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2019-05-16

 

 第二十七章 时空中的灵视力

 

有四种方法有可能观察到在远处发生的事件。

 

1. 通过星光流。该方法在某种程度上类似于钢筋的磁化,并且包含可以被称为通过意志的影响力,从观察者到他希望观察到的场景的几条星光原子平行线的极化。

 

所有保持在轴线上的原子都会与其他轴维持平行,形成一种临时的管道,灵视力者可以沿着它看。这条线很容易被其路径上发生的任何足够强大的星光流所扰乱甚至毁坏:然而,这种情况很少发生。

 

这条线是通过从粒子到粒子的能量传递,或者是通过使用来自更高层面的力量来形成的,后者同时作用于整条在线:

 

后一种方法意味着更大的发展,涉及相当高等级的知识、力量运用和力量。一个能够以这种方式造出线为己所用的人根本不需要这些线,因为他可以通过更高的能力更容易和更完整地看到。

 

星光流或管道甚至可以在相当无意识或无意图下形成,经常是由于任何一端投射出来的强烈意念或情绪 - 不论是从看的人或被看的人。

 

如果两个人被强烈的感情团结起来,就有可能会有相当稳定的相互意念流不停在彼此之间流动,并且其中一方突然的需要或极端的可怖会暂时使用创造星光望远镜所需的极性力量来支持这道星光流。

 

以这方式获得的视野并不像透过望远镜所看到般。例如,人类的模样通常看来非常细小,但清晰得很:有时但不经常,可能以此方法听到或看到。

 

这方法有明显的限制,因为这样星光望远镜只会从一方显示出情景,并且只显示特定的视野。事实上,在类似的情况下,沿这种管道导引的星光视力受到的限制和物理视力所受到的一样。

 

这种灵视力可以用一个物理物件作为起始去大大地促进它 - 一种对意志力量的专注。由于水晶球的元素精华的特别排列,它是对这些专注点最通用和有效的东西,它本身内在也具有刺激念能力的质量。

 

其他也可用于相同目的的物件,例如有杯、镜子、一盘墨水、一滴血、一碗水、水池、玻璃碗中的水或几乎任何经打磨的平面,换句话说,一撮在盘子中的媒粉造出来而死黑色的平面。

 

有些人能用自己的意志决定要看到的东西,就是说能够将望远镜指向他们希望的地方:但绝大多数形成了一个偶然的管道,看到在它另一端发生的任何事情。

 

有些念能力者只能够在催眠的影响下使用管道方法。这类念能力者有两种:

 

1)那些能够为自己造出管道的;

2)那些通过催眠师所造的管道去看的。

 

偶尔,不过很罕见,放大术也可以管道方法来做到,尽管在这些情况下,可能是全新的力量开始出现。

 

2. 意念形体的投射。这种方法包括吸引了星光物质包围着自己心智影像的投射,这种与保留下来的图像的联系,使得通过它印象得以深刻:形体因此充当一种观看者的意识的先驱。

 

这些印象会以交感振动被传送到思考者。在完美的情况下,如果观看者本身站在意念形体的位置,他几乎也能够看到自己。在这种方法中,如有需要,也可以改变观点。

 

与第一种类型相比,超听力可能不太常与这种类型的灵视力相关联。在意念的意图失效的那一刻,整个视野都消失了,并且有必要在它能恢复之前,构建一个新的意念形体。

 

由于需要心智控制和使用更精细本质的力量,这种类型的灵视力比第一种更为罕见。除非是很短的距离,否则这很乏味。

 

3. 不论是睡着或入定,以星光体出游。这过程早已在之前的章节描述过。

 

4. 以心智体出游。在这情况下,星光体与肉体被一起遗留下来,而且,如果他自己希望在星光层上展现,会像第二十八章所描述般形成一具临时的星光体或分身(mayavirupa)。

 

还可以通过呼请或唤起诸如自然精灵的星光实体以及诱导或强迫他进行调查来获得关于远处所发生事件的信息。当然,这不是灵视力,而是魔法。

 

要在星光层找到一个人,就有必要与他保持良好的连系,通常一个非常微小的线索就足够,例如照片、他写的信、属于他的物品等。然后操作者发出那人的基调,如果被寻找的人是在星光层,那么立即就会有反应。

 

这星光层上的人的基调是一种平均音调,它从他星光体的所有不同振动中出现。所有人的心智体和其他身体也有类似的基调,所有基调集合起来就形成了人的和弦 - 或经常被称为神秘的和弦(mystic chord)。

 

训练有素的观看者将他自己的载具调整到那人的音调,然后通过意志发出它的声音。无论被寻找的人在三界中的哪个地方,都会唤起他实时作出回应;这种回应会立即被观看者看到,因而他能够形成一条与那人连结的磁力线。

 

另一种形式的灵视力使观看者能够察觉过去发生的事件。这种力量有很多程度,从训练有素而可以随意咨询阿卡西记录的人,到偶尔瞥见一星半点的人。普通的接触感应者需要一件与希望看到的过去场景有物理连结的物件,或当然他可以用一个水晶或其他物件作为他的专注点。

 

亚卡西记录代表神圣的记忆,这在第十七章简略提过。在星光层上看到的记录是从高得多的层面来的反射的反射,这极度不完全、极端的零碎、和经常严重地扭曲。

 

它们好比被风刮过的水面反射。在心智层上,这记录是完整和准确的,并且可以准确地阅读:但是,这当然需要与心智层相关的能力。待续。。。

 

翻译:Andy Chow

資籵來源: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CXhU2iQmvkYXxcwp20UXeg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