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3

 

 

一个人曾经问我:「师父,你一直每天早上和晚上都演讲。这怎么可能呢?」

 

  我说:「因为全都是谎言!所以有什么困难呢?如果我只谈论真理,确实没有那么多真理可以一天到晚早晚谈论。没有那么多真理存在!」

 

  你们的生活是某种谎言。我创造出另外的谎言,制造出一种解药。一旦两种谎言相互接触,它们就彼此交融、相互抵销,剩下来的就是真理与你同在。

 

  我并不是在讲述真理。如果你听我讲话,我的谎言就会杀死你的谎言,最后剩下真理。

 

  真理已经存在。我无法把它给你,没有人可以把它给你。你就是真理,所以我能做的一切就是为你们制造解毒的谎言——那就是所有宗教的功能。

 

  在你明白的那一天,你会大笑。

 

  据说当菩提达摩成道,他开始放声大笑。他狂笑不止,在地上滚来滚去。别的菩萨和求道者在场,他们说:「你怎么啦?」他说:「太荒唐了!我无法相信真理从未失去过,我们失去它只是想像而已。然后这个佛陀、这个骗子来说:『到这里来!注意!这就是真理!』他送给你另一个谎言。但它有很大的帮助,因为两个谎言相互抵销了。」

 

  当然,要和一个佛制造的谎言对抗,你是无法胜出的。你们的谎言非常浅薄。当一个佛说谎,它是完美的、专业的。他的谎言是有意识的,经过精心设计。

摘自 : 《四十二章经》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