD804N_XPJp1Q

(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阅读】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