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体现象的化学变化

〔节录自《赛斯书-梦与意识投射》珍·罗伯兹著〕

 

在投射能发生之前,在实质有机体内必须发生某些化学变化。要是没有这些,你们仍会被囚禁在肉体形象之内!你们知道作梦有一个明确的化学基础,在醒时经验的期间累积的化学素,经由梦被释出。

 

它们不仅被释,并且形成了一种推进动作,允许能量流向反方向。正如化学反应允许身体去利用能量,并且形成物质的具体化,同样的多余的累积物于是变成了一种推动力,容许行动以你会称为“主观的方向”流动。

 

在一个正当的投射能发生之前,必须发生这同样的化学反应。这就是为什么有意的投射没更常发生的主因之一。通常,多余的化学素被用在正的作梦里。

 

在精力旺盛,身体健康的期间,累积了比正常更多的多余化学素。这能触发一次投射。不过,在暂时的微恙期间,作梦过程可能受阻,而多余化学素累积了起来。再次的,是尝试投射的一个好时机。

 

这些多余化学素是意识的一个自然副产品,被囚禁在实质的物质化里。个人对实相独特经验越强烈,就累积了越多的多余化学素。当意识本身是肉体取向时,它烧完了化学素。

 

个人越是热烈,可以说,火便越旺,并且释出了越多的多余化学素。它们必须被释出,否则有机体无法幸存。一段时间的刻烈活动也可能产生这种额外的化学推进剂。

 

虽然它是经由活动产生的,它却是在替换的安静和休息的期间被释出,而使得投射成为可能。所以,这推进剂必须有一个有纪律的焦点。

 

一段性质强烈而深沉地增强了的性活动时期会有帮助,可是,一段没有性活动的时期也有帮助。另一方面来说,多余化学素是由于很大的强度而累积起来的,并且在后者,它是由于心灵和性的释放没被许可而累积起来的。

 

就饮食而言,蛋和芦荀都有帮助。显然我并不是建议只吃蛋和芦笋。不过,这些加上鱼油是有益的,但却不要与酸性食物一起吃………

 

我仍建议对你们的梦做一个更彻底的检查,因为它们很多都包括了自发的投射。它们最常在凌晨三时到五时之间发生。在这种时候,体温下降。

 

由此观点,下午五点也是有益的。饮用纯净的水也能帮助投射,虽然,为了明显的理由,膀胱应当是空的,北南向的位置极为重要,并且,的确对任何有效率的梦回想是必要的……能量在这个位置最容易被利用,此其一,并且这将不必要的重新结构减到最低。

 

梦与可能事件〔节录自《赛斯书-梦与意识投射》珍·罗伯兹著〕

 

如果你想对可能的宇宙是像什么样子有一些概念的话,那就检查你自己的梦,找寻那些和醒时存在的实质事件没有任何很大相似处的事件。

 

找寻你在正常有意识的生活中并不认识的梦中人。找寻显得古怪或陌异的风景物,因为所有这都在某处存在着。你曾感知它们。它们并不存在于你知道的空间,但它们却又并非不存在,也不只是不具实质的、作梦心智之想象的玩具。

 

你也许无法了解看起来像是由不连贯的影像和动作组成的混乱丛林。你的混淆的主要理由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身分,无法感知不建立在连续时刻上的秩序。

 

可能系统之内的秩序是建立在可以与主观的联想,或与直觉性的洞见闪现相比较的东西上--能够组合可能对自我显得是不连贯的成分的那些经验。此处它们被组合成整个整合了的行动模式。

 

可能系统并不经由主观联想建立其秩序,但那是我所能用的,最接近造成这秩序的基本原因的说法。举例来说,可能系统内的事件,在其实相领域内,的确是客观而坚实的。要记住,你们自己的系统也只在其领域内才是真而坚固的。

 

在睡眠中,你不只由物质的确实性领域撤退出来,而且你还进入了其它的系统。

 

〔节录自《赛斯书-梦与意识投射》珍·罗伯兹著〕

 

当然,实际上在你们的出体经验里,你们通常会发现自己在某种“身体形式”里。这些是个必要的伪装,因为你们尚无法想象没有某种身体的“本体身分”,所以你们以这样一种形体投射。

 

它按照你们的能力而有所不同,而若没有它,你们真的会很有失落感。那形体本身并不重要,但它能告诉你关于你正在经验到的次元的一些事。

 

“梦体”是你们最熟悉的一种。它被称为灵体。当你在它里面时,你觉得它是实质的,但你却能以它做你通常无法做到的事。举例来说,你能浮起来,不过,一般而言以这个身体你并不能穿过墙壁。这是你在平常的梦里用到的身体。它是可以浮起来,但却有其限度。

 

当你进入一个不同的次元时,身体形式的能力会改变,而实际上,它是个不同的身体-我们暂且称之为一个“精神体”。在形状上它仍像是实质的,但你能以它穿过实质的物质。你自由得多地浮升,在太阳系之旅游。但你无法走得更远了。

 

在第一种形体里,你可以有限地感知过去,现在或未来。在第二种形体里,这感知增长了,意识的范围加大了。如果你和其它人在梦境里相约面,这将是你所用的形体。

 

第三种形体我们可称之为真正的投射形体。在它里面,你可以超越你们的太阳系,并且除了你们自己的系统之外,你还能感知其它系统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不过,你所用的不同形体并不会决定你的经验。你可以以一种形体开始而变到另一种-或由第一种换到第三种。在这种情形,在回来时,你必须以逆向通过。形体只不过代表意识的阶段而已。

 

在最后后一次转世,当身体死亡之后,那么正常的形体就是梦体,而由这一点开始旅游。如我提到过的,你是可能突然由三种形体转换到梦体,但意识会受到相当厉害的颠簸。

 

的确,有些其它人在这种经验里能帮忙你,而他们身为向导能对你大有帮助。你会发现,如果你的头朝北,投射会容易得多。在这儿我要略微提一下,鲁柏()应当知道,当他在第一次读福克斯的书时的醒时投射也是正当的。

 

实际的物质窗子是在他头的后方。他觉得非得在他前面有个窗子,他才能离开实质的屋子,而他飞出去的那个窗子是他自己假造出来的一个象征。

 

我觉得这很好玩。你明白吗,他没有信心看见他自己穿过实质的墙,如他实际上所做的。反之,他形成一个想象出来的窗子而投射出去。

 

现在,当你由梦体投射时,在意识上你已经在肉身外面了。你已然做了最初的改变,离开了肉体的焦点。大半有效的投射是由梦体做的。

 

你明白吗,当旅游结束时,回到梦体是不费力气的,因为没怎么牵涉到自我,可是,在许多这种例子里,那知识是不为醒时的自己所知的。

 

当你变得更熟习这经验时,醒时自己将记得越来越多而不再害怕。当你这次由清醒状态发慌时,那经验便结束了。如果醒时自己没以这特定方式被带走,旅程还可以继续。

 

在投射当中的幻觉〔节录自《赛斯书-梦与意识投射》珍·罗伯兹著〕

 

我想告诉你们,关于在任何成功的投射里,你可以预期会遇到的情况的一些概念,这样以后你多少会有心理准备。为了简单之故,我们将称在我们上一节里讨论到的身体形式为形式一,二,三。

 

形式一,会由一个普通的梦境,跳出在自发的投射里,你可能在形式一里变得有了意识,投射,回到普通的梦境,由那儿又再投射几次。你可以预期这些特定的投射现在很难诠释,虽然在任何的梦记录当中,你也许会发现那原封不动的经验。

 

你以形式一所做的远足,将会是在你们自己的系统内,大半与地球相连,虽然可能涉及了过去,现在与未来。举例来说,你可能游览公元两千年的纽约市(当时是一九六六年)。

 

此时,投射会是相当短暂的,虽然格外地清晰。不过,你可能碰到由你自己潜意识产生的幻影,而它们看起来会像是极为真实。

 

如果你悟到你正在投射,你可以命令任何讨厌的幻影消失,而它们就会消失,如果你悟到一场梦魇是你自己潜意识的产物,你也可以驱除它。可是如果你当它是真实的,那么你就必须那样处理它,直到你了悟其来源或回到普通的梦境。

 

一般而言,在形式二里,你不会遇到任何潜意识的幻影。不会有那么多平常的梦成分,它们也不会太侵扰你。可能有较长时间的投射。经验是异乎寻常生动。

 

在此你将开始十分清楚地感知非你自己的构造物,那在先前只能模糊地被略见一瞥。必须要一段时间来“熟悉环境”,只因为这些其它的构造物也许看来似乎令人迷惑。

 

有些存在于你的未来,有些可能曾存在于你的过去,而有些则是你想到过,却从未具体化的东西。

 

但所有这些构造物的真实将会同样地生动,你明白吗,因为它们的确是同样真实的。我会给你一个简单的例子。你可能发现自己与某些人在一个房间里。稍后,在你醒来时,

 

你会发现那些人和背景都属于一本小说里的特定一节。于是,你想:“那么,这并非投射,而只是一个梦。”

 

可是,它可能是一个有效的投射。那房间和人们是存在的,却非以你认可为真实的方式。它们存在于另一个次元里,但一般而言,你却无法感知它。

 

你将要画的画现在就存在。你是可能将自己投射到你自己未来的一张风景画里的。这将不是一个想象的投射。这是我试着想告诉你的。

 

例如,你可能发现自己正在一场战役当中,那场战役曾在某将军的脑海中计画,却从未在物质实相里具体化。附带地说,在这一个例子里,你并非战役的一部分,所以不可能被伤害。

 

不过,你可能受到够大的吸引力而将自己自发地投射到一个士兵的身体里去,在那种情形下,你就可能体验到痛,直到你的恐惧将你拉回来为止。当你学会控制时,这种错误就消失。

 

有林林总总你必须会处理的状况,有不管你愿不愿意,都会将你拉向任何方向的吸引力和排斥力。经验将教你如何处理这些。所需要的是,在就你有意识的觉知而言新的状况之下,得维持一个稳定身分。

 

我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的是,的确会发生投射到别的次元的事。许多这种例子往往被认作是混乱的梦,因为它们并没以实质方式发生,所以无法将之与实质事件相印证。

 

你是有可能投射到你将会卷入的未来事件去,而藉由你在投射中的一个行为改变了这个未来会采取的方向,这样一个行动因之看来像是发生了两次,一次在你的现在,而一次在你的未来。但在未来,你会是被这来自过去的旅游的自己改变了方向的那个你。

 

让我们举个例:当睡着时,你投射到一九八二年(当时为一九六二年)。在那儿你看见自己在考虑种种不同的动向。当你看这个较老的自己时,有那么一会儿,你觉察到一种二重性。

 

你和这另一个自己沟通;在另一节里我们会更深入的谈这类的事。无论如何,你未来的自己留意了你所说的,现在在实际上的未来,你是听见一个过去自己的声音的自己,也许是在一个梦里,也许是在回到过去的一次投射里。

 

梦体、内在感观和投射〔节录自《赛斯书-梦与意识投射》珍·罗伯兹著〕

 

你们记得我简短地列出了在投射时用到的三种形式。在形式一里,你通常用到某些内在感官;在形式二里,你用到更多的内在感官;而在形式三里,你企图用所有的内在感官,虽然这很少成功。

 

你应该留意你似乎在用的整体感知形式。你自动地保护自己,不接受对你自己的发展速度而言太过强烈的刺激,不过,在任一既定的投射里,这种平衡可能导致一个不均衡的经验。

 

如你所知,你几乎不可能觉察可能的全部感知。因为自我不能忍受它。可是,往往,即使在简单的梦里,没有任何言语交谈,你也会感受观念或理解一项特定的信息。

 

在某些投射里,你也会体验一个观念,而一开始你可能不了解发生了什么事。在这些梦里,你实际地体验了一个既定观念最深的实相。

 

在此节前的鲁柏的那个梦里,他是在第三个形式,而他真的投射到超过了你们的太阳系。不过,这仍是一个在物质宇宙之内的投射。他被给予了他记不得的信息。

 

当你探究一个观念的内部时,你演出它来。你形成一个暂时却非常生动的影像产品。如果鲁柏的经验只是这个,它仍会是有意义的,因为当你以这种方式理解一个观念时,那知识是永志不忘。它变成你的肉体细胞及你的电磁结构的一部分。

 

可是,我要使这一点更清楚。假设你突然了解了与宇宙合一的观念,以及对观念的这种内在感受应当被用,于是你便会造建梦影像,形形色色的各种形状和样子,以便代表生命之复杂形式。

 

你随即会有进入每个这些生命中的经验。你不会在思考做一只鸟像是什么样子。你暂时会是一只鸟。这的确涉及了某种投射。然而在对比之下,仍必须被称为一个“假投射”。一个正常投射会牵涉到三个身体形式之一。

 

那么,有些经验只是更充分运用内在感官的简单企图。它们也许显得是投射,而当我们继续进行时,我会告诉你们如何区分它们。

 

在有些场合,你能回头而看见你的肉体在床上,在其它情形里你则无法这样做。举例来说,在第一种身体形式,你能回头看见肉身。如果你为加强这经验,而由这形式投射到下一个,那么从这第二种形式,你就看不见肉身了。

 

你会觉知它,而你也可能经验一些二重性。在第三种形式里,你将不再觉知肉身,并且也看不见它。

 

在第三种形式,你的经验会最生动,它们可能牵涉到在你们自己系统之外的其它系统,而你鲜少和物质环境有所接触。为此之故,第三种形式的投射是最难维持的,其中有当你用其它两种形式时所没有的危险。

 

在用第三种形式时,你可能有一种倾向:没认识到你自己的身体状况。很难将你目前的自我人格之记忆带着去。这形式三是内我的一个载具。

 

它感觉到的迷失方向,就与肉体在死亡那一刻被舍弃时它将有的感觉相同,这种迷失方向感只是暂时的,而当死亡时,形式三则与肉身切断了.

 

那时在电磁结构内的所有记忆和身分,都变成内我的一部分了,不过,有时候,为了教导的目的,或为了整个人格认识强烈影响的环境,也用到第三种形式。

 

无论如何,你们大半的投射会在第一和第二种形式里。通常,你会由肉身投射入第一种形式,然后,也许投射入第二种。偶尔,这会不为你所知地发生,纵然你费尽心思想去探知你的境况。

 

当然,有办法知道你什么时候转换了身体形式,我们将一定会让你们得到这信息。在以后几个月里,如果你们以目前的速度继续发展的话,你们(指“珍”和她丈夫“罗”)该有好几次在第一及第二种形式内的投射。

 

我想要提及从梦境及出神状态投射,两者之间在经验和感受上的差异,还有鲁柏

 

 

所谓的“仿佛清醒的梦”,因为此处有许多你们不知道的事,而它们是相当重要的。

 

附赛斯在文中提到珍在这段之前所发的关于宇宙的梦:

 

“整个梦是以影像表现的。我看见宇宙或整个实相,无穷无尽的漩涡和星辰,在多次元的深度里。有人告诉我,我们所珍视的大半有关实相本质的概念是全然错误的。这是个启示性的梦,但在醒来时,我无法记得多少。我相信有人在指导我。”

 

感受灵魂

这儿有一个简单却十分有效的练习。当你读到这里时,闭上你的眼,试着在你内感觉你自己的呼吸和生命力所由来的动力之源。你们中有的人第一次尝试就会成功,其它人也许得多花些时间。

 

当你感觉到在你内的这个源头,就试着感觉这力量由你整个肉体,经由指尖与脚尖,经由你身体的毛孔,以你自己为中心向各方流出。想象其光芒不减,然后透过树叶及上空的云彩,透过下方的地球中心,甚至扩展到宇宙的终极。

 

我的意思不是指这只是一个象征性的练习,因为它虽以想象开始,却是建立在事实上的,由你的意识和你的灵魂的创造造力所发散出的东西,的确是以那种方式向外伸展的。

 

这练习会给你对灵魂的真正本质、创造力与活力的一些概念,由你的灵魂,你可以汲取你自己的精力,而且你是它一个个别而独特的部份。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